若將我心換你心,始知相憶深

這是我最近才聽到的一句話,是家明(還記得他吧)教我的。我一開始不明白,後來他解釋了後,著實給我諾大震撼。

若將我們的心對換,才會明白原來心都在想念彼此。

多肉酸!比徐志摩噁心百倍,誰想出來的!

可是,再想一想,我不由得慢慢咀嚼這句話的意思,那是一個境界,是好是壞先不說,但那是個境界。

我問自己,你試過嗎?我坐在電腦前閉眼皺眉不住思索。

足足十秒,我停住,一臉死灰。

無論有沒有,得花這麼久時間去想,有也等於沒有。

如T說的:你多久沒有享受性愛?當你還要花時間去想,那就趕緊去找一個!某次R聽了不悅,嚷道:“那你——”

“一個小時前,圖書館,考古類書庫最後面。”

R啞口無言。

相同邏輯,經歷過這種境界的肯定刻骨銘心,要花時間去想,有也等於沒有了。

家明還問:人呢,人呢?

哪裡還有心情,我隨便找了個藉口關掉msn。

我躺在沙發上,弟看了我一眼,“幹什麼臉色這麼難看?”

“沒有。”

“你瞞得了天下人,瞞不了我。”

“你有否聽過一句話:若將我心換你心——”

“——方知相憶深嘛。”

我唰地坐起來:“你居然知道!”

“我乃半仙,你不知道?”

我嘖的一聲:“我是九尾狐呢。你哪裡聽得?”

“收音機聽得那首老歌。”

“哪首,什麼時候,幾點?”

“日本歌,上個星期,十點多。”

“怎麼唱?”

“唱?我在攻城掠地。”,“一下,一下就好。”,“等等,我快破關了。”,“快點啦!”,“哎呀,我糧草不夠,哥,誰是馬超?厲不厲害?”

我大怒:“馬超?劉曹孫呂週諸葛見到我都要脫褲求饒,你信不信我拔掉插頭!”

這時,弟就唱了:

Love is over悲しいけれど終わりにしようきりがないから
Love is overわけなどないよただひとつだけあなたのため
Love is over若いあやまちと笑っていえる時がくるから
Love is over泣くな男だろうわたしのことは早く忘れて

才聽到第一句,我就靜了。

聽完,我鼻酸。

弟見我靜了,追問:“哥,這種戰略遊戲我真不大靈光,你可憐可憐我,救救我吧。”

我看了他一眼,這麼高一頂帽子蓋下來,不幫反而顯得我低級,我嘆了一口氣:“讓開。”弟大喜:“老哥萬歲!”我白他一眼,“請省略第一個字。”

接著,我又上網,偶遇E。

我整個人呆住。

不是偶遇,我並非碰到其人,而是讀到從彼處來的文章。

是這樣的[智慧財產授權編號:UCMRS-0C987]

一杯奶昔

有時候會覺得自己這樣就好了,這樣就好了
但是自己卻還是在走,繼續走,持續的走
Why?沒有Why,因為我還活著,人生還沒有結束
也還不是時候結束

有時候會去想讓自己隱沒好了,隱藏起來好了
但是卻又覺得不甘心,不放棄,不想這樣
Why?也還是沒有甚麼Why不Why,因為我就是這樣

走在街上,不甘心的望著自己的名牌,
就像很多單身人一樣,這時候總會希望有個人可以在身邊默默的陪著
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我還是單身
只能自己壓抑心中的感覺,撐起臉上一個僵硬的笑容

很不甘心的,心中響起了另一個聲音,
"去買個喝的,讓自己稍微高興一下,別連中餐都不吃"
突然覺得很悲哀,連讓自己高興起來都要自己來
雖然說,一個人要高興起來的確只能靠自己
但是這樣的強迫自己去吃東西,突然間感覺真的很悲哀

買了一個Wendy的奶昔...
還是很不甘心的....我稍微好一點了...
繼續走下去吧......繼續走下去吧......
我還是會希望你在路的另一端等我........

而我也真的只剩下最後一擊了...我不想拖到明年了.

且不談論文字語法(我也沒資格),我不敢多問,只怕一激進,又失去了聯絡,那時真是用再多的代價也彌補不了了。

看到這篇文章某句,我怔住,然後打從心里呆笑起來。

真的?句句屬實?那……

----但是現實就是這樣,我還是單身-----

我幾乎跑到街上大喊YES!

唉,壞心的我。心頭大大一震,腦袋胡思亂想起來,心頭不住劇烈震動,真的?不是說有……嗯?故事是怎樣的呢?為什麼呢?誰先說的呢?有機會復合與否?

接著,我揉著自己的額頭,唉,千言萬語都不敢說,從前就是說得太多才有如此地步,現在,只要一句問候都好,心都會欣慰:啊,至少他還在我所知道的範圍裡。

隨即罵自己:

你知道沒有結果的!

但是我願意,

你知道不可能的!

但是我願意,

你們距離太遠!

但是我願意,

他只是一個學生!

我願意

你們性格不合,不能天長地久,

但我是願意的

若是沒問題你們就不會分開了!

人會變的,習慣會變,嗜好會變,人會變的……

對方是雙子座,性情變幻莫測,捉摸不定!

我願意

你只一昧自作多情,可想過人家可能恨不得要你消失?

……

或許他只是可憐你,所以隨便敷衍,你就謝天謝地他肯接近你?

……

說,你有什麼資格讓他再愛你?

……

你有什麼與眾不同處?你高人一等?你聰明一等?你英俊一等?你富裕一等?

……

你英馬新台四處奔波,你當他是什麼,獨自在家等你的無所事事人?

我……

你沒辦法給出承諾,反而要人對你死心塌地,你忒變態!

……

你可想過就算給你機會,你還會重蹈覆轍?

我不!

若給你機會肯說出心裡話,你會說什麼?

怎麼還會說話,先吻下去!

你愛他?

我不知,只知牽腸掛肚,茶飯不思,不住追踪,哪怕只是一個微笑都好……

太戲劇性了。

戲劇?戲劇? !你不知道我多想不戲劇性地直接將他壓在地上……

給你機會,你想對他做什麼?

像黃霑說的,對方要離開你了,你還留著骨氣面子幹什麼,趕緊抱住他的腳大聲哭吧……我也會如此行。

可會論及婚嫁?

……

自問自答,天人交站到了這個地步,我問自己,喂,你怎麼會出這個問題?

說,有種就回答!

我突然笑了,哈咯,老丹,如果愛一個人,千萬不要與他同居或是結婚。維持一個遼闊的距離,偶遇,可以愛慕的目光致敬,輕俏溫柔,不著邊際地問:"好嗎?"一年一次已經足夠。你試過沒有?

……

我居然得到優勢,破口大罵:你只是一個虛像,簡稱心魔,你害過我多少次,我又沒殺你父母搶你積蓄,你為何處處針對我?

那一瞬間,我腦袋一靜,似乎有東西從我身上離開。

我贏了,我怔怔地想,我居然戰勝心魔?

隨即又悲哀起來,E,你可知道為了你我與心魔鬥得滿頭是汗?

我們真的Love is over?

還是,願意再一次?

若是能夠,我們會不會達到那個境界,若將我心換你心,始知相憶深?

我愛你,但這次我不敢告訴你。

唉。





心得:Can I have you?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