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她名叫荷蘭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March 30, 2010 in
“把這個交給你上司,不得有誤。”

“可是,我真的沒——”

她瞪我一眼,“你不送,我替你送。儘管我不是本地人可是這麼大一間銀行我也知道怎麼去。”

“荷蘭,我可不可以叫你荷蘭,我真的——”

“閉嘴!”

我一呆。

荷蘭用手指點著我的腦袋,生氣地說:“這是腦震盪,不是蛀牙!你無論如何都要將這份住院報告交給你上司然後乖乖給我住在醫院裡面!”

我被她這麼一點,突然一陣作嘔,跑出她的房間,衝到走廊後面的洗手間對準盆口就大吐一場,可是乾嘔了好一陣子,其實什麼都沒有吐出來,那種要吐東西卻吐不出來的感受,是很辛酸的。

我洗把臉,抬頭,看到鏡子的自己,突然嚇一跳,怎麼會雙眼佈滿血絲,還有黑眼圈!

我跑回房間,荷蘭正在批閱奏摺……我是說,看報告,她抬頭,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我那時才恍然大悟,好小子,這個女人故意戳我弱點讓我不得不乖乖聽命。

我不語,攤開手,她將住院報告和醫生證明書等等文件放在我手上,然後摘下眼鏡,“那明天見了,小弟弟。”

小——弟弟?我傻眼,小姐,當心我咬你! >.<

就這樣,我就在這裡了,到處瀰漫一股只有醫院有的特殊味道,我本來還以為自己會被拋進八個人一房的那種地方,後來推開門之後發現只有我和他和他。

四張床只有三個人,斜對面是一個印度老胖子,他躺在那裡看電視,看到我也沒說什麼,只是將電視關小聲,起碼頗有禮貌,他看的是某印度影集,我只聽見繁忙熱鬧的跳舞音樂和一個女生假高潮地唱著一句歌詞,可是我只聽懂最後兩個字:自由。我只會三句印度話:你好、謝謝你,請不要擁擠小心步伐當心車門。最後一句還是在新加坡搭地鐵久了學會的。

可是沒關係,我並沒有打算和那個印度人打招呼,可是我的目光始終不能離開他嘴上的那兩撇好濃密的鬍子,他真的好像超級馬里歐! (笑)

在他左邊,也就是我對面的是一個年輕人,他黑髮黑眼,皮膚淡棕,長得平頭整面,說好看也不好看,可是給人的感覺是簡單溝通、單純、鼻子特別挺,臉頰上有一些疤,都是擠痘痘留下的痕跡;他的一隻腳被石膏包著,另一隻飛毛腿擱在被窩裡。他上身十分魁梧,穿著醫院給的那種半布料半尼龍的衣服,上半截手臂明顯的肌肉賁起,看來是個體育健將,可是哈哈哈,還不是躺在這裡。 (酸什麼?)

我只是跟他點點頭,他卻開口:“我知道你,你是那個腦震蕩的病患。”

我看著他,心裡面飛過一段不雅的句子,說道:“我也知道你,你是那個不小心把腿撞斷的瘸子to-be。”

我們兩個還沒有反應,那個印度人卻哈哈大笑,用有點口音的英文說:“你們現在的年輕人講話真有意思。”

我走到他面前,“Namaste。”他看了我一眼,“Vanakkam。”

我知道我鬧笑話了,於是說道:“對不起,我說錯了。”印度人說道:“沒有,只是我們有太多種語言,這個國家比較多是淡米爾文,所以namaste比較不通用,可是我明白。”

我們倆聊得好好的,那個瘸子to-be卻在那邊捧腹大笑:“哈哈哈,羞死人了!”

我瞪他一眼,他很可怕,渾身都是肌肉,笑起來的時候胸肌會抖動,那麼大一隻,腦袋卻可能停在6歲,所以真的不能以貌取人。

我看著兩個空床,發現我的床位和瘸子是面對面,我本來想換床位,可是算了。

我打開旁邊的櫃子,將包包放進去,傳通簡訊告訴我弟我剛才面對了一個呆子,他回答我三個LOL。

就這樣,我就住院了,上一次住院是什麼時候我都想不起來了,似乎是聲帶動手術的那次,又似乎是照顧車禍朋友的那次。

我坐在上面,將床尾那個有滾輪的桌子朝我拉來,接著將我的電腦放上去,馬上引起瘸子的怪叫:“咦,咦,你怎麼可以帶電腦進來?”

除了他的身材之外,我對他沒有一絲好感,我當沒聽到。

沒想到他咚咚咚跑到我面前來,站在我旁邊看我的熒幕。

我推開他,“餵,我們不熟!”哪有人第一次見面就肌膚貼肌膚這樣排排站?

“咦,Unchamories,那是什麼?”太遲了,他已經看到。

“部落格。”

“啊?”他竟然反客為主,將筆電熒幕轉到他面前,“啊,原來是Unchained Memories!”他驚訝地看著我:“這麼有創意!”

“嗯……呃……謝謝。”真是的,除了謝謝還能說什麼?

“浪費這麼多時間精神來寫,有意義嗎?”

我回嘴:“浪費這麼多時間精神來踢球,還把自己搞到醫院裡,有意義嗎?”

他不悅,“你講話很尖酸刻薄。”

“你講話很不經大腦,你幾歲?至少23以上了吧。”

他大驚,“我才19歲!”

輪到我大吃一驚,“未成年?!”

這身高、體重、胸膛、腹肌、大腿、鬍渣,哪裡有一點未成年的樣子? !

“餵!”他推我,“你說話真的很不客氣!”

印度人哈哈大笑,“你們兩個明明初次見面,卻像老朋友。”

我傻住,老兄,你眼睛要不要照照X光?你是瞎了嗎,還是呆在病房久了腦袋有點“那個”了。

瘸子問:“看你的個子,也不會大到哪裡去?你高中?”

小明,我心想,要照X光的原來是你。

“我是上班族。”

瘸子不相信,還想說話,我說道:“對不起,請你離開,我要休息。”

“你精神很好呀,休息?”

我指著自己腦袋,“我有腦震盪,記得嗎?你若是惹到我,我的腦漿可能從鼻孔裡噴射出來,白色腦漿混雜血漿變成詭異的粉紅色,半液半膏——”

“F*ck!不要再說了!”他的胃口都倒盡了,急忙趕回他的床位,他的腿明明斷了包著石膏,可是還是那麼來去自如,速度比很多雙腳沒事的人走得還快。

於是我就登出了車禍這篇,才完成初稿他又過來,問道:“腦震盪是什麼感覺?”我聳肩,“我根本不認為我有腦震盪,是醫生說的。”

“哪個醫生?”

“原本是錢醫生,可是他放假,所以是腦科荷蘭醫生。”

我當時並沒有註意到瘸子的臉色有改變,我只是問:“你是哪里人?我是指你的出身地。”

“加州。”

“然後?”

“後來搬家到新加坡,又後來到了這裡。”一句話裡面似乎掩蓋過了很多很多的故事。

呵,他是個有故事的人。

我隨即對他有興趣,“工作因素?”

他聳肩,美國人都這樣,就是表面上跟你非常親熱,實際上一點都不碰到他的心。可是我的工作就是探心,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人怎麼可能會勝得過我。

“我知道了,肯定是你追女朋友追到這裡。”我故意這麼說,說話嘛,有時拋個磚,會引來你所不知道的玉。

果然,他說了,笑道:“不是我,是我母親,我隨我繼父搬家。”

啊。

我一怔,哦不,這個話題太沉重了。

我趕緊改口:“叫你瘸子總不好,我叫但以理,你呢?”

“查爾斯。”

我假裝戰戰兢兢急忙鞠躬,“王子!”

他也假裝雄壯威武,“平身。”

“謝謝我主。”

我們相識而笑,突然一陣頭暈,我雙手捧住。瘸子問道:“你沒事吧!”

“沒事啦,被你龐大的身軀搶走我所有的空氣,我缺氧而已。”

“嘿嘿嘿,我是王子耶!”

“你是王子,我還是帥哥咧。”

“哎呀,你前言不對後語的混——”

突然一把聲音響起,“查爾斯,回你的床位,現在。”

查爾斯幾乎是用跑的回去,我大是訝異,誰有天大的本事收拾這隻猴子?一看更是吃了一驚,“荷蘭醫生?”

不知道哪裡來的腦筋,腦袋裡突然將兩件完完全全不相干的事聯繫起來,我根本等於是用喊的:“荷蘭!查爾斯!你們——”

荷蘭醫生說道:“他是我的壞蛋兒子。”

“Duh,媽!”

雖然猜到了,可是聽到他們親口說出彼此的關係,我還是心驚膽跳了一番(這句話好像怪怪的……)

後來,我就和猴子,不,查爾斯一起吃晚餐,然後三天來作了一大堆的腦震盪測試,荷蘭醫生相當專業,她是那種做測試時會嚴肅地板著一張臉,做完測試會笑著帶你去喝咖啡的那種公私分明的醫生。

我不知道那樣算不算好醫生,可是病人都有公主心態,非常容易對照顧你的人動心,荷蘭醫生這麼體貼,這麼善解人意,這麼會罵人(我對敢罵我者有奇怪的好感),況且她的腰這麼細……(什麼跟什麼?!)

她叫荷蘭,卻是個印度人,持著美國護照,住在馬來西亞,生新加坡裔的兒子,穿法國品牌的平跟鞋,用澳洲航空的筆,喝中國烏龍茶,說的是英文——

你說奇怪不奇怪?

根本就是人肉聯合國嘛!

Ja?





心得:這篇是與現實時差最大的文了

1 Comments


好好休息吧...
不要隨便搖頭點頭唷~(> W <)~

Get well soon!!!!!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