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再做情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June 16, 2010 in
叩叩叩。

“請進。”

“但以理。”

聽到這個聲音,我猛然抬頭。

是她,她還是一樣,長髮飄逸,黑得不像話,彷彿可以當鏡子用,穿著白衣牛仔褲,左手腕戴著女性表,鏡面朝外,白鋼色的框架,裡面是水晶藍,兩根針是黑色的,一條很細的牛仔風格腰帶,穿著有點臟的球鞋,一點都沒變。

“君,是你。”

“恭喜你升職了。”

“你怎麼判斷我升職不升職?”

“看得出來,”我招呼她坐下,她繼續:“你氣色不同。”

你看,說得通就是說得通,不需要多餘解釋,聰明人一點就透。

莫怪只與聰明人作朋友。

“鳳凰無寶不落,有何賜教?”

她輕輕拍手:“中文越來越進步了。”

“你也有功勞。”

她帶著一點點倦懶的疲態,用拳頭撐著臉頰,“呵,是,我,隨便啦。”

“怎麼了君?”

“……”

這一下的沉默令我有時間好好看看她,真是可惡,儘管無精打采,嘴巴都歪一邊,可是細細尖尖的鼻子,粗粗很男孩子氣的眉毛,怎麼看都是以前那個樣子,為什麼就是沒有歲月的刻痕,完全像以前的那個青澀樣子?

彷彿不會變老。

她臉上的表情十分複雜,又是期待,又怕受傷害,又是困惑,又是滿心坦然,又無辜又心痛,整個人就是徬徨無助,卻似乎不肯心甘情願地離開這個困惑的境地,甘心為了苦而苦。

這個答案至明顯不過,對別人可能不是,可是在念念念念念生活下的我,這個心情卻是再明白不過了。

“君,”我輕輕嘆了一口氣,“因為'他'?”

君渾身一顫,傻傻地望著我,半晌才說:“這麼明顯嗎?”我默默地點頭,她籲一口氣,“我還以為掩飾得很好。”

“或許吧,可是對我(對感同身受的我)卻很明顯,你在戀愛中。”

“戀……愛,是嗎?”

“是吵架了嗎?”和杉一樣?

“沒那麼簡單。”

“發現他一腳踏兩船?”

“他單身啦。”

我悚然一驚,“暗戀!”

“沒那麼容易。”

“比暗戀難?!”還有什麼比喜歡一個人卻不能夠告訴對方來得更慘?

“記得輝祥嗎?”

輝祥?我只知道茴香……

“輝祥?尊尼?喜歡關東煮的那個?”她一直提示我。

“左撇子?182公分?左腳動過手術的那個?”她給了更多資料。

我茫然地望著她。

“母親是園藝師,父親是進出口貿易公司經理?”

扯到父母去了,我怎麼可能知道?

“只敢吃煎蛋不敢吃水煮蛋的那個?”

我猛然拍桌子。

——“你不覺得若是就這麼燙熟它,過後打開裡面是一隻雛雞,不是很慘嗎?”

歷歷在目,尊尼林輝祥!

我突然疑惑起來,“可是他不是……”

“我的前男友,你想說這個?”

我點頭,班對呢,可是無論如何,他們究竟還是分手了。

“怎麼突然提起他了?”

君瞪我一眼,“我親愛的但以理老先生,你會不會反應遲鈍了一點。”

我呆了一下,猛然頓悟,指著她,“啊!”

啊!

啊! !

君倦懶地望著我:“你明白了?”

我完全不知道怎麼反應才好,“你又喜歡上前男友!”

喜歡上舊情人!

“你一定要這麼大聲提醒我這麼慘酷的事嗎?”

“對…對不起。”

君揮揮手,眼睛有點濕濕的,我急忙朗聲道:“查爾斯,端一杯溫水進來給我好嗎?”

查爾斯是我的……嗯,等我找到比較貼切的詞彙之後再介紹他的職位。

查爾斯拿一杯水進來,我接過遞給君,君回頭看查爾斯一眼,查爾斯兩眼都直了。

他臉上簡直刻滿:美女美女美女美女美女美女

美女嗎?見仁見智啦,淚眼汪汪雙頰緋紅回眸凝視的長發女孩……誒,好像是美女耶XD

我輕咳一聲,“謝謝你查爾斯,幫我關門好嗎?”意思是叫他離開,查爾斯也乖乖出去。

“開始喝令下人做工了,嗯?”

“不是,我——”

“不要解釋,我以前交往的但以理是不解釋的。”她幽幽地說。

我苦笑:“那坦白地告訴我,你在前任男朋友面前談論自己喜歡上另一個前任男朋友,你有想過前者的感受嗎?”

君二話不說:“不知道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將事情告訴其他人,我只相信你。”

聽到這句話,我不知道是感動好還是憤怒好,我只是看著她。

君微微仰頭,“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開始,那天我去遊越南,和他在同一個旅行團,住在左右兩邊房,本來沒什麼交際,可是在河內玩的時候我迷路了,大家都在商場找我,只有他跑去小食攤販面前找我,從那時候起我就悄悄地觀察他;他很小心翼翼地照顧我,有時候不留痕跡,有時很坦白,第二天的時候他坐在我旁邊吃早餐,把水煮蛋給我,然後像小孩子那樣把我的荷包蛋吃掉說一蛋換一蛋,還有某天我有點精神不濟,他跑去買雞精給我喝,又不時問我渴不渴,他……很關心我,就像開始追求我的時候。”

我聽著。 I mean,除了聽,我還能做什麼呢?

“後來,回來的那天,我們在等飛機的時候,他幫我佔了一個位子,等我坐下的時候,他突然……怎麼說,他突然……”

我喉嚨有點乾澀,“他跟你告白了。”

君彷彿在聽我說別人的事情那樣,睫毛輕輕地眨動,柔聲地說:“告……白?”彷彿她從來沒有聽過或經歷過這件事。

“他跟你告白了,是,不是?”

她突然問:“你生氣?”

我愣了一下,“什麼?”

“你剛才,”君指著我,“好像有點想發脾氣的樣子。”

“我沒有。”

君看著我良久,突然說了:“但以理,我是不是很自私,跟你說這種事。”

我能說什麼呢,她可是君啊,沒有人會對君生氣,“你只是想找一雙耳朵。”

“我也有想過,甚至做過比較。”她伸左手指,“輝祥很體貼,”她伸右手指,“你也很體貼”,她伸左中指,“他很溫柔”,轉頭數右手指,“你也很溫柔”,“他很仔細”、“你也很仔細”,“他很幽默”、“你很穩重”,“他很孩子氣”,“你有時候也很孩子氣”… …

“別說了。”

君停住,抬頭看我。

“君,雖然你是君,我們曾經交往,並不代表我有寬宏到一個地步可以讓你將我和其他的男朋友作比較。”我笑得很燦爛,如花放蕊,卻就像大自然定律,越美麗的東西越有毒。

“對不起。”她又撐著頭,“那我不說好了,免得你又生氣。”

“我沒有生氣,真的,我只是看不過眼。這是什麼意思呢,君,再做情人,你知道外面有人把這種情況說成——”

她很快地接下去:“好馬不吃回頭草,我知道。”

“那你還在想什麼?”

“可是你不覺得奇怪嗎?為什麼這是不好的事?彼此都深層地認識對方,都有一定的了解,與其再找陌生人,為什麼舊情人就不行呢?”

“因為已經過去了,不是嗎?”

“過去了難道就不能再挽回嗎?至少可以做朋友。”

我冷笑:“既然能做朋友,為什麼當初又要分手?”

“可能那時候遇到的難題太不屬於我們的年紀,現在時過境遷,可能我們都更成熟能面對當初的問題,那就有機會可以在一起了。”

“所以,你想告訴我,你答應他了?”

豈料,“還沒有。”

“為什麼?”我反而不明白了。

“因為我突然想起你,說體貼,你比他更體貼,說溫柔,你比他更溫柔,說能幹……他24歲了還沒有工作呢——”

“因為他不需要工作,”我笑。

“也是啦,可是聰明,你還是比他聰明……所以我就在想,就算我要吃回頭草,我怎麼可能會棄你選他?”

我駭然,君,君,你在說什麼?

“但以理,你會嗎?”她想了想,不知道帶著哪方面的企圖問道:“和以往的情人交往?”

我搖頭,“君,你知道的,只要一分手,我就決不和對方再聯絡。”

“為何做到這麼堅決?分手了就不能做朋友?”

我嘆一口氣,“既然能做朋友,為何又要分手?搞到分手這麼齷齪的事,為何又要厚顏無恥地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君只是看著我,“你……一直是這麼想的?”

“是的。”

“那我呢?”

我笑了,“你是例外。”

君聽了,彷彿有點心花怒放,問:“只有我呢還是別人也有?”

“當然,還有別人。”

君哦的一聲,有點小吃醋的感覺,和當初一模一樣。

“那你想得怎麼樣了?你決定答應他?”

君問:“你的意見呢?”

“這種事沒有對錯,不過我實在做不出來。你唯一所要想的就是'值得嗎'?若是值得,那我沒有必要阻止你。不過,君,請三思。”

“三什麼思?”

“別為了一個尊尼放棄了尊生、尊那單、尊許,如果你知道我的意思。”

君嗯的一聲:“每次跟你說完,我的心情總會開解不少。你真的好好。”

我調侃:“那多好。”

“還記得當初為何我們要分手嗎?”

“你想听真話還是假話?”

君想了想,“先說假話。”

“因為你太美麗大方熱情,我這種陰沉老態龍鍾的太陰之子不能踏入你那圈充滿新鮮陽光氣息的生活領域,所以我不得不送你離開千里之外,回到我孤獨陰暗的沉寂死陰幽谷之中。”

君聽了大笑,笑到最後一直咳嗽。

“那真話呢?”

“就是我所說的假話屬實。”

君一頓,靜下來:“丹,你……你還是對我這麼好。”

我欠一欠身,“一起午餐?空著肚子不能思考要不要再和前男友重做情侶。”

“噢”她站起來,“我已經作了選擇。”從她臉上的笑容我就知道她選了什麼。

我打開門,雙手插口袋,經過查爾斯桌子,用手指點點。

“來,查爾斯,陪我們一起午餐。”

查爾斯臉上的那個笑容完全出賣了他的內心。

也好啦,我想,當日行一善吧。

希望有新的火花。





心得:好馬不吃回頭草?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