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自卑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July 22, 2010 in
我幾乎要睡了,可是手機響起來。

“但以理說話。”先報上名字。

“但以理,我是小可,我在你家門外,你可以下來嗎?”

“馬上。”

三步拼兩步,跳下階梯,打開門,看見小可就在外面。

氣氛是一件很玄的東西,明明看不見,可是一眼卻馬上看得出來,在九點鐘的夜晚一個瘦小的女孩站在門外,顯得特別徬徨無助,孤苦無依。

還飄著細雨呢,真是的。

“快進來,是怎麼了?”

她卻一把拉住我的手,手足無措,三魂丟了七魄:“但以理,你能載我去醫院嗎?”

我一愣,“怎麼了?”

“酒醉駕駛,和舅舅撞,剛才送進去……”已經有點語無倫次。

“王老先生!快進車!”

我上樓換條長褲,馬上出門。

車子飛馳。

到了醫院,小可指著外面:“爸!媽!”

他們從店鋪趕來了。

“媽!”小可和母親緊緊擁抱。

“快進去。”還是男人比較理智一點,也是,究竟不是自己的直系兄弟,感覺沒那麼深。

我揮手說再見。

豈料被小可一把拉住我的手。

“你和舅舅不是交情很好嗎?”意思是不要走。

眼淚真的是女人的武器,看到小可淚眼汪汪,一副要流不流,逼在眼眶裡的樣子,再厚的心牆都會瓦解;在裡面打轉已經是這樣,何況真的流出來?

男人人生中得做三件事:把一個全身顫抖的女人抱在懷裡、做鬼臉給女人看以及不能讓她們哭。

T最怕女人哭。

“那我們進去。”小可拉著我的手進去。

小可——拉著——我的手。

小可拉著——我的手。

小可拉——我。

小可——我——

嗯。

我們進去,小可父親問人在哪裡,我記得護士說:“在ICU。”

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聽過ICU這個字,突然全身起疙瘩,一堆不好的回憶湧入腦中,那種感覺很不好受,又難過又吃驚。

難過的是為什麼自己要遇到這樣的事。

吃驚的是還以為自己早已忘記,沒想到隨隨便便一碰,這些回憶就從心裡最深處全部又跑回來,先前彷彿像灰塵躲在房子的某個角落等待機會死灰復燃。

人,到底能塞多少的故事,有沒有極限,有沒有一個橡皮擦,不開心的擦掉,開心的裝起來?

我陪他們坐在外面,用零錢買咖啡給他們。

深夜的醫院特別寂靜,若是閉上眼睛仔細聆聽,就會聽到許多細細索索的聲音,彷彿聊齋裡面狐狸精的耳語一般。

據說聊齋就是這樣創作起來的。

抑或,如果牆會說話?

本來很鎮靜的王太太突然抽泣。

我最最最最最最最最怕的一種哭法就是抽泣,非常抽象,不知道哭什麼,是哭外面的事情還是哭心裡的事情,而且渲染力特別厲害,只要有人抽泣,身邊數十人會馬上靜下來,不敢碰不敢問不敢離開,動彈不得。

果然,渲染到女兒身上,她也開始哭,有一下沒一下地哭。

我雖然沒有怕人哭,可是我不懂如何安慰人,每次人哭,我都會靜靜地抹去他們的眼淚,或者抱一下或者什麼。

可是我現在沒有這種心情,綁手綁腳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應該走的,我這麼想。

突然,小可父親沉聲說道:“你們這是在幹什麼。”

平地一聲雷,連我都震一下,小可收了聲,他妻子卻沒有。

“我弟弟在裡面生死未卜!”

“他沒事。”

“你怎麼知道?誰知道他可能——”

“你在說什麼!”

被丈夫這麼一喝,王太太更是哭得稀里嘩啦,口紅都糊了。

我更覺得自己應該離開,可是膽小的我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何況說話道別。

“都是你的錯!”王太太突然罵人。

一哭二鬧,來了來了。

“關我什麼事?”

王先生不應該開口的。

“都是你的錯,我當初讓阿健念醫學,你偏偏讓他念建築,阿玲要念復健,你卻送她去唸經濟,我要小可念藥劑,你偏偏說這年頭做老師比較好。”

她吸一口氣,繼續罵:“念你的頭!念建築經濟藥劑,現在有屁用!如果他們念醫生,現在就不用在這裡擔心受怕,都是你的錯!”

“你在那裡亂纏什麼!”王先生也生氣了。

“不是嗎?不是嗎!”王太太有點崩潰,伸手去推丈夫,“如果阿健在,他們就能救我弟弟,現在,現在怎麼辦?弟弟啊!”她坐在椅子上,全身顫抖,眼淚一直掉下來。

我只覺一陣鼻酸。

王先生喝咖啡,不開口,究竟有外人在。

沒想到小可這時竟然糊里糊塗地加入戰局:“都是我不好,如果我努力,就可以去唸醫學,都是我的錯。”

我頭更低。

王先生顯然不明白,他罵:“小孩子胡說什麼?”

王太太爆發:“你幹嗎罵我女兒,不要因為我家唯一的男人在裡面就欺負我女兒!”

好了,什麼都套在一起。

我又是尷尬又是鼻酸。

小可問:“但以理,你念什麼?”這麼突如其來地問。

我突然不敢說話。

心裡突然自卑起來。

真的,到了這種緊要關頭,律師、老師、公務員、建築師能幹什麼呢?

做銀行更是多賤七分。

又能怎樣呢?這個世上應該處處是醫生,出了事,一聲令下,所有兒子女兒馬上能出手救命。

救一命勝造七級寶塔呀!這麼神聖,這麼偉大,多麼令人自豪。

“我當時心臟痛,我兒子鎮定地把我抱上床,然後把我從鬼門關救回來。”如果真能說這種話,還有何求?

每次聽到他們說我孩子在念醫學,心裡就自卑。

沒想到一個晚上還要被別人這麼數落,眼淚差點掉出來。

王太太罵得沒錯,活了這麼一大把年紀,若是真的有人出事,我也只能眼巴巴望著別人幫忙,有手有腳,卻一無是處。

會彈琴又怎樣?

會背法律又怎樣?

會十一種語言又怎樣?

會拉梵鈴又怎樣?

會背十四行詩又怎樣?

會寫歌又怎樣?

出版小說又怎樣?

五張文憑又怎樣?

環游過世界又怎樣?

會心酸又怎樣?

數鈔票數得快又怎樣?

最引以為傲的心理學又能幹什麼?

越想心裡越不是滋味,視線完全模糊。

原來我是這麼一無是處。

真是蠢到了極點。

像我這樣的人,在這世上又有什麼用途?不過是廢物一個。

後來醫生出來,小可一看見他就抓住我的手,生怕會說出什麼可怕的事。

聽到他已經度過危險期,小可的手才慢慢鬆懈,她的指頭全是冰冷的,看到了我,她突然說:“但以理,不哭,不哭,沒事了。”

我那時真的不知道她在說什麼,直到眼淚掉在鞋子上,我才明白我哭了。

我突然不能自己,一股腦跑出醫院,忍了好久好久,確定車門鎖上了才哭了一下。

人家還有能力念醫學而被逼去唸建築。

我是連醫學都踩不上邊呢,呵,再爛三分。

一無是處原來是這種感覺。

天呀,我怎麼能活到現在,怎麼有臉面對我父母。

好自卑。

唉。

4 Comments


Crap, not again...i'll call you tonight, pick up my call.


我自卑的是在你難過的時候,
沒辦法打電話給你。

現在心情太複雜,
只能硬擠出這兩句話。

感冒了,請好好休息。
別讓人擔心。


哪有人鑽這門子的牛角尖!你這個大笨蛋!

照你所說的那樣做的話,豈不是下一代全部是醫生,那誰做政府?誰開銀行?誰檢查水電?誰掃街道?誰釀酒?誰教育新的人成為新醫生?誰教ABC123?

你沮喪個什麼?你這樣還沮喪,那些中學沒畢業的黑手,小學沒能力唸書的小還不是要一個一個集體自殺?得了便宜還賣乖,你這個超級無敵大笨蛋!

人在江湖走,各有三兩重。世界上當然要有不同的人做不同事,那個王八蛋的話不要管這麼多啦!

死女人弄你哭,如果我會心理學,就馬上催眠她叫她從醫院頂樓跳下去,那時候幾千萬個醫生有屁用?有種把她肢體縫起來救活啊,神經三八婆!

你學的心理學比他們更厲害,王道啊,笨蛋!


-tiffany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強項, 你會這麼多東西已經很了不起了
如果沒有心理學, 我看很多人早就無法承受是上的壓力而自尋短路!
不要自卑,把你所學的運用在好的地方就是造福人類了!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