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吳本暄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December 13, 2010 in
“啊,你來了!”他丟下練習迎上來。

“喜兒,你去哪裡?”他同夥叫道。

我看著喜兒,搖頭:“你說過會好好訓練,何故跑來?”

“總得歡迎你。”說完他用袖子擦擦汗,跑回去繼續練習。

我環顧四周,這里外人勿近,可是同幾個會員算熟,所以充當家屬進來。

跆拳道很受歡迎嗎?我不知道,我一直以為男生會比較喜歡空手道或柔道,或散打或蛤蟆功(夠了喲)

而且現在大家多數帶著有色眼鏡來看跆拳道,跟我想的一樣,瞬間的劈裡啪啦打死鬥活只要裁判喊一聲你不算數就一切付諸流水,似乎沒什麼穩定的平衡判決。

“帥哥。”

喜兒站在那裡,有一下沒一下的飛腿踢那個黑到發亮的沙包,他同夥在那裡扶著;看到沙包我就想到T,啊,彷彿像昨天一樣,天未亮醒來準備早餐,後院已經有一個赤膊猛男用繃帶纏住雙拳打沙包,啪啪啪響,倒三角身型一丁點贅肉都沒有,汗水貼身,胸膛、腹肌和後背看起來閃閃發光。

另一個,嘖。

“帥哥。”

最晚睡最遲醒的那個會醒來,揉著眼睛帶著半開不開的嗓子抱怨:“吵死了,這麼多精力不會去找女人。”見一個忙著煎蛋一個全神貫注打沙包於是想趁機搗蛋,於是探手抓一顆生蛋,然後大嚷:“看暗器!”就把生蛋拋出。沒想到T眼觀四面耳聽八方,突然轉身不知道如何控制力量地將生蛋完整無缺打回去,啪一聲打中對方下身;搗蛋的倒在地痙攣,T回頭,冷冷地道:“此乃以蛋還蛋。”可是兩個人突然感覺到另一個人憤怒的目光看著弄髒的地板,齊聲叫道:“我抹地/我撿蛋殼,你別生氣… …”

“你是涅磐了還是聾啦!”

我如夢初醒,看見一個綁馬尾穿深藍背心米白熱褲的女生叉著腰站在我後面。

“下午好。”

“我叫了你三次!”她氣呼呼的。

“沒有呀,你叫我什麼?” 哈哈哈哈。

“這裡閒人免進,你在這里幹什麼?”

“哎呀!你還不是閒人!”

“我閒?我是教練!”

我真的後退一步,要死,完完全全沒看出來,怎麼可能?!

“你教的是哪位?”

“全部。” 表情可囂張的。

“我不信,你的腳看起來不像踢沙包的。”

“我當然不是。”

“所以?”

“我是叫練,'叫'他們'練'習,怕沒!”

“吳本暄!”

“大膽!我是吳本暄叫練!”

兩人哈哈大笑。

“以前都不見你來這裡這麼多次,最近很空閒?”

“不,最近更忙,下班後直接過來隔壁晚餐,所以留在這裡。”

“放心,比賽還很久,足夠時間訓練。”

“前年冠軍和今年敗將呢?”

“有沒有人說過你嘴賤?”

“啊,婷儿說過。”

她倏地轉頭,“婷儿是誰?”

“她是我……”

“女朋友?”

我急忙搖手,“不不不不,千可說萬可說,只有這點別瞎說,何德何能,我配不起。”

“她也不是你普通朋友,一個男生不會隨便把一個普通女生的名字掛在嘴邊。”

是嗎?這算什麼,女生的直覺?

“她是我良師。”

“所以年紀比你大?”

我伸出一根手指。

“大你一歲?”

“不是。”

“大你十歲?”

“不是。”

“一倍?!”

“你到底腦袋裝什麼?”

她突然臉色一沉,叫道:“王填浩,你踢腿做幾下了?聊什麼天!”那個男生唰一下又開始練踢腿,我看著她,喲,真的是教練呢。

“對了,我事後才得知喜兒非你兄弟,你那天怎麼不說?”

“沒什麼好說的,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知道了也沒差。不知恆不知,知者恆知,時間到了也自然知道,解釋是很沒意義的。”

“會的不教不會的,那人生怎麼進步,那學校拿來幹嗎,這番刁鑽的話也說得出口!”

“這是侑子小姐說的。”

她看著我,“她又是誰?”

“她是我喜歡的人。”

“女朋友!”

我幾乎把手搖斷,“我才不要!世上只剩下我和她兩個人,我選擇自殺!”

“啊?得不到的愛?她幾歲?”

我突然笑了,再伸出一根手指。

“大你一歲?”

“絕對不是。”

“小你一歲?”

“我很少喜歡年紀比我小的。”

“大你十歲?”

“唔唔。”

“一倍?!”

我幾乎笑得在地上滾。

很久沒這麼笑過了。

“喜兒,你不練習去哪裡!”教授又來了。

半晌他跑出來,遞上杯子,“我怕他口渴,拿水給他。”說完又跑回去做他的訓練。

“你們交情還真好。”

我把水杯給她,“人家一番心意,你別辜負了。”

“是給你的。”

“我渴了自然會討水喝。” 不必假他人之手。

她仰起下巴咕嚕咕嚕張口就喝,一點女生的樣子都沒有,豪邁地不像話。

“還有半杯。” 她竟然把杯子還給我。

“你不介意?”

“拜託,什麼年代,喝口水會懷孕啊,你這輩子又不可能懷孕!”

我豎起拇指,佩服佩服;可見世上的事情就是這樣,你不放在心上,別人也奈你無何。

“又是你。”

那個語調非常不禮貌,我不禁回頭。

是吳本慶,前年冠軍。

我實在是不明白他為什麼就是看我不順眼,從那天起就這樣了,閣下弟弟技不如人也不關我的事,又不是我打敗他。喜兒跟我無親無故,幹嗎一併連我拉下水?我又不曾酸你諷你罵你怪你,這無端端的怨從何而來?

“幹什麼?”

“媽要我跟你說今晚不開伙,我們出去吃。”

“正好!小雨,要不要?”

小雨?小雨是你叫的嗎,你才幾歲——欸,是比我大啦XD

“姐,我沒有要請客。”哇,他語氣裡面完全不隱藏情緒,我覺得我被針對了。

“你們去吧。”總不至於跟一個長個子不長腦的人計較。

喜兒又過來了,“我好了。”

“出去吃一下我送你回去。”

“謝謝你在這裡陪我。”

“我說過,不要一直謝謝謝謝。”

巧合的是,走到外面去,姐弟還站在那裡等小青人出現,喜兒叫道:“本暄。”

“咦,你們也好啦,哎呀,命中註定要一起吃飯。”

前年冠軍眼睛幾乎要噴出火來,我故意看著他,輕輕攤手,小朋友,是我身邊的這個人叫你們,不是我,這件事與我毫無關係。

走到一半天暗得可以,我說:“不如隨便坐下——”

沒想到前年冠軍看著路邊的小店,一臉厭棄,“這種地方我連進都不想進。”

再遲鈍的人也已經聽出他的針對和敵對,教練毫不客氣訓責弟弟,“誰教你這樣講話的?”

喜兒吐吐舌頭,我心裡則是笑翻了。

“如果……比賽我贏了,我會得到你的獎勵嗎?”

“你想得到嗎?”

“當然想!”

“哦。”

“哦是你答應了?”

“等你贏了再說吧。”

“我希望現在就知道,好嗎?”

“天機不可洩漏。”

“可是我真的很想知道。”

“夠了。” 我不悅地看著他, “你越來越囉嗦了。我說贏了再說就贏了再說,我現在不想說就現在不想說,什麼叫我希望現在就知道;你是誰,你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你要現在知道別人就必須給你答案,為什麼他們要聽你的,為什麼你真的很想知道就非得要知道,你幾歲了,還以為人士是阁下想要什麼就能得到什麼嗎?”

“你……生氣了?”

“二十歲人了,不要說一堆不符合年齡的話,你說者無意,別人聽起來會笑話你的。”

“對不起。”

“不需要對不起,我並沒有要你道歉。”

“我……對不起嘛……”

我看著他,咦,怎麼鼻頭就紅了?怪不得老一代的說年輕人像草莓,隨便說兩句就沮喪難過,低沉頹廢,這樣說兩句都不行,以後出社會被老闆訓一句豈不是要燒炭還是跳樓?

“吃這間吧,他們的牛肉麵不錯。” 本暄這麼說,突然又訝異:“喜兒,你怎麼了?”

“沒事……” 說著他突然就跑進店內的洗手間。

真不知道現在年輕人在想什麼,要用洗手間也不必跑著進去。

做任何事要端正乾淨,姿態那麼難看,贏了也等於輸了。

“來來來,我請客,要什麼隨便點。”

我看著菜單,“招牌就是牛肉麵?”

老闆娘笑瞇瞇:“還有鐵板炸醬麵、餛飩面、炒西子麵,你要飯也有,我們有……” 嘰里呱啦呱啦嘰里,我完全讓他左耳進右耳出。

“我要鐵板炸醬麵。”我真的非常不喜歡牛肉麵這個食物。

“飲料呢?”

“我要新鮮橘子汁,我要可樂(喲,冠軍喝可樂),我要咖啡,給他冰凍檸檬茶加少許鹽巴。”

喜兒看我一眼。

“怎麼了?”

“沒事沒事。” 他笑了,埋頭看菜單。

前年冠軍全程沒有給我好臉色看,喜兒一直笑瞇瞇,教練還是一樣豪邁爽朗瀟灑,活脫脫像大哥,真是奇葩。

可以問問她如何同阿裂開口,可能有意想不到點子。

三人行有我師,指的當然是本暄。





心得:只唱勇氣沒勇氣還是沒結果

13 Comments


哇,被叫帥哥耶!
被年輕女子叫帥哥感覺一定很不錯!
哪像我都是一直被婆婆媽媽叫帥哥。
誰叫我是師奶殺手= ="




還以為喜兒很小,都二十歲了。
舉止聽來頗為稚氣,應該是個可愛的男生。
突然想起,喜兒是否就是我知道的那個... ...

其實喜兒只是熱情而已,被在意的人說了幾句,當然沮喪難過。
喜兒待你不錯,很是貼心,有空可以多陪他練習。




推自己一把就會有勇氣!
例如:有個地方可能不太歡迎我,我還是鼓起勇氣屢次造訪。
想來心酸。
靦顏,只為一了心願。

願你成功!




哈,你倒是可以順帶問問本暄如何同另一人開口XD


該死的混賬王八蛋,什麼叫'另一個嘖',你給我講清楚!不然我剪掉你!


別動怒,會有皺紋喲~XD
你又不打沙包,每天包緊緊,所以乏善可陳嘛,別這樣,大人有大量XD


R,您好:
對不起,我的意思是:Daniel之前說過希望好好過完這一年,那麼我希望Daniel能打開心,也對其他人重拾友情。
因為對友和善,才是我所認識的Daniel。
或許本暄真的能給Daniel一些建議。


可能是我語意不清,造成誤會。
為展誠意,在此道歉。
敝人若有冒犯,望請見諒。
感謝您。


@恆: 看在大家是同種份上,想提醒你一句,既然使用敬語,就要用得全面。敬語是後輩對先輩的用詞。對我用您是正確,然而你不可於我用敝人二字,你和我不可同謂,自稱時用我就好,不要前面是後輩結束又變相等。我對階級不計較,可是如銀所說,你用者無心,然不能防有心者計較,切忌僭越。

還有,我明白像你這樣的年輕人渴望面面俱到八面玲瓏,有自信是好的,可是請記得拿捏準確,自視和自恃只有一線之隔。我所留的言所罵的人不是你,也不會是你,你很難會出現在我的話題之中。


R,您好:
是我沒有看清語意,有所冒犯,深感抱歉。
感謝您,我虛心受教。


52分。雖勝你一籌,始終中上;可是就算那樣也不好,你半途學習,彼自小打底,卻沒有顯著差距,島民一代不如一代。工口大夫同感。


所以弦外之音是你非常優秀?
那請問優秀的島國人,要多久時間才能和'您'相等?


一,你不是您,你這個沒心無肺的混賬王八蛋底下不配加一個心字。
二,我當然優秀,有個名叫但以理銀堡的人在某頒獎典禮後在我面前喝光整瓶龍舌蘭酒,臉不紅氣不喘的說:你越來越優秀了。看,是他說的,我可提都沒提。
三,你目前先別想那麼遠,你的順序是先追上阿江,然後再追上家喜,再追上林小姐,之後想與他差不多至少一年,說到底論進步能力你究竟是偏向瘋狂型的。
不過想和我同水準則是一輩子,我究竟是你師。
彼與我……五年吧。


我知道我水準低,可是我不想進步,這個水準對我夠用了XD

才五年喔~切~你也不過索索。


我的愛,我是指五年後,你就習慣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DDDDD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