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出軌了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Friday, March 11, 2011 in
很多事情,我們沒有親身體驗,就不知道感受如何。

老一代的人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後來這句話被錯誤運用,以致現在一群吃飽沒事做不求上進的年輕人就用這句話挖父母錢拋下一句“我要找尋自我”然後就客死異……我說海闊天空。

所以我也作了一番嘗試。我並沒有想到我會這麼做,我以為我不會生野心,也以為自己已經安於現狀,都幾歲了,難不成連一丁點的把持都做不到嗎?

卻不知不覺中踏出禁忌的一步。

不由訕笑,有些自責;然而又有點釋懷,若是沒有做這番嘗試,我將不會知道我現在的情況到底是如何。

唉。

一開始是這樣的,我目前住馬來西亞,每次走入書局,看到同行、朋友、敵人、對手、偶像、前……呃,總之就是他們的著作琳瑯滿目,書架有四層,他們可能一個人就佔了其中一層,而且擠壓得你死我活,隨便想抽一本出來看,可能旁邊三四本會一起被抽出來掉落在地上(親身經歷)

有時有些書迷看到新作,會三五聚集在書架面前嘰嘰喳喳:“新書!”、“封面好漂亮”、“不知道是天X命還是命X天……”

我說小姐們,你們到底在看什麼書啊?

不過久而久之,就會心生動搖。

這種誘惑太大了。就像讀戲劇的引誘就是掌聲,歌手的誘惑就是喝彩,作家的誘因就是版稅收據……我?我只是比較喜歡寫。

本來是沒什麼感覺的,我究竟有把持的力量,只是壓抑久了,或者是看久了,就會好玩了。

某天,走到書局,突然看到有一張大海報,上面寫某出版社創辦少年小說獎比賽。




應該就是這個契機,使我心野了。

平時懶惰出名的我(?)最喜歡著手短篇/中篇小說,不需要寫大綱,不需要一大堆資料,白字也會少寫一點(啥?),頭獎又是一萬馬幣,是非常優渥的零用錢(我要買相機、XBOX、機票……),所以就決定下來了。

不是自己吹自己號角,有些東西叔叔我還是能做的(差點說信手拈來),於是就動手,找了龍念和程門還有雅各,把他們的第一回合寄給他們。

結果那個[我們都已經長大,好多夢正要飛]出版社直接給我一記降龍十八掌,白紙黑字說:“對不起,你的作品不適合年輕人閱讀。”

我著實是大吃了一驚,回去再看他們的條件。我並不覺得自己有任何犯規的地方,程門砍了龍念一刀難不成就被貶成暴力? !這叫暴力嗎?這叫武術/中國功夫/東亞病夫!

我有些出乎意料來得感傷。

就像紫銅聖衣對青銅聖衣說的,不要以你之前的觀念和經驗當作一切的衡量標準來評估金銅聖衣,你會受傷的。

咔,中了一槍。

可是龍念在香港很出名啊,有人特地拿書去店裡面找師傅說:“照這本書上面的描述替我們刺青”耶!到了另一個國家,就變成壞人了嗎? (大哭)

那冷香公主不是變成鬼怪人物?

那通靈師不是變邪教聖使?!

當天鑽了一點牛角尖,突然有種——咦,你們不喜歡嗎?看不下去嗎——的感受,然後有些自暴自棄,那還寫來幹什麼?

突然發現有人問:“那可不可以涉及同性戀?” 他們竟然回答:“哦,可以啊。只是不要以他們當主題寫就好了。”

說實在的,我有些憤怒了。

龍念跟人打了一架就牽扯暴力,可是你們居然可以接受同性戀內容?是怎樣?!

“查爾斯!”

他探頭,“啊?”

“待會兒吃飯。”

“哦……”

我不罵人的嘛XD

想了想,突然拿起電話:“你們接不接受自由投稿?”

“沒有。”

“……哦。”

突然之間覺得後悔了。

要不是有貪念,想放縱慾望,就不會送上門還被人用掃把逐出去。

出軌的心情我突然明白了。

於是打電話。

“[國王的帽子]出版社早,我是蜜雪兒。”

“蜜雪兒你早,我是銀——”

“但以理!好久沒聽見你了!你過得好嗎?”

“啊……剛被甩掉(?)”

“哦,對不起。”

“我不是說真的被甩掉的甩掉,啊……本傑明在嗎?”

不久,本傑明接起電話:“你被甩掉?!”

“我對不起你,我背著你出軌了。”

本傑明沉默一會兒,說道:“多嚴重的出軌?”

“我已經撲上去了,可是沒有挑逗起對方的感覺,所以被甩掉了。”

“在法律上,出軌是有罪的。”

“我知道,本傑明,我不應該接受誘惑嘗試出軌,我應該對你忠貞不二。”

“你知道就好。算了,既然沒有進一步深入,我就當作不知道。”

“我好愛你,本傑明。”

“是是是,我也愛你,新稿在哪裡?”

“不要一直催啦,我才剛被甩掉!我需要時間回复。”

本傑明冷冷地說:“根據合約第十九條4b,有合約者不得接受或參與其他出版社所出的一切寫作活動/作品發表會,不然出版社能單方面解約,外加索取毀約金xxx,我都不怪你出軌了,你還敢要時間恢復?”

“我有在寫啦。”

“有在寫和有寄給我是兩碼子事,你裝不知道嗎?根據合約……”

“不要再講合約了,小心我跟你離婚。”

本傑明突然笑了。 “離婚?你做得出來?人家離婚是因為外面有更好的,你都被甩了,憑什麼離婚?”

真的,如果真的要結束合約,我要還半年多的薪水耶。

突然沉默。

真的,為什麼會出軌呢?

沒有時間限制,沒有催逼交稿,沒有強硬政策,沒有需索無度,沒有死纏爛打,也沒有規定寫作主題,我真的超想打自己一巴掌,怎麼會想出軌? !

“為什麼突然想找別的出版社?”

“因為……因為……突然想在這裡也看到自己的名字……吧。”

“不行,合約寫得很清楚了,亞洲國家只有香港和新加坡可以出版,剩下的國家盜版太離譜,你會虧死,這是保護你耶!”

“我知道……我只是……”

“你想打開新市場?整個歐洲還不夠嗎?”

“這是中文嘛……”

“你要也不是不行。”

我一怔,“真的?可以嗎?”

“簽新的合約就好了。”

“新的合約?”

本傑明嗯一聲:“你想轉戰中文市場,那就簽一份新的。要嗎?我可以幫你準備。”

“這麼好?”根據大自然的平衡法則,我們若要得到一些,就會……

“當然,大家都這麼久了。同樣抽成,同樣刷量,滿意嗎?”

“那……多久?”

“八年。”

………………WTF?!

“但以理,注意你的措辭。”

“我說what a fork,你聽什麼?”

“哦,那是我聽錯了。”

“加起來十一年!你當我什麼,真的跟你結婚啊!”

“那你要還是不要?”

“廢話!我當然不要!”

本傑明嘿嘿笑了一下,聽起來過分的輕鬆自如,“這可是你說的,有電話錄音哦。”

“電話錄音不能作為承堂證供!”

“那我再問你一次,你要還是不要?”

“那麼久,我當然不要!”

“你說兩次了。”

“不是!我……”

“哦,我是沒那麼多時間啦,所以你是不要對不對?”

“鬼才會要!”

“你說三次了。在法律上,這就成立了。”

我倒回椅子上,長長吐一口氣。

本傑明的語氣又回复先前的熱絡,“怎麼,你還在後悔出軌?”

我沒有什麼好後悔的了。

“說話啊。”

“你這條該死的白人。”

“彼此彼此。”

“我恨你。”

“之前不是說我愛你嗎?”

“沒有妥協的餘地嗎?”

“但以理……你若是要走,我是不會攔阻你的。”

“我又沒說要走……”

“見異思遷是人之本性,你沒有錯。”

“我只是……一時把持不住嘛。”

“都說了,你要,我也能給你。”

“才不要!”

“你說第四次了。”

“……我服了。”我是由衷的這麼說:“我心服口服,不愧是[國王的帽子],鼠竊狗偷之輩橫流!”

“鼠什麼?”

“我說人才濟濟。”

本傑明大樂:“是嗎是嗎?不敢當。你也是我們的人才嘛。說真的開中文市場幹什麼呢?盜版猖獗、水準雜亂,甚至某些出版社已經淪陷到有錢就能讓路人自己隨便出書,這種可怕的歪風已經壓抑不了;大家這邊做得好好的,你怎麼要進去這種地方呢?我們虧待了你嗎?”

“沒有……”

“你想嘗試寫中文?”

“嗯。”

“人都喜歡新鮮,我也知道。”

“我……”

“中國人十六億人口,只要千分之一出來就夠了。他們急速崛起,流攏市場,別說其他人,連金庸都差點站不住腳。他們五千年國仇家恨滿腔熱血得到機會抒發,那是極端的強大。” 本傑明清一清嗓子:“面對這些人,我們憑良心說,但以理,你對你的中文有把握嗎?”

“我……”

我幾乎懊惱得想找個鐵蒺藜串在鋼牙刷上抽打自己背部。

或者吞劍入腹,“散落吧,千本櫻……”

“對不起,本傑明。”

“不必道歉,記得,每個人的喜好不同。你的熊掌可能是我的砒霜,不要彼此做計較。他們不能接受龍念,我們還恨不得他常常出來。你的市場是有的,不過不在那裡。”

“在哪裡?”

“你是火車,我們是鐵軌。就算你的力量再大能力再好,沒有鐵軌你也是一籌莫展,是不是?”

這是最好聽的修飾了。

真正的意思是:要不是經過我們幫你裝飾擺設,你以為有人會要你那些爛書?

“是。”

“別那麼嚴肅嘛,哈哈,搞得好像我欺負你。出軌的可是你耶。”

可是你別看他嘻嘻笑笑輕輕鬆松,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

“對不起。”

“好啦好啦,別這樣嘛,一副委屈的樣子,你可是我的搖錢樹,哈哈哈哈哈。”

我閉上眼睛,癱在椅子上。

嘻嘻笑笑,卻針針見血。

沒辦法,誰叫我先出軌,受罰是應該的。

在這世上,有些事,真的,我們若沒有嘗試/沒有接觸,就不知道原來真面目是這樣。

“下個月,給你龍念。”

“題目?”

“三十六把刀。”

“很有趣的標題,我就等著了。出軌的事,你就不要介意了。若有什麼,告訴我,別放在心上,我會擔心。”

口口聲聲不要介意,可是我就算聾了也聽得出來,他是不悅了。

可是有什麼辦法?

出軌了之後被原諒,我們就不能要求太多。

難怪術語也叫出軌,和真正的出軌沒有兩樣。

也奉勸所有人,尤其是寫作的人,千千萬萬不要出軌。

有時候我們不滿足現狀想嚐鮮,可是往往代價是成倍的回饋。

有些事,知道了也好。

有的,還是別接觸太多也好。

總之,被合約綁住的都是可憐人。





心得:阿堅,相機借我

1 Comments


被你提醒一下,我才发现截止日期要到了叻~ >.<
我也被那张海报吸引了...可没想到没时间写了...唉,一万块飞走了~~
哈哈,你有机会的话去看看这个出版社出的书,看了内容之后,你就会知道为什么你的作品不被接受了....他们的水准离你太远啦~~你应该不屑才对...
话说我看到海报时第一想到的就是:但以理的作品一定不适合参加这个“少年小说”...没想到你还真跑去投稿了~~哈哈哈哈....
*抱歉啊如果我说得太过分的话....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