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穿越時空的思念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March 15, 2011 in
不是,不是,我不是說犬夜叉劇場版。

我說的是:鈴杏沙迦耶、Kenji(山崎恭高)、深田麻衣、小林明菜和井野真理。 你們到底在哪裡呀……

第五天了,我已經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是什麼狀況。

從一開始,我就一直不斷調適與自我開解:沒事的,交通斷絕,所以他們沒有聯絡,現在妥善安排住處才是正經,應該的應該的。

或者:電信網絡壞了、他們還在忙、搬家搬人搬食物,沒空啦……

然後就听到電信公司恢復功能,我盯著幾天來沒有關過的手機,打開所有通訊管道,每天待到一兩點還睜著眼……

接著核能爆炸,然後餘震。我就告訴自己沒事的,沒事的,接二連三的禍端,他們更需要精神照顧自己,無暇分心……

又傳聞第二次爆炸,我……我不知道了。

開始的我是驚慌的,過程的我是緊張的,漸漸的我是情緒化的,現在……

我覺得我已經麻木了。

我想了很久,我真的已經找不到任何理由來支持我的精神,來開解我的心情,來哄我睡覺。

我一直讓自己遠離人群:不聊天、不打電話,下班回家就是一直開遊戲、看動畫、玩PS2,然後精疲力盡,最後睡去。

我並沒有哭,一方面是還不至於,一方面是我不敢。

不至於哭並不是因為他們不重要或我沒那麼在乎,而是連他們都振作地重振環境繼續生活,我在遙遠的南方有什麼資格宣洩情緒?

不敢是哭就代表默認了他們的處境是我最最最不想承認的。

而到了現在,我…… 我只是好想好好睡一下。

R也沉默了,半晌後輕輕地說:“我們有句話叫'吉人天相'……”

我只是想睡一下。

“親愛的……”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頹廢,不由笑出來,美色當前我居然在那裡萎靡不振,會遭雷劈的!所以就逗了R一會兒,下一會兒棋,然後回房繼續過那個麻痺腦袋的生活。

看著飯糰電視劇,C的演技從頭爛到尾,呵,我隨手關電視。

電腦又壞了、手機刮花了、跟弟吵架、娘喝令我不准一直呆在房間裡面(她總覺得我在房間內會偷看A片,拜託~)、頭髮又太長、喜兒染頭髮……

真是多災多難的生活。

昨天午餐的時候又被阿堅鄙視地說:“你一邊吃飯一邊看手機還要一邊看鋼煉?搞什麼?”

我看著他,不知道要怎麼開口。

所以就輕描淡寫地說:“我有朋友在日本……”然後千言萬語,不知道要怎麼說。

阿堅突然說:“啊,日本人以前引發大戰,南京屠殺、佔領馬來西亞攔街抓了女人小孩先姦後殺,甚至顛倒……現在就是報應。你這麼想就沒那麼難過了。”

我看著阿堅,和他手臂上如蔓藤攀爬的青筋,然後他眉心中間的痘(都幾歲了還長痘),不由脫口:“也是啦……”

要這麼說也是啦。

可是我……

聽他在那裡說,我就在那裡聽。不知為什麼,他的聲音聽起來突然變好聽了,聽他說著說著,日子也就這樣過去。

已經不想問你們在哪裡,有就有,沒有就沒有。

一直這樣擔心下去,先累壞的恐怕會是我自己。

腦筋的勞動比體力的勞動更加累人。

平安就好,不然的話,我其實也做好準備了。

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的日子,也不是第一次了(笑)





心得:我想喝酒,不多,四瓶就夠了。

3 Comments


這種時候, 真的除了捐錢震災以外, 只能乾著急...我能了解你的心情...也不知道該跟你說甚麼...

祈禱著生還者的安全, 也祈禱著不要再有更多的災害發生...


Hugs and hugs~> . <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