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有些人退而遠之對身體好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April 05, 2011 in
離開診所,手機上面顯示日期,我想了想,就繞道出發。

停了之後,我要推門,卻被人喝住:“嘿,你是誰?”

我轉身,那是個陌生臉孔,我這幾天又喉嚨痛/發炎不能說話,索性就劈裡啪啦打手語。那個人愣了一下,急忙叫道:“阿楚,阿楚,快過來!” 那個叫阿楚的少年從牆壁的另一邊過來,手上夾根香煙,菸絲還輕輕地飄。

飄死你最好……呃,不是。

“這個啞巴(我的媽呀)好像有事,我不會看手語。”

那個阿楚丟了香煙(你好歹給我踩熄它嘛!),就打起手語來,反而讓我愣住了。

人真的不能貌相,我一次次的體驗到這句話。

“你想幹什麼?”

“我想上去,我是這裡的熟客。”

“這裡除了學員之外,外人不能進去。況且我從沒有看過你。”

“我也沒看過你們兩個,我以前來的時候是可以自由出入的。”

“無論如何,你不能進去。你是想找什麼人嗎?”

這下難倒我了,我手語的水準非常中下,起碼我不會用手語表達名字(朱雀會,那個變態的女人……),我就拿筆在手心寫下喜兒名字,展給他們看。

“咦,啞巴會寫字?”

阿楚直接往他朋友肩膀推過去,喝道:“你說什麼傻話——”

我心中暗自點頭,孺子可教。

“——只是啞巴又不是殘廢,當然會寫字!”

……我完全無言了。

阿楚繼續打手語(這小子怎麼會這麼熟練?),“我知道阿喜,你在這裡等一等,我上去叫他,你叫什麼名字?”

哦哦哦,這個我學過,“我叫但以理。” 但以理這個手勢就像兩條鐵環穿來穿去十分好記。

兩分鐘,就听到嚓嚓嚓嚓聲,有兩個腳步聲下來。

“是你!你怎麼會來?我都說了你來了就推門進來就好。”

我看了那兩人一眼,一副“是他們擋住我”的眼神。喜兒說道:“上去再說。”

真是人不服老不行,走幾步階梯,渾身酸痛軟麻,感冒細菌有這麼強嗎?

“你渴不渴?”

我搖頭。

“吃過了沒?”

再搖頭。

“那你餓不餓?”

還是搖頭。

“那……”

再問下去我怕會被人誤會我吃了什麼搖頭丸,於是搖手,不不不不不不不,大丈夫。

喜兒究竟敏感,就察覺到了,“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喉嚨痛?”

我點頭。

“嗄……有沒有看醫生?”

再點頭。

“有沒有吃藥?”

我給他點頭。

“有沒有多喝水多睡覺?”

我給他超狠狠地點頭。

“喜兒,你不練習在裡面做什麼!” 有人從外室叫道。

“我在換衣服!就出去了!”

隨後又說:“今天有外面的老師來,所以我們都不得不專心。”

我掙扎一番終於開口,“那我還是走了。”

“不要!!!!”

我剎那隻覺得耳膜要爆掉。

“生病了就不要跑來跑去,你都來了,就在這裡好好休息!我去去就回。”

喜兒就換衣服。瘦子實在可怕,背後那條脊椎像一條巨型蜈蚣攀附在背上,要不是訓練就了有些肌肉,真的是慘不忍睹,像第三世界國的饑民。

“欸?” 他解開腰帶之後就停住。

“嗯?”

“拉鍊……解不開。”

最好是啦……

“真的,你看!” 他轉過身來用力拉扯,拉鍊就是卡在那裡。我這倒奇了,我只聽過拉鍊扣不起來,還有拉不開的?於是招手叫他過來,低頭去看。

原來是右邊的卡簧一次咬住兩格,所以拉鍊鐵頭歪一邊,這下是完蛋了。

“喜兒!還不出來!”

“來了啦!”

我伸手,喜兒就退後,“你——你要幹嗎?”

“……” 我還能幹嗎,難不成閹掉你?

我用鋼筆筆頭試著翹開拉鍊,然而只是弄髒拉鍊而已,喜兒又在那裡扭扭捏捏的,又怕一不小心用力過猛筆會彈出來刺到他大腿,所以我就用力地捉住他,就用手去拉;可是無論你怎麼用力,怎麼軟硬兼施,拉鍊就是死都不肯動。

所以我最討厭拉鍊,有筋頭褲就買筋頭的嘛,幹嗎老穿牛仔褲?

“你……你不要太用力……”

不用力能解開嗎白痴。

“等一下……但以理……等……”

我還真的是不敢用力,待會兒整個脫落就完了。

我湊近去看,用筆尖刺入那兩格里面,試著挑出來。

我試著去拉褲子,可是牛仔褲最出名就是沒有彈性,要強拉下來就卡住臀部拉不下來,我不由大怒,這小子,臀部那麼翹幹什麼?能當飯吃嗎!

喜兒的聲音一陣顫抖,“你……你……太靠近了……啦”

他推開我,我抬頭,他整張臉都紅了。

我這時才發現我一支手勾住他的腰,一支手拉他拉鍊,臉和褲子不到一個拳頭的距離。

而這時候,門口從外被推進來。

我側頭看,是那個手語很不錯的阿楚和他的朋友。

我看得到他們,他們自然看得到我。

即使我眼睛有85度近視,我還是能清楚地看見他們眼睛瞪大,下唇脫離上唇的樣子。

當你推開一道門,裡面一個半裸的男生雙手按著另一個男生的頭,上半身後傾地站在那裡,那坐著的男生用一支手勾著對方的腰,另一支手在褲子上,臉部和下身只相差一個拳頭……你會想什麼,我也不是不知道。

阿楚用力地把門關上。

當然我是不知道他們在外面會幹什麼,那與我無關,我還是繼續扣弄喜兒的拉鍊。

到最後還是解不開。

被人撞見之後恰巧就打開了,你以為是拍戲嗎?

門又被打開,這次是認識的人。

“噢,我的天……” 本暄說道,“你們兩個最好給我解釋一下。”

喜兒臉色都白了,“我們……我……我們……”

再讓他開口事情會變得更糟糕,於是我招手叫她過來,本暄急道:“我怎麼可以進去,喜兒沒有穿衣服!”

我大怒,破口喝道:“又不是沒穿內褲!給我進來!”

接著咳死我了,肺部好痛。

本暄走到那裡,我指著喜兒的褲襠,用力往下拉,本暄大叫一聲,急忙撇頭。

“交了男朋友就性情大變嗎?”

本暄叫道:“你說什麼!我……我怎麼知道你們兩個……”

喜兒終於肯說話,“我拉鍊卡住了,但以理幫我做啦,你不要誤會……”

本暄說道:“那你們要早說呀!他們在外面傳翻天了!”

“他們……他們傳什麼?”喜兒急了。

“傳……傳……”

我心中不由大怒,以前的她像個男生一樣有說有笑,大酒大肉的豪邁個性,現在遇到一件小事就扭扭捏捏,裝什麼少女矜持!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開口:“bj還是hj?”然後是一連串的咳嗽。

“但以理!”喜兒退後好大一步,甚至一隻手撐住桌子,我相信要是他年紀大一點,他會當場休克。

本暄則是嚇得不敢開口。

我站起來,真的是受夠了。於是我走近她,“我學過中國人一句話:耳聽未必實,眼見未必真。只要心有正氣,肯理智推算,把整件事情剪掉多餘的猜測和妄想,無論留下是多麼荒謬的情節,那卻是再真實不過的事實。”

接著又是一連串咳嗽。

本暄拍我背部,“好了,你別說話!我知道我誤會了,對不起嘛!剛聽到的多少都會嚇一跳是不是?”她又到門口,“大家先開始,我這邊有事處理一下。阿楚你們不要再亂說話了!”

回來,她手上拿一杯水,“喝一下潤喉。”

我接過,是7分熱的水,心中的怒意也平復下來,終究是女生,在照顧人的事上她們天生會被荷爾蒙催動做到百分之一百好。

喜兒已經穿上衣服,卻套不進褲子,本暄說道:“算了,我們都出去。”

出去之後所有人都在看著我們,還有三個大人,他們正在講道(?),仔細聽了,原來是新式跆拳道教導之類的事情。

我已經表明得很清楚,我對跆拳道是沒有知識、沒有心得、沒有興趣;而且我是外人,所以我就先離開;沒有人知道。

這件事只是一件普通的小事,可是裡面有很多的意思,所以我才想來提一提。

喧嚷。

這種操守最要不得。遇到什麼事就劈裡啪啦口無遮攔的四處傳播,於是那些不堪入耳的猜測、妄想、虛加就如毒瘡一樣蔓延開來,荼毒了許多人的思想,而且損人不利己。如果是笨蛋什麼的聽到了繼續傳播那就算了,可是在明白人眼中或者成熟的人看來,這樣的作為反而會給傳揚的那個人一個非常大的不信任感和糊塗性。

我並不以任何宗教信仰的出發點來解析這件事,不過在聖經裡也有這一種事情發生。

如果沒記錯的話,創世記第九章第十八節說道神用洪水滅了世界,唯獨諾亞方舟內的一家人存活,地干之後他們開始耕種,諾亞用收割的葡萄釀酒,一日喝醉了就在他的房間內,赤身裸體,他三個孩子其中之一名含,撞見父親如此情況,就出了房間向他的兩個兄弟訴說。兩兄弟閃和雅弗聽了不做一聲,取了衣裳,倒推著進入父親的房間,兩頭旁側以防看到了父親的樣子。

諾亞醒來之後知道這事,就說:“詛咒要歸給迦南的含,今生今世永作他兄弟低賤的奴役。”

後來又讚揚了他的長子閃和最小的孩子雅弗說:“願閃得神的祝福,願雅弗的領土擴大,並活在閃的帳篷下,而含要成為他們的僕役。”

後來事經調查,含的兒子古實往南遷移,成了黑人和依索披亞人的祖先,所以過了幾千年他的後代一直都在做低賤的僕役,至今還是。雅弗往西遷移,成了白人的祖先,所以現在世上掌權的是白人……

由此可見,喧嚷是一件何其受人唾棄的事。

做人千萬不能做到這種地步,很多事情,眼見未必真(電影),耳聽未必實(甜言蜜語),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加油添醋,嘰里呱啦,恨不得一鳴驚人加寵於身。

是,我們愛聽是非,愛聊八卦,可是聽了就止,聊了就算,卻不能盲目的散播,而且大肆宣揚,想被別人封作“爆料王”或深喉大師,又有什麼意義呢?自己樂在其中,在別人眼中卻是可笑的,無知的,活在自己世界的,可是別人提起來,圍繞在那個人的話題都是八卦、不信任、多嘴、沒禮貌。

何必呢?

所以清者自清,不得已之時不必解釋,不必開口,不必諸多計較。雖然我們做不到完全不受別人說的話影響,可是真正重要的而是自己的舉止行為和己身立場。

如婷儿來說(婷儿請別介意~),可能沒有遇到,不過世上許多人是期待在她和艾文的膚色上做許多的故事,四處喧播,然而那有什麼意義呢?難不成他們以為憑幾句話就能粉碎一段感情?如果真是如此,摧毀了又如何?能延後世界末日?能阻止日本災害?能讓我長高?

如T所說,一個所謂愛滋Y的新聞霸占了全香港頭條,人人恐慌,大家紛紛宣揚,他煩無所犯,索性幾個月不看報紙。

又不是打仗要靠謠言動搖軍心,還是有那麼多人就是不能禁口舌之欲,一定要口沫橫飛,延綿不絕。

就是因為有這種唯恐天下不亂的性格,葛達費就被聯合國攻擊。

那該死的老鷹國拍胸脯先投下兩枚炸彈,當米國和鐵塔國開始加入攻擊時,老鷹國又說:“噢我們不該干涉太多他國內政” 就拍拍屁股走人。

先宣揚他國的壞事的是他,惹事的是他,最後先走的又是他。

也給了我教訓,真是要睜大眼睛看清楚很多很多事。

有些人,退而遠之反而對我們的身體健康好。





心得:為C做心理輔導的代價,我確實收到了。 (侑子:學我?)

5 Comments


Daniel病還沒好?...多多保重唷...

嗯, 不會介意的, 早有心理準備, 而且對我來說沒影響, 愛上了就是愛上了, 如果當初顧慮那麼多, 我覺得我現在會後悔的呢...

男生也不要太高啦~像現在看E的時侯都得站得比較遠, 要不看久了脖子會痠~> w <~


果然是小病會變大病的體質……稀有品種(?)

話說代價是什麼?簽名照ㄏ一ㄡˋ?


@婷儿:最後一句……嫉妒死我了啦!!!(大哭)
不過還是祝你們繼續努力,因為說實話​​你別氣,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鐵女:說真的我不稀罕C的簽名照,我得過更多的……是無名的唱片啦


Daniel不哭不哭~抱個~


害我想了半天什麼叫無名的唱片,原來是no name= =
不紅喲~


-Tiffany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