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gu Jong Keat

嚴格上來說,我已經兩天沒有睡覺,打盹10分鐘不算。

那是因為上個星期是這個州的第十屆州選舉期間,十三個縣市都很忙。

因為這次的競選最為激烈,也最為戲劇性,也最引發爭議,血也流得最多的一次(自己讀

省略過程,後來,舅舅成了州議員,也成了某市市長。

在電視還沒公佈結果之前,阿姨就打電話來了,“MM舅舅當選了。

我從繩床上跳下來(這句是騙人的),……所以他是?

市長,也是州議員。

……恭喜,成績確定了嗎?

差距相當大。

“self declare then?
(不知道怎麼翻譯成中文)

“will keep you posted
(如上)。

我想了想,我還是過去那裡好了,車鑰匙在哪裡?

你確定你能握方向盤嗎?

我看了看手,大概吧……”

別,我還是叫黨員去載你好了,車牌2010,名字叫吳忠傑。

我整個人醒了,吳忠傑?

他是黨員?!

哇,我耳朵快破了,你認識他?

當然!他是玉嫻表妹的男朋友!我部落格里還提過他!

輪到阿姨呆住,我怎麼不知道她有男朋友?

“……
請不要叫我爆料王。

十五分鐘後,我看到吳忠傑了。

嘿,表哥!

我不禁窒了一窒,不禁伸手阻止他。

怎麼了?

你是吳忠傑?

表哥你不記得我?

……長高了。多高?

“180
,還好啦。

太好了,我從來沒喜歡過他,現在多添一個有力的原因更不喜歡他。

可是……

你應該中學畢業了吧。

哈哈哈,表哥你真會開玩笑,我大學一年級了。表哥,我們進車聊,大家在等著。

坐進車子裡,我聞到HUGO BOSS的香水。

你在美國念大學?

表哥你怎麼知道?

看你卷牛仔褲的方式就知道了。

吳忠傑一副得了吧你的表情,笑道:好吧。

在這裡沒有人會穿V button front的長袖汗衫。會融化的。而且,你裡面沒多配一件衣服。你上健身房的成績很傑出。

並不完全是,我其實沒加入健身房,我是打拳擊和很多戶外運動。

身材很好。

謝謝。

如果可以接納我的意見,下次別這麼穿。裡面至少配背心或襯衫,你胸膛這樣露一半……太誘惑了。

我其實有這麼想過,可是你知道,今晚太熱了。哈哈哈。

我看著他握鍵盤的手,三根青筋鮮明,有的人喜歡,有的人不。

什麼學校?

哥倫比亞大學,主修土木工程,副修心理學。

曼哈頓!

有錢人!也是,他老爸有一間建築事務所,當然讀土木工程。

那表哥你呢,說真的這麼久以來我不知道你的背景。

背景?哦,我是丐幫幫主,你要看我的打狗棒法嗎?背景咧。

車子經過一間涮涮鍋店,我隨口說:我主修食品與烹飪管理,副修……日文。非常好,連我都相信我自己編的謊言了。

有那種科嗎?

我會騙你嗎?你怎麼副修心理學?

我很有興趣。

哥倫比亞應該是年頭開學,你讀了四個月,目前如何?

還不錯,都跟得上,只是心理學比我想像中的要麻煩多了。第一,有太多特殊名次要背,第二,我們一定要選派系,第三,如果你跟教授的派係不同會被整死,第四,論文題目太多有可能想寫的都被人寫過了,第五,我們要讀別人的論文。

哦,那只是開頭。

紅燈了。我問道:哪裡的論文?

一面是美國的,另一面是英國劍橋和牛津大學。

我看著他(或者他的衣服),……橋?

是呀,我也沒想過會讀到其他國家的論文,尤其是美國人標榜什麼都是我最好的情況下,可是劍橋真的非常精彩。

例如?

我讀的都是近十年的公開論文(有些不是公開的),不過很少有單人提名,多數都是雙​​人。而且有一組出現得非常多。

他轉過頭,用那個迷死人不償命的超陽光笑容說道:多數是一個學生寫的,附議的是教授。你說奇怪不奇怪,向來都是教授寫,學生附議/從旁協助。而且巧的是,那個學生也叫但以理。

我看著他,微笑。

你認為如何?

基本上我也想以他的立場為我的學習榜樣。你知道,他們的題目都非常奇怪。如什麼反抗催眠學理論、催眠的立場與定義與演繹法、行動學辯論和腦神經反射學……非常深奧。

我看著他,微笑。

深奧?

對呀,本來新生是不能讀的,可是我真的很有興趣,他們最後一片的論文是'提問定義演繹論'意思大概是以非常簡單的提問就能極度深入理解或搜取成倍的資訊。也就是說,如果你問了幾個問題,就能知道對方的來歷、背景、身份,可是你所問的題目卻完全和這些沒有關係!例如你喜歡紅色還是藍色,然後就知道對方是左撇子還是右撇子。厲害吧。

非常……特別。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之後他們兩個就沒有繼續合作寫論文,他的名字好像是愛德華…………”

愛德華瓦特教授。綠燈了。

沒錯!等等,你怎麼知道?

車子經過市中心,我看到市立圖書館。 噢,我有些念心理學的同學,看過一些。

原來如此。表哥(我不是你表哥!)……你怎麼一直盯著我看?

我沒想到你有這麼多的改變。外觀、內在。你女朋友肯定很欣賞你,你現在超像明星。

謝謝你的讚美,不過我沒有女朋友,玉嫻也和我分手了。

我呆了一呆,不好意思。

不會,我們華人有句話叫青山依舊在,幾度夕陽紅。什麼樣的情況就會有什麼樣的環境。人總不能過於留戀過去,也不必修葺過往,而是要向前看。

說真的,因為這番話,我喜歡上他了,這個人可以做朋友。

路上塞車,明明市議院就在前面,可是密密麻麻的車輛塞在那裡,基本上看不到路面。正好,時間正是我所要的。

沒有過往,會有未來嗎?

當然不會,我們是以過往的經歷建築前途的路程。可是若太眷戀過去,就沒有新朋友、新取向、新作風。那就會變多愁善感且一事無成,不肯承認現實,哇,聽起來就可怕。

一股腦地向前衝,把一切丟背後,不怕頭破血流嗎?

“well,
……總不能太小心翼翼,機會不等人的。

如果妥善管理現在,以雄厚的穩紮背景向上爭取,不是更容易嗎?穩固的根基是一切的根本。

經費只有那麼多,浪費太多在完美化根基之後,就沒有足夠的材料建上去了。

所以你是指完成根基就可以蓋樓了?

不,根基是重要的,只是如果已經做到最好就不必再完美化。

什麼叫做到最好?最好的定義是什麼?

就是已經盡力,就如中學最後一年參加跳水比賽,如果得了第五名,那就算了。總得收拾心情準備別的,而不是更加努力不顧一切地投入更多環境裡硬要得到跳水第一的稱號。這就叫最好,或者說……”

人,要有自知之明。

沒錯。我說表哥,你應該不只是偶然看過那些論文,因為基本上這個定義我是從論文裡面學到的。

是嗎?我怎麼不記得我有…………讀過。你不是土木工程嗎,怎麼對心理學反而有更多興趣?本末倒置了吧。

他一邊小心翼翼駛入車龍中,一邊說道:沒辦法,土木工程比較簡單,心理學比較複雜,而我是喜歡挑戰的人。

那還土木工程?

沒辦法,總要繼承父業。況且心理學太​​廣泛,我並不認為我有辦法得到一個學位畢業。當興趣吧。

凡事都跟心理學和數學有關。基本上,這兩件本該是必須課目。

他突然皺眉,深思般道:我好像在哪裡讀過這句話……”

他駕車技術非常好,又加分,我實在沒想到有一天我居然會正面評估他。

可是今晚,在野黨贏了執政黨,所以基本上什麼事都會發生了。

“MM
,這裡!阿姨揮手。我不禁有點不想回應,可以不要大庭廣眾這樣叫喚我嗎?我還是有臉皮的呀!

舅舅呢?

在裡面簽署過名,來,這是千人布條,來簽名。

我拿過筆,在舅舅照片的臉旁邊簽下去(我就是故意的XD),吳忠傑這時過來,說道:哇,怎麼像全城的人都出來了?接著他突然啊的一聲,一把拉開我。

我被他嚇了一跳,而且還撞到了人。

你幹什麼!

他指著簽名:論文上面有這個簽名!

接著他看到我手上的筆。

用膝蓋都能知道他腦袋裡面在想什麼。

“吳忠傑,我認為有些話你該聽一聽。”

他整張臉都沉下來,“在你把我當白痴一般玩弄欺騙了之後?你希望我接受那句聽起來像'請聽我解釋'的句子?”

“我並沒有把你當白痴,我……”

他有點咄咄逼人地趨近,一副美國人的樣子:“你只是覺得跟外交一樣說了幾句話之後大家以後都不見面所以沒有必要說明真相,你覺得把許多故事留給自己就好?”

我瞪他。

他又用美國人的方式攤手,說道:“你知道嗎,沒關係,我跟你也沒有什麼交情,大家都是陌生人,你有你對待陌生人的方式,我沒必要批評。我只是覺得有點受傷,我是真誠對待你,你卻防我像小人。
我的工作只是接你來這裡,我完成了。祝你有個美好的夜晚,再見。

我突然覺得我真的是一個壞人。或者是因為身邊的所有人都和我相仿,都有許多故事所以我們的相處方式相同;習慣成自然,不自覺地變成會傷害人的一種模式。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會毫不猶豫走人,有什麼了不起?

沒想到一個簽名暴露了這麼多事。

可是總不好在這樣一個皆大歡喜的夜晚讓他如此委屈,所以我拉住他,“對不起,請等​​一等。”

“我給你一分鐘。”

我看著他,“我十分抱歉,我一開始對你的印象真的很不好,我對有錢人的印像都很不好,有機會的話我會告訴你為什麼。可是剛才我對你改觀,想和你做朋友,所以我願意告訴你一些故事。你明天有沒有活動?”

“那又關你什麼事?”

我忍下來,“吳忠傑,我在客氣地說話,請和我一樣。”

他也察覺自己有些激烈,所以面色稍緩,“我明天有空。”

“因為今晚你要和我促膝長談直到天明。我保證你會改觀。可是現在先把事​​情擱一旁好不好?看在我舅舅成為市長的份上?”

吳忠傑嘆氣:“你很擅長吊人胃口嗎?你知道我不可能拒絕這種引誘。”

“Truce?”

“Truce”






心得:把朋友生日搞錯的感覺最糟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