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90歲了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July 28, 2011 in
23號那天回去幫外婆慶生,她今年90。

我聽到的時候突然一陣耳鳴,“幾歲?”,“90”,“1921?!”,“對”

娘沒聽出來我語氣中的震撼,九十歲!

第二次世界大戰停在1945!那就代表她的成長期和二戰同時發生!我差點脫口:“那不是被日本人統治過?”娘一邊收拾行李,一邊回答:“問你舅舅,有日本年輕人來這里居留時寫情書給她呢。”

太海角七號了吧!

到達那裡,一定要先打招呼,我走進去的時候,外婆掙扎地要起來,娘就把她壓下來,“亂動什麼,你還沒吃藥!”

我被這句話提醒了,外婆已經不是很能走動,他必須要撐著四角架,並且還要有人扶著才能撐著它行走,缺一不可。可是九十歲了,說難聽一點,眼睛還能睜開真的已經需要感恩。

“但以理”,“外婆。” 聽到這句話她就笑了,說:“你長高了!” 老的最大一個表現就是下巴不是很能移動了,所以說話都含糊不清像嘴裡塞滿東西似的;我平時聽已經有些吃力了,還被人嘲笑過,何況是老人家?所以我只能聽幾個重要的詞彙然後自己拼湊出大概的句子,剩下一半就像身邊的大人使眼色詢問。

或者看她的手指、眼神、眉毛、嘴角、鼻頭來探測她的思緒和接下來的行為……可是每次要這麼做都覺得很對不起。使用那種技能的對象決不會是家人,有種齷齪下流的感受,所以我每次都告訴身邊的人“別以為你不說我就會知道,是,我知道我當然能知道,甚至知道得比你父母知道得更多,可是我不想。”一直說一直說,然而不是所有人都領教,唉

“我聽你媽上次說,你有一個日本人女朋友。”

我不由得揚眉,呃……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好,所以只好用肢體語言回答。我用力捏她的手,“外婆你吃了沒?” 可是外婆突然說:“日本人殺人不眨眼,畜牲!不可以跟她在一起!”

你絕沒辦法更改一個經歷過世界大戰及被日本人統治過的居民對待日本人的看法,這比牙齒更根深蒂固,一輩子拔不掉了。

“好,我聽你的,外婆。”

外婆突然指著我:“不要說一套做一套,日本人雖然有禮貌,可是不代表客氣;在你面前熟悉又笑瞇瞇,什麼時候背叛你都不知道。”

那時,我真的相信了,生物到了一個年紀會成精,看透世上一切,彷彿什麼都知道,有時候還能說預言。起碼這句話是深刻的準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答應你,不會再跟她做朋友。”

外婆很滿意地把頭轉回去,不到幾秒又轉頭:“你怎麼長這麼高?”

“外婆,我這輩子不會長高了啦,哈哈哈。”

冷不防我突然被她打一巴掌,雖然沒有力道,可是我也愣住。

“男生二十一歲才不會長高,現在是暑假,你還有兩三年!”

那請問我到底在你心目中幾歲?

不過怎麼能跟老人爭論呢,我只是拍拍她的手,接著就看到我舅舅。我站起來,呵,七兄弟姐妹裡面腦袋排名第四,成就卻是目前最高的舅舅。 “舅舅。”,“嗯”,“你好”,“嗯”

……算了

我走出房間,幾個兄弟姐妹進去聊天,我在客廳,想埋進沙發里,突然聽到有人輕咳一聲,我抬頭,又整個人拔起來:“舅舅。”,“嗯,能說話嗎? ” 你都說了我怎麼能不答應呢,我做個手勢讓他坐下,他坐下了,開口的話卻差點讓我昏過去。

“你今年幾歲了?”

就這個嗎? !別人看到你那個表情還以為是要交待遺言!

“[年紀],有什麼嗎?”

“聽說你想親自準備我母親九十歲的生日蛋糕。”

我真的差一點拿起小筆電砸過去。

“是,沒錯。我已經做三年了。”

“為什麼不出去購買?”

“不冒犯,你對我的蛋糕有意見嗎?”

“不冒犯,我覺得你做的蛋糕偏甜,我母親已經九十歲,我不想她吃到任何不益於健康的食物。”

我聽了,不由得笑起來,“舅舅,蛋糕本來就是甜的。而且三年來……”

“我母親已經九十歲,我希望你照著食譜上的量減少該有的劑量。”

“我準備任何的食物都不靠食譜,而且我做的蛋糕目前沒有任何人批評過,不過我會尊重你的主意,將糖分減少。”

“那我還需要你寫出食譜。”

“我沒有食譜。”

他臉上連一個虛偽的笑容都沒有,“那就寫出一個。”

“我一切都靠直覺,我寫不出來。”

“你總得準備,就把你準備的寫下來。”

我站起來,“舅舅,說真的,其實外婆不會吃到蛋糕,所以甜或不甜沒有關係。”

舅舅也站起來,“那不在我們的談論範圍之內,十五分鐘後我等你的食譜。” 說完他就走回去外婆的房間。

現在的新加坡人都這樣嗎? !是我媽和阿姨中學畢業就出去工作供你讀書,你知不知感恩!又沒聰明到哪裡去!拿區區三個獎學金也敢一副天人的樣子,羞不羞!

不過話是這麼說,究竟是長輩,所以我還是坐下來慢慢寫。才剛要寫,另一個舅舅回來了,我馬上站起來,“市長!” 舅舅一過來直接給我一個小巴掌,“男生油嘴滑舌,不像話。”我拉椅子坐下,“市長請坐” ,“你在幹什麼?”,“我在寫蛋糕食譜給二舅。”三舅一怔,“你寫食譜給他幹什麼?” 我就笑著把故事說給他聽,說著說著突然呆了一下,如果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其實這是一個孝順的行為,只是表達方式錯誤了一點。

“什麼!”市長/三舅突然暴喝一聲,“那是什麼狗屁話!甜甜甜幾年來他可從沒少吃一口,我跟他說去。” 我急忙伸手拉他,“舅舅,不就是蛋糕,沒什麼的,現在講求健康……”,“健康個頭!要健康就不吃蛋糕,而且一年一次難不成會吃到高血壓去!蛋糕不甜要我怎麼吃!”

我總覺得這段話的重點好像在最……算了

“你儘管做,看他吃不吃。”

市長兼州議員和sony亞洲區副總,我要聽哪一個才好?

……聽媽媽的話。

“媽~” 我就說了這樣,娘瞪我一眼:“這種蠢問題也問得出來?”,“對不起皇后娘娘,草民愚昧得很,請下旨(?)”,“你一個舅舅不喜歡鮮奶油,一個喜歡,那你蛋糕減少甜度,把鮮奶油弄甜就好了,反正他會自己把鮮奶油刮掉。”

事情就這麼解決了,我想了快兩個小時的事情,別人用一句話結束它。

娘我討厭你啦(大哭)

後來還是做了,九十歲的母親/外婆,多少人有機會擁有呢,二舅要這麼挑剔也是理所當然,總之大家開心快樂就好。

每次都很感慨,一年沒多少機會回去看她,而還會不會有下一次,我們也不知道。

日子一天一天過,時間也一點一點在流失。

不過別想那麼多好了,人生還有更多的選擇。

外婆生日快樂!








ps: next time, we order cake ^.<~*

5 Comments


真的很難得...讓我想到我的曾祖母與祖母...(>.<)...


那我的蛋糕咧?
你還欠我一個生日禮物


-Tiffany


@婷儿:她們還健在嗎?

@鐵女:歹勢!我忘了Orz
我真的完全給他忘記,你知道,我天天遊走在傷心難過跨海思念公司麻煩等等等等事例XD
你要不要結婚了,我送戒指給你當生日禮物XDDDDDDD


爸爸那邊的都不在了,只有阿公, 媽媽那邊阿嬤與阿公都還健在..


我那也差不多,爸爸那邊的公公我從小沒看過,婆婆在小學就去世了
外公六年前去世,現在只剩這個了~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