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蔡文豪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October 12, 2011 in
我放假了,而當我在申請放假的時候,赫然發現我上次放假就是半年前的台灣之旅。

半年了啊啊啊啊……難怪心裡都有點不平衡了

常常欺負查爾斯這樣(查爾斯你知道我其實是愛你的好嗎?不過你年終獎金就算了……)

最近感冒才好,所以我媽嚴禁我一個人駕車來,所以我只好搭了長途巴士上來阿姨這裡玩。我坐了四個小時的車,四個小時!在飛機上的話已經抵達桃園機場了啊!什麼世界!

在巴士上我看了兩次Fast and Furious 4,一部我完全不可能會接觸的電影。我也已經很久不看電影了,不知道為什麼已經失去了看電影的胃口,總覺得好像千篇一律,你知道的,美好—>誤會—>厄運—>掙扎—>完美結局。已經沒有什麼能令我有期待的心情。我上次看的電影是雷神阿索,而且那還是我一邊跑步一邊嫌無聊才看的。

我下載了哈利伯特最後一部和變身車(別亂翻譯= =)兩部。哈利伯特只看到她們騎著一條龍從精靈銀行飛出來在路上脫衣服的那段,看到了大牛(我都是這麼叫他,反正他也習慣了)那個不可能是小學生的身段和榮恩衛斯里那個很有親切感的小胖身材,我就關掉了。

變形金剛也是。我看到了某段一台飛機飛在紐約的路上然後變人,然後男女主角吵架,我就關掉了。

可是這四個小時,卻把我看電影的胃口彷彿拉回來了。

我已經很久沒有全神貫注的看電影了,fast and furious 4很多部分都讓我情不自禁哇哇叫:一瞬間衝過爆炸的油箱,高科技的改造車子技術,美女(跳過這個部分),在路上疾速奔騰,我整個精神都來了。

看來回去之後我要去買那種5in1的盜版光碟,一次性地把fast and furious 1看到5好了。

我居然不會嫌車子在那裡狂噴藍火(太誇張了= =),還有一堆剎車轉彎的嘰嘰聲,反而看得津津有味。

我想我是越活越過去。

我變笨了(Nooooooooo!)

在巴士上我也認識了一個陌生人。他名字叫蔡文豪,有個英文名叫派崔。除了我之外,巴士上所有的女生都在註意他。他精瘦,輪廓分明,眉毛很好看。那都不是重點。

而是當他把行李放在頭頂上的行李艙時,有東西跑進他眼睛,他就在大家面前掀起衣角來擦眼睛。

我們都看到了他的腹部。

我倒抽一口氣。

坐在我前面的幾個女生口水都快噴出來了。

那無非是超越哈根黛紫等級的冰淇淋。

他還在處理眼睛的時候,車子開動了,物理問題他整個人腳步不穩,差點跌倒在後面那兩個印度女生的身上,他急忙伸手抓住椅子頭,可是腳步蹌踉,還是往旁邊撲。

一支手撐住他,“小心。站穩了。”

“哦謝謝。” 他終於站穩了,眼睛有點紅,他小抱怨:“還沒等我坐下就開車,什麼服務。”

“你身在第三世界國呢。”

“也是啦。我叫派崔,你呢?”

“我?我叫韋恩,你好。”

“韋恩?我有個朋友也叫韋恩。”

我也有個朋友叫韋恩(笑)

然而究竟是陌生人,只是說了幾句就停了。我們就繼續看電影。

到了休息站的時候,我們下車,我買了包子,不知為什麼,突然想起了一個很愛吃包子的人。

突然有人靠近,“這瓶給你。”

我回頭看,“怎麼……”

“我想要謝謝你,沒有你我就真的出洋相了。礦泉水?還是你要汽水?”

“我不是很常喝汽水。謝謝。”

“我也不喝汽水,我沒喝過甜的飲料。”

我看了他一眼,“你大概也不吃很多東西吧。”

“面啊,動物皮,燒烤的我都不吃。”

我問:“那奶油,果醬呢?”

派崔一副聽到三聚氰胺還是俄苯乙烯的樣子:“媽呀,我連盒子都沒摸過。”

我聽了都呆住,奶油我也不吃,可是果醬或多或少會碰一些吧……

“難怪你身材這麼好,看得我都自卑起來了。”

他說:“什麼?”

“哦,就你剛才擦眼睛的時候,我看到了八塊肌,完整的八塊肌,害我自卑了。哈哈哈。”

“哦這個,” 他拍了一下自己的腹部,發出沉悶的聲音,像拍砧板似的。

“那個……我能……試試看嗎?”

他一副單純的模樣,笑道:“當然可以。” 我毫不猶豫的一拳打下去,真的像打在砧板上。

一瞬間所有人都輸了:布萊恩、查爾斯、C、E、R……

沒想到他突然後退,吐出一口氣。我大驚:“怎麼了?” 他摸著肚子:“你手勁很大耶,看不出來。”

我聳肩,能說什麼呢?謝謝你黑帶(?)

後來又繼續行程,他問:“你是本地人?” 我想了想,這真是一個好問題。 “算吧。” 他看著我,“算……吧?” 一邊問一邊擰開礦泉水蓋,然後仰頭喝水。

我看到了他的喝水手勢,不小心脫口而出:“你才分手?”

他咳​​的一聲,被水嗆到了,牛仔褲和衣服都濕了。有幾個女生側頭看他。

到了那時我才看到他另一種眼神,那是一種心情瞬間不好的眼神,我恨不得打自己嘴巴。

“你說什麼?”

“對不起,我……”

“你怎麼知道我分手?”

我支支吾吾,千言萬語不知道怎麼開始,你有三天兩夜嗎,我慢慢解釋。

“從你握瓶子與喝水方式看出來的。”

“屁啦!” 他一臉“你把我當三歲小孩”的表情看我,心情非常不爽。

我想了想,說道:“是真的,我是嗯……念心理學的。” 他看我一眼,“心理學是看心理的,不是什麼握瓶子什麼什麼喝水方式。” 他總覺得我在騙他。

“還是讓你看看實例好了。” 我拿出硬幣,“你藏在手裡,然後我猜,十次。”

左右左左左左右右左右。

“[兒童不宜],你怎麼可能知道!”

“你的握法,表情,眼神告訴我的。所以其實,我說的是真的,我沒有要冒犯你的意思,真的。對不起。”

“沒什麼,我只是……唉呀,沒事沒事。算了。”

“如果願意,你其實可以跟我說。”

“還是不要了,我們究竟才認識。”

我搖手,“沒關係,沒關係,我只是職業病,不好意思。不吵你了。” 他尷尬的笑一下,就繼續看電影,那時候Paul Walker跟某個女生在廚房激吻……

“他跟我最好的朋友在一起,跟我一起長大的朋友。”

他突然說了。

我看著他,微笑:“我知道那個感受。”

“你女朋友也跟你朋友在一起?”

“不,更糟。” 我很久沒笑得這麼燦爛了。

“怎樣還能更糟?還有什麼比這個更糟?” 他有點自暴自棄的口吻問。

我想了想,始終沒告訴他。有些事情,你說了,別人不一定會相信。而且有的人聽了,他們也不懂得大聲把事情說出來的背後所花費的努力和勇氣和逃避有多少。

那還說來幹什麼呢,戴上面具就好了嘛,哈哈哈。

我說:“也是啦,你的情況比較糟。”

“當然!你看你還笑得出來,我連心情好都沒辦法了,還笑咧。”

我只是笑。

他站起來,從包包裡掏了一件衣服,說:“我要在這裡換,你不介意吧。”

當然不,我在笑嘛,怎麼會介意呢(笑)

他換了衣服,看著我:“你好像……有點心情不好?”

“沒有啊,你沒看到我臉上笑容嗎?你錯覺。”

他看了一下,“也有道理,算我錯了。” 我們又繼續看電影,就沒在說什麼了,他一直盯著賽車、美女在那裡笑。

我突然問一句:“你是文科生還是理科生?”

“文科。”

“所以你沒念生物物理化學純數?”

“念那麼多書幹嗎?我數學最高才考65分。”

那瞬間我笑了,笑得更燦爛。

我的驗證又多了一個。

身材好的人讀書都不好,讀書好的人身材都不好;非常奇怪,好幾個都是這樣。讀書好的都是出了社會之後才開始慢慢去鍛煉出來,終究沒有雙贏的局面。

連T也是這樣。身材好到像羅馬石雕,可是永遠記不住世界第一大戰後蘇聯分裂出來的國家有幾個,哈哈。

下了車,他說:“可以要你的電話嗎?有空可以出來跑步還是游泳什麼呢。”

我不禁大笑。

不是出來喝茶嗎?人生第一次聽到這句話呢,真是無奇不有。

我給了他電話,不過也只有這樣。

我不是好人,也不是聖賢,所以我也看不起人。

最看不起的就是四肢發達,不會讀書的人。

虧你名字還叫文豪呢(笑)






心得:我是大牛,一頭大本牛。數學最低拿98.5

1 Comments


還說你不會瞧不起人!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