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Comment allez-vous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October 08, 2012
我聼了真的很感慨,不勝唏噓。

一個法裔顧客,叫寇瑟·多米尼克·爵列,突然淡淡地說:「我覺得我不會住在這裡了。」我聼了整個呆住,馬上拉住他,「爲什麽!」

心裏的震驚讓我都忘記禮儀了。

寇瑟是個法國人,法國人不會跟人訴苦啊!

他眼珠轉了轉,仿佛在想要怎麽措辭,我直接用法文:「你忘了我會法文,快說。」心裏不知道爲何發急,好像畢業典禮大家要各分東西的那種離別感。

他坐下,撓著紅棕轉白的頭髮,説道:「這是個不好的地方。」

我聼了就沉默,看了左右,打開櫃子,拿出玻璃杯,倒一點威士忌,再加一片檸檬跟冰塊。寇瑟馬上搖手,「不不不,我生病,不能喝酒。」 我看著他:「只要你不需動手術,喝酒無大礙,而且,這種話題,你叫我不喝酒?!」

寇瑟感動了,法國人是很血性很真性情的,直來直往,敢愛敢恨。他走了,我真的失去一個好朋友。

他喝一口,説道:「我當初來,就是爲了養老的。這裡很平靜,很清閒。」我點頭,是,我也是這麽想。

「可是現在,社會變了。吵死了。」寇瑟比手划腳,「工廠越來越多,越來越多人進來,尤其是日本人。」我一直點頭,豐田、本田,這些做車的車廠都來了,製造業一直進來。這個地方正在發展,正在進步,會慢慢變成一個城市而不是小鎮。可是對我們來說,真的,越來越多人了,越來越多車,越來越多日本人,越來越不平靜了。

這就是發展的副作用,首先犧牲的就是寧靜。

「還有物質。這邊東西是越來越貴了。我以前在這裡,一只雞不過這個價錢,現在變成這個價錢。比法國還貴!這裡是養殖業爲生的地區,怎麽反而比大城市貴?」

我默然。

「還有,就是醫療。」我聼了,心裏都黯淡了。寇瑟說道:「這裡看醫生要錢,法國到了我們這個年紀已經不需要了。一個月可以補貼5000歐元。而且這裡的醫生真的水準低落。英文又差,每次要看什麽病,就是壓舌頭,然後量血壓。我,我自己也可以做醫生了。」

我不得不點頭。

是,的確如此,這一邊的醫療水準和資質簡直差到令人作嘔。所以我一直伸張,年輕可以住郊區,老了一定要住大城市。而不是年輕住大城市年老歸隱山林的這個錯誤念頭,會死人的呀!!

寇瑟喝完,我又替他傾滿一杯,什麽都不說。

我向來是聆聽多於傾訴,大家都喜歡說,我反而喜歡聼。

可能有酒精幫助他傾訴吧,寇瑟突然說:「那些是外在因素,還有内在因素。」

我真的覺得這不是真的,試想想,你這輩子會有多少法國人跟你訴苦?還是這麽活生生血淋淋的原因和這麽真實的人生故事。

「我岳母(他們是原住民)和我們相處越來越多摩擦。」 我聼了之後很奇怪,向來只有婆媳問題,原來還有岳母女婿問題?寇瑟又說:「而且,他們全家,和這裡很多人都有一個大錯誤的錯誤。」我看著他,拍拍手:「怎麽了?」

「他們以爲我們白人都是有錢人,所以需索無度,住我們吃我們;成天只想著假期時去獵山豬。二十幾歲人不務正業,煙酒全來。我可是退休人士,積蓄都已經在這裡了。我孩子才準備上小學,我不養自己的孩子,還養他們這些好手好腳的成年人不成?」

突然,他發現自己突兀了,於是道歉。我拉住他的手,不住的拍,心裏實在難過。

太……現實了。

「自然,我若是接一些freelance的工作來做,也可以有可觀收入,可是我是來這裡養老退休,要嘛也是爲了自己的家庭。這樣的情況令我不明白,怎麽我的錢財與他們有關了?」

結婚本來就不是兩個人的事,我很想這麽告訴他,可是我有什麽資格說呢?

「若是他們有困難,我們幫忙周濟還可以,現在簡直是賴著要你的錢,我們不住吞忍。這些事就像一滴滴的水,一開始沒事,可是——」

我幫他接下去:「可是久了水滴石也會穿,而這一天已經來了。」

寇瑟沒說什麽,只是喝酒。

我再添加,他只是說:「所以,我要回去了。不僅我,連我妻子都說要回去。」

我訝異的看著他。

「莎拉和我結婚時,也曾說過要回來,因爲父母都健在。我若是當初不答應,兩夫妻之間會有疙瘩,現在我們回來了,經歷了,清楚了,她自己也覺得不能再這麽下去,所以也說要回去。這樣,我們一開始同心同德,會去也合心合意,這樣才美。」

你看!這就是歐洲男人們的好!你們這些沒眼光的混蛋不知道自己損失了什麽!(冷靜……

最後,我問:「不後悔?」

寇瑟搖頭,非常篤定。

我撓頭問:「可是你在那裏的房子、土地、工作什麽都沒了,回去等於從頭開始。」

寇瑟說道:「我兄弟還有一棟小房子,雖然離市區遠,總好過這裡。那究竟是我的家。」一頓,他突然問:「你呢,你隻身在外,難道沒有想過家?」

我一呆。我?

「不覺得雖然地熟路熟人熟語言熟有房子有車,可是宛如總有什麽,是一種不可言喻的感受,你會覺得無論如何,你永不會屬於這裡;這裡也仿佛不會屬於你。」

我……

「最大的證明,就是當人家問你是什麽國人,你就算在這裡居住、工作,你還是會毫不猶豫說出自己國家的名字,不是這裡。」

我……

「在一個轉角,你可能在那裏和誰怎麽樣過,你的回憶在那裏,你的往事在那裏;無論如何更改,那裏永是一個你曾經經歷某件事情的地方;若干年,不能磨滅。」

我……

寇瑟訝然:「看來我們仿佛要交換身份呢,你才是那個找不到家的人。」

「我幫你準備轉賬手續……」

「小朋友,你在轉移話題。」

「請在這裡簽名,這裡和這裡。歐元的匯率是這樣……」

寇瑟仿佛感受到了什麽,不再追問,乖乖簽名。

我最後跟他擁抱,「永別了,寇瑟。」

「不會,你可以到法國來看我。你也可以在非死不可上與我聯絡。」

是,但是,若干時候,連聯絡的必要都沒有了。我們的交際斷在這裡,就算互通往來,也是一直在提論在這段日子之前的事情,之後的事,你走你的,我過我的。我有什麽你已經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麽我也猜想不出……漸漸漸漸話不投機,然後就失去聯絡。

我微笑。

我有沒有告訴你我很會微笑。

「願你一切安康,到了法國留一個消息給我。」

「我會的。」寇瑟拿起一切所需要的資料去櫃檯處理賬戶。

我很想對你說,寇瑟,中文有一句話很有意思,叫人一走茶就涼。當然不是你一走馬上熱茶就會變冰冷,可是情景味道卻是真的。再好喝的茶沒有一個人可以一起欣賞終究是自己喝著無聊,一首好聽的歌自己一個人聼也會有停下來的時候。

小時候有一種冰棍,裝在塑膠袋子裏,冰凍了之後,上下扭轉,中間略凹的地方會折斷,你一半我一半,儘管只是糖水,也可以吃得很有滋味。

人一走茶就涼了。

信焉。





心得:以後就聼不到有人在踏入銀行大廳的門口時就攤開雙手朝你走來説:叩門塔獵卜!了……

7 Comments


我...到底屬於哪?

好想家...


回家吧~(招手


什麽是Comment allez-vous


Comment = How
Allez-vous = Go You
In simpler words, "How are you" in French


不止阿丹,連Ting Ting都會法文!


當然~
人家是氣質美女(叉腰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