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感情世界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aturday, October 04, 2008 in
最近有人面對面同我告白了,還是男的。 (開頭轟動吧)

一向很佩服那種能不顧他人眼光行動的人,在如今這種狗咬狗,不哭反笑的世界中,依然有人這麼盲目地直來直往,真恐怖可是?

事情發生得很奇怪,他(稱他作阿勞)是某進出口公司的快遞小子,英文稱office boy,屬下下階層勞工階級,非華裔,今年只有21歲,英文程度同新加坡人一樣。

那已經算不錯了。

認識他已有數把月,天天上班都會遇見他來代表公司進賬或領取支票等,久而久之也算熟稔,也挺聊得開(我是不冷場高手),當然有說有笑。

發生在那天,看看手錶,午餐時間頗近,恰巧他進來,隨口問:“飯吃了沒?”他脫下摩托車頭盔,擦著汗說沒有。他突然開口:“一起走?”我想了一下,問去哪裡。他自坐墊下拿出一頂白色頭盔,我戴上,“不會綁架我吧”,“咄,你還沒那麼值錢。”我笑嘻嘻地跨上他的摩托車。

路上,他還說:“你可以抱住我的腰。”我只道他是熱情,後來才發現原來不是那麼回事。我並没那麼做,坐過安東尼•西斯本的車,都會練出絕佳平衡感,連T都怕的駕車技術我都習慣了,阿勞簡直像走路。其實,最大原因乃他身上有汗。

他帶我到一個不錯的地點,點了大份量的生蠔炒飯,我只要了一杯咖啡(三聚氰胺,哈哈)。其實早上我已準備一份意大利面當午餐,出來不過是陪行。

後來才知道我不該這麼做。

他叫了一種飲料,名印度拉茶,飄出來的味道很怪,茶不茶奶不奶,顏色是曖昧的褐色加粉紅色,還是溫的,味道肯定不好,他卻喜歡。

聊不少,話題漸轉私人,“有沒有女朋友?”我笑答:“沒有。”他反應很大:“騙人,你怎麼會沒有。”我反而詫異了:“我怎麼會有?我不高不帥沒腦袋,沒有人要但以理。”

“胡說,你很聰明,我知道。”,“例如?”,“你英文很好,發音像外國人。”

廢話。

“英文好不叫聰明。”,“你很友善。”,“應該的。”,“你很親切。”真的?我?不是冷漠孤僻?

“還有,你曾幫過我忙。記得嗎?上次我搶在銀行關門前進賬後匆忙離開,落下一張銀行本票,那是我的佣金,我回到家發現了多焦急,結果聽到你打來的電話,晚上才能睡得著。你可以不管,大不了第二天才給我,你卻主動打電話給我讓我心安,我很感激你。”

啊?我?我喝著咖啡苦苦思索,我什麼時候做過這件事?怎麼一點印像都沒有。

我問,“你確定是我?”他急了:“當然是你,我分得出你的聲音,你的聲音很特別,乍聽之下有女性的韻味,聽久了是很男性的,有些磁性。”他一頓,“我很喜歡這種聲音。”

哇,這還是繼R之後有人對我說這句話,我聲音像男性?從前不知有多少人打電話到家裡錯當我是娘,紛紛認為我是女聲,我曾幾何時可能磁性?

他的情緒自這句話出口後變了,“但以理,我有一件事要告訴你,你不可以笑。”啊,又來了,我不知是否長錯樣子或性格突變,所有人心事都要向我說,彷彿肯定我不會往外傳(當然是不會啦,我有職業道德)。 “好,說吧。”

他坐立難安,雙手不安地在互相玩弄,欲言又止。

何必呢,有感情上的事或要跟我借錢,有必要這麼支支吾吾嗎?一個大男人本該坦率。

我揶揄他:“看你,緊張得像初戀少女,不會喜歡我吧。”

他印度拉茶喝到一半,突然嗆咳,哇的一聲吐得一地都是,幸虧不是吐在我身上,否則待會兒不能工作了。

見他反應這麼激烈,我倒是呆住。

要命,橋牌都沒那麼準,這次蒙中了。

“你,”他聲音驚訝地有些分叉,“你怎麼知道?”

我脫口:“你是同性戀?”他一點都不女性化。

店里人不少,紛紛轉頭,幸虧我們壓低聲音來說,否則完蛋。他坐下來不敢看我:“是,我喜歡男生。喜歡你。”我目瞪口呆,“我?為什麼?”他老實地搖頭:“我不知道。喜歡人沒有原因。”

我笑了,“世上每件事都有原因,有海浪因為有風,有雞才有蛋,有你才有我。所有的事情都有一個原因,沒有東西憑空發生。”

他啞口無言,“那,你是不是同性戀?你是吧,你這麼溫柔。”

什麼? !溫柔就是同性戀,說出去會被人打死。

“你沒有回答,”他好開心,“你也是!”他是打從心裡開心。身為過來人的我看見他的笑容,呵,那是初戀的笑。完了,我是他初戀?

他甚至衝動地拉住我的手,我急忙抽走,他一愣。

唉,又要長篇大論一番。 “不,阿勞,我不是。”他說:“你胡說,你是,我能感覺得出來。”我微笑,主觀意識這麼強,這下可好了。

“我不是。”我喝一口咖啡潤喉:“況且,你不喜歡我。”他好驚慌:“是,我是,我真的喜歡你!”

“世上有三種戀情,”我把自己以前的論文搬出來,“異性戀、同性戀,和條件性戀。”他呆呆地說:“我只聽過前面兩種,你亂說。”

“不,第三種是很常見的,而且很不穩定。一個女人喜歡一個85歲的男人,為什麼?”阿勞也明白:“因為他有錢。”我點頭:“賓果,那就是條件性戀,還有一 種戀情,男的有暴力傾向,兩人性格完全相反,女的渾身是上卻始終不肯離開,為什麼?”阿勞回答不出來,我說:“因為那個男的肯定能在肉體關係上滿足她,而 且很滿足。那就是條件性戀。”

“你說這麼多幹什麼?我喜歡你。”

我不理,“而,每個戀情又分三種,一種叫孤獨的戀情,一種叫真愛,一種叫憾愛。”

我伸出手指:“第一種,你是因為身邊有一堆成雙成對的朋友,產生了一種孤獨與不甘心感,所以,你也想找一個人平衡你的心靈。”

“不,不,我不是,我是真愛,我愛你!”他好激動。

“回答我三個問題。”我不得不使出殺手鐧,這是我發明的三秒鐘解剖心理定律,差一點能報諾貝爾,可惜,諾貝爾獎沒有心理學,也沒有數學。

“好,你問。”

“星星月亮太陽,選一個你最不喜歡的。直覺。”

他很乖,的確是直覺,不像多數人東問西問:“太陽。”

“說一種你喜歡的食物。”,“沙爹。”那是烤肉串的名字。

“左手和右手,若是要你剁掉,你會選哪根手指?”他不語。

“直覺,快!”,“嗯,啊,那個,呃……左手小指!”

得到他的答案,我分析了:“你是一種感情敏感的人,有一定的自卑,可能學歷、長相、身高,你有一個一直當作標榜的朋友,他有什麼你也要有什麼。他最近有了情人,冷落了你,你的生活開始有點不平衡,好像失去了什麼,所以你要找一個。你甚至幻想你工作累了回到家,那個情人會拿毛巾為你擦汗,做好吃的東西,第二天 起床的時候發現你躺在他懷裡,感覺到安全和被愛。你找上了我。”

我又伸出三根手指:“你是孤獨的戀情,這種戀情會給你很大的幸福感和滿足感,若是開放你甚至會因此發生肉體關係,你們會一直幸福美滿。直到……你們吵架。”

我喝了一口咖啡,“一吵架,其中一方,肯定是你會先道歉,窮追猛舍,只是不想讓他離開,你會每天我愛你我愛你,也會不斷要對方回答你他愛你。”

見到他震驚的樣子,我沒有再說下去。

他突然眼睛發紅,一口將奶茶喝完。過後用嘶啞的聲音問:“你……你怎麼知道?”我微笑:“你回答了我三個問題呀。”他不相信:“就三道題目?你就比我媽媽還更了解我的心理?”

不然,但以理-靈魂的偷窺者,外號是怎麼來的?

他像失去了真氣,像洩了氣的皮球彎著身子,身體不動。

“那真愛是什麼?”

我不自主淒涼一笑:“當你是真心愛上了,心裡反而淒苦,說不出話來。因為你怕只要一句話說錯就失去一切,你會因為真正動了心兒而好自卑,突然看不起自己,胡 思亂想,甚至常常掉眼淚。你會將對方神格化,感覺自己配不上他。而就算他殺了你,你也會笑著走。那個,叫真愛,一輩子只有一次。你不會要求他做什麼,你願 意做一切而換來他對你的一副滿意笑容,並且,就算沒說話坐在一起,都是幸福的,多話反而顯得膚淺。”

他聽得入神,然後苦著臉說:“你試過?”

我想了想,也坦白了,“今生今世,只要隨時一開口,天涯海角我都會隨著去。”我又露出那種比哭還難看的笑。

“那麼……那個憾愛呢?”

“時間到了,阿勞,我們都需要開工了。”

一路上,他什麼都沒說,我們很安靜,是一種明白和領悟的靜。

我下車,將頭盔交給他,他說,“對不起。”

“這沒什麼對不起,實際上,我很佩服你的勇氣。若是我沒有情人,又是個同性戀,可能會選你。”

他聽出一些話:“你不是異性戀?”

“我不是,我是條件性戀,只要滿足了我要的條件,是男是女我都不計較。那是一種突變的條件性戀。”

他笑了,“那,你的條件是什麼?”

這個問題我想了很久,這次正好可以藉著他肯定我自己的想法。

“我現在的條件是,會電腦、不戴眼鏡、會說笑話給我聽的人。還有,當他雙手交合握在一起的時候右手拇指是壓在左手拇指上面的人。”

他當下馬上握住自己的手,“我的……左手拇指在右手拇指上面。”

我笑了,“看,我們條件性戀的人不一定容易找得到情人。”

他也笑了,“還是朋友?”

“當然,下次要你請客,哈哈。”

他伸出手來,我笑著拍開,用力地抱住他。 “這一下,你會連一點點的遐想都失去,完全清醒。”

他摸著自己的心口:“咦,”他突然提高聲量:“我真的不喜歡你了。”

“再見,阿勞。”

而且,我但以理決不告白,若是先說了,只是因為不耐煩對方支支吾吾;何不爽快地來一次轟轟烈烈?有了,就不再孤獨;沒了,也升了一個等級,人生從此有智慧。





心得:生活不是容易的

2 Comments


感情世界是沉重的~
雖然感到快樂...但是時間的考驗也是殘酷的~

但以理~心理學還真厲害~>v<~


但先生,你声音像你娘我不是像妖精!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