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保險經紀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October 07, 2008 in
那天回家,走到半路時聽得有人叫喚,獨行俠如我向來不會回頭,直到感覺對方的手已經要碰到我肩膀,我才停下腳步。

是個陌生人。

“你找我?”

他四十來歲,前額頭髮已經所剩無幾,戴著一幅老花眼鏡,洗得偏白的藍色襯衫,氣喘吁籲(我走路很快),說:“你是黃某某的兒子吧。”

什麼?

不,未必,現在千術無奇不有,大可將身世調查一遍再出手。我不否認也不承認地說:“你找黃某某?”

他一怔,“你不是她兒子?”

他趨近身體,我皺眉頭退一步,已經不耐煩,他這時說:“怎麼可能,你們的聲音根本一模一樣。”

他胸有成竹(胸變成竹?),大是熱情地拍我的肩膀:“你放心,我不是壞人,我是你媽媽的同學。”

我睜大眼睛,什麼,同學?怎麼可能,這麼老!

我媽媽的校長吧~

自己在胡思亂想中,我笑了,他還以為我對著他笑(其實也是對著他笑啦),他說:“時間過得真快,我見你的時候你還穿著尿布。”

I-M-P-O-S-S-I-B-L-E

阿伯,說謊也打個草稿,我穿尿布的時候皮都還沒長好,男大十八變,你能認出現在的我? (還是讚我有嬰兒臉?)

我不想再聽,於是擺手:“不好意思,我要走了。”

“代我向你媽媽問好,說我是約瑟蘇。”

約瑟!好感更是大減,這是繼貝多芬以來我最討厭的名字。

我一直以為這只是個插曲。

回到家隨口說:“有個瘋老頭,自稱約瑟蘇,說他是你同學,可笑吧,現代老千越來越厲害……”

話未說完娘從二樓衝下樓梯,“阿約?”

我和弟兩個人一起回頭,“阿~約~?”(原為阿Jo)

“他回流了?”

我詫異,“自哪裡回流?”

“加拿大,做房地產。” 她開始華人的那套四海之間是一家的關係網絡:“喏,他就是瑞方表姐的哥哥,他老婆就是陳醫生的妹妹,陳醫生啊,喏,就是那個劉康姑姑的兒子,他姐姐就是老葉在外包養的情婦,年紀差三十歲。”

誰是誰?我睜大眼睛,現在是怎樣?上演港式連續劇,一定要把人際關係搞到最亂不可?

“那,”我信心有點動搖,“我很小很小的時候……” 娘大笑,“對,他上次見到你的時候你才滿月,那時候我帶你回來……”

我差點摔倒,居然是真的!

“不可能!他怎麼能認出我!我才滿月!”

弟揶揄:“意思是你年輕,還不好?”

“我才滿月!照生物學來說,我的五官還沒發展完全,我可能連眼睛還沒張開!”

弟罵:“滿月還沒開眼睛,你瞎啦?”

我怎麼知道,我沒有記憶!

事情不了了之,一直到昨天。

我外出吃飯,突然後面聞得一人大聲叫我名字,全名。

我怔住,是哪個沒腦袋的傢伙這麼粗俗,轉頭一看,不得了了,是那個超級記憶王!

他不顧一輛本田衝過,迅速向我跑來,“你去哪裡?”

“嗯……午餐。”(罵我白痴,快)

“來來來,”他勾住我肩膀,“我們坐下喝杯咖啡聊聊。”

我本來想去吃批薩,夢碎了,唉。

那裡暗無天日,人間煙火鼎盛,後面還坐了一桌身上刺虎刺龍的兄弟,我心想,哇賽,四眼老伯,你的品味未免太糟了。

一進來,伙計過來,笑問:“照舊?”

照……舊?天,這裡是他老巢?我掉入虎穴?

渾身不自在,食慾也沒了,只點了杯咖啡。 鬥智時,咖啡最有效。

他聊起他和娘在求學期間的風雲史,什麼我娘是冰山美人,成天拿著書和教授辯論,多少男人約她而無功而返……

我沒興趣。

之後開始天南地北聊,什麼他女兒今年高中三,要準備考試,他不肯讓她出來打工,要她念醫學系。高高的捧,然後再貶低她:女生男相,粗魯海派,幸虧書讀得還不錯,否則有誰要……

幸虧有咖啡,否則孤僻如我聽到他聊自家閒事早已打盹。

後來他問,“有否儲蓄?”我隨口問:“有好貨?” 像密碼鎖一樣,我答案一出,他馬上拿出傢伙:檔案夾、計算機、簽名簿、筆、贈品,“這個配套最適合你,來,我算給你聽,一個月……”

原來他是保險經紀,看走眼。

“等等,我沒——”

“哎,聽了再說,這是好貨,剛才說到你付個十年……”

這等職業人稱為水銀,有縫就鑽,又毒,面皮厚得可作鼓。

“……現在是促銷期,你若買了,送你一套茶具組或電子詞典。”

他做了個動作,將筆塞到我手裡。

若他不做這個動作,我或許禮貌上會看看那份約單。將東西塞入別人手裡對我們國家來說,是一件很侮辱的動作,彷彿將對方當肢體障礙,怎麼可以不在我的允許下就侵入我的身體活動範圍?

就算是我娘也不客氣了。

“叔叔,”我將筆還給他,“先讓我看看好嗎?”

“好,”他也不敢太激進,“慢慢看。”

我看看手錶,還有半個小時,我有1800秒好想辦法脫身,至少六百種。

十五秒後,有辦法了;那時又轉念想,咦,為什麼躲的是我,我可是金主,持錢的反而去怕要錢的?

突然,電話響了,起初還不願接,他的設定卻是漸漸大聲型,實在太尖銳了,他只好接。 “我在忙,慢點……啊?”他突然停住,臉色有些凝重。

但以理,此時不走更待何時?不,等一下,現在一走不僅降了自己的水準,還會掉了娘的臉,說我沒家教怎麼辦?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窩囊,兩邊都行不通。

他掛了電話,我必須繼續演戲:“有急事?”一半也出自真心。

“我兒子剛才和人打架。”他罵:“他媽的,你看我兒子,多糟糕,若是有你這麼懂事又孝順的兒子多好……欸。”

別罵髒話,傻佬!

好感掉至谷底,我找了個藉口離開,他向我討手機號碼。

我本想撒謊,但是想到以後還要被他纏著,不如了斷一些。

於是我回頭:“不,先生,我並不打算買任何保險。這世上沒一件事可永存,若是我有什麼三長兩短,我不需錢財蓄命。”

我將手腕的疤翻給他看:“看,我甚至曾經不想再活。保險對我沒用。”

他大概沒料到我這種人居然有膽子做這等事,嚇了好大一跳。

“你的孩子在等你,約瑟。”我吸一口氣,“找別人吧。”

我並沒有等他做任何反應就離開了。

是,我明白,那是他的工作,我僭越了,但是,我實在沒有辦法承受糾纏。

對不起。





心得:模嘎瑞拉起司比馬薩鐵尼起司好吃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