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弟弟的帥哥文字部編輯老師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November 05, 2008 in
好像寫色情小說,當然不是。

我請了幾天病假,下午才醒來,下樓時弟已放學回家,走到廚房嚇了好大一跳,桌上居然有熱食,我問:“誰煮的?”弟看著小說:“我”,“荒謬”,“你不信?脏鍋還在呢”我奇道:“為什麼?”,“看你成天奔波勞碌,這是應該的。”如果我年輕一百歲,或許會相信,我笑了:“要零用還是要新手機?”弟還嘴硬:“胡說,我是真心的”,“是是是,太陽打北邊出來。”他終於開口:“這個星期要去拿成績單,你……”,“不(英文),不(意大利文),不(回文),不(俄文),不(中文)。”弟咕嚕從沙發上爬起來:“我就知道!”我罵說:“居然用一道菜就想收買我,cheap!”

不跟他客氣,我吃了那道菜,有些水準,可是你知道我嘛……“噫,豆子還是乾的,沒熟”、“汁太稠”、“你看你看,盤子邊緣油油的,多難看”、“哎唷,魚肉是冷的!”弟不耐煩起來:“騙人!還有,誰說你可以吃!”,“見者有份。”弟問:“那你說,什麼條件下你才會去?”,“我只剩下人生最後廿四小時。”,“你——”我說:“為什麼一定要拿呢?明年他反正還要還給你成績單,不如就叫他們看管著。”,“上面要有家長或監護人的簽名!”我洗盤子:“那我寫一張公函,說我們不去了。”弟遲疑了一下,“行得通嗎? ”,“我懶得去,也不想去,太吵了。”

不過,天向來不從人願,我被逼著去,心中不斷咒罵馬來西亞的教育制度怎麼這麼迂腐,一個簽名罷了,算什麼?

弟學校在山頂上,空氣很好,走到他的班我遲疑了一下,“我可不可以現在回家?”弟硬拉:“不行!都到這裡了。”,“我向來半途而廢。” ,“去啦!”他在後面硬推,將我推到他的班。全班轉過頭,所有同學齊聲道:“蓋伯利爾!”男女都站起來迎向弟,他像皇帝一樣被他們接著走,所有人圍聚在他的座位旁邊攀談。我看呆了,他什麼時候成了風雲人物?憑什麼! (酸)

突然有個人轉頭:“蓋伯利爾,那是你哥哥?”弟點頭,一個綁著馬尾面目不錯的女同學說:“就是你上次帶來登在校刊裡面那篇‘巴路西亞神父大戰捷克醫生’的作者?”弟想了想,說:“對,就是我哥哥。”話才說完,幾個頭戴束帽的回裔和印裔男孩馬上跑來,其中一個比較熱情的直接拍我肩膀:“酷!我沒看過比那個更瘋狂的故事了”,“我太喜歡,尤其是拿機關槍掃射教堂一排柱子那一段”,“棒呆了”,“差點要你簽名,跟你說,上課時無聊我都在看那篇文章”……我居然帶壞人。

教師和她的助手來了,我和一群家長坐在一區,學生自己坐一區,像觀光客似的。班長(長富的女兒)站起來:“起立,老師早安。”哇,聲音洪亮,頗有威嚴,教師的眼光不錯。不過是個不到三十歲的年輕女人,瘦巴巴的,眼影畫錯,頭髮太岔,顴骨部分的粉打太濃,用太多珠光色系的化妝品,整張臉看起來油膩膩,奇就奇在什麼都顧到,就是乾癟的嘴唇沒有,口紅居然用比原本唇色重了兩個級的紅色,還畫出邊邊,看起來像毒患。

唉,三十歲還年輕,有青春氣息,不需濃妝豔抹也會很有光彩,硬要畫蛇添足,破壞原本肌膚,偷雞不成還蝕把米。所以不能一昧跟從潮流,心知肚明最要緊。

幸虧英文還不錯,聲音有些沉,偏沙啞:“歡迎,同學和(她看了我一眼)……嗯哼,家長們,感謝你們抽空前來,本校一直認為家庭才是栽培人才的主要根地,學校只是肥料(誰寫的爛稿),所以這次的宗旨是要父母進一步了解孩子們的讀書方式和環境,進而在家裡也能製造同樣的學習環境,孩子們能無時無刻投入在學習的環境裡,自然學業進步……”

我都快睡了。

不久,一些教師也來串門子,教師聊天,家長聊天,學生聊天,吵得我都痛了。可怕的是,當你想清靜的時候,一個瘋狂的讀者撲上來問東問西,更糟的是,那個瘋狂讀者身份是文字部校刊編輯老師,叫布萊恩。而這個三十五六歲的布萊恩和所有布萊恩一樣都是帥哥,他剃了很短的士兵頭,臉頰、下巴和唇上有暗青色的鬍渣(性感!),戴著CK眼鏡(帥!),穿著回人特製的一種絲衫,深灰色,褲子是皮蛋似的青黑色,相當得體;肩寬胸厚,腰窄屁股翹(常上健身房,有錢!),外表十分亮眼,操著芝加哥式的口音(特別!),“幸會,叫我布萊恩。”我和他握手:“你好,叫我但以理。”他的手掌很厚,掌緣有些硬繭,摸起來令人覺得他有擔當而放心。

驚豔之下,我整個人都醒過來,呵,他還有一雙會笑的眼睛,聲音略扁,牙齒微黃(不知是咖啡還是煙),肢體語言不錯,坐下時膝蓋不會往外斜,腰桿是直的,已經有七分打底,幽默風趣英文好,再加一分。

多久了,我問自己,繼T之後,多久沒見過這麼賞心悅目的男人。

聊著天,發現他有側臉的小動作,我脫口問:“聽不清楚?”他想了想,說:“大學的時候玩橄欖球,一次比賽受傷右耳聽力有些受損。”

我怔住,混帳,連缺憾美都有了!這個世界還有什麼公平可言? !我深深地被布萊恩吸引。 (當然,不是那麼一回事)

“對於你弟弟的成績,有什麼看法?”我有些慚愧,說:“我並沒注意他的學業……很糟嗎?”布萊恩訝異:“不!他是今年同級全校第二名! ”

我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

這麼差!

我說實話:“出乎我的意料。”他笑著說:“我們所有同事都知道他,他和同年齡學生不同,知識淵博,同學都會向他請教(抄答案吧),他有時能回答出大學程度的答案,老師問他從哪裡學的,他向來回答:‘書和我哥哥’,大家對你有很多的想像,今天見到你真是好。”

好話誰不愛聽,心裡有些得意。布萊恩說:“上個月,我們要求學生投稿做校刊,蓋伯利爾拿了一份來,看到題目我們不敢恭維,可是讀了之後,嗨呀,真是精彩!”他揮舞著手,興致勃勃:“我讀過這麼多英文小說,像map of bones, da vinci code, angels and demons, messiah code等等的科學和宗教大戰,每次都是牧師神父扭曲聖經真理變成變態殺手,科學家都是是好人,讀都讀厭了!”他看著我的眼睛說:“就是你不一樣,這是很新鮮的題材,神父是對的,捷克醫生是壞人,兩個人用超科幻武器對敵,像十字軍,氣勢磅礴!哈,怎麼寫的!”

一個帥哥像個興奮的小孩單純天真地仰慕(worship?)你的作品,呵,多有成就感。

“我可不可以做個過分的請求?”他忽然這麼問。我怔住:吃飯、咖啡、天涯、海角?

“我想要你的電話號碼和巴路西亞神父大戰怪博士捷克醫生的原稿。”

我笑了:“你怎麼知道校刊登的不是原稿?”他說:“當然不是!根據你的文法,你擅長將事情形容的透徹,令讀者如臨現場(真的?我自己都不知道)不過為了符合校刊字數限制,你應該已經刪減了很多,文章沒交代怪博士和巴路西亞神父的恩怨,對話也減了很多,雖然精彩依舊,不過內容已經所剩無幾。但以理,我要。”他將手放在我的膝蓋上,驅前來:“我一定要拜讀原稿,就算有一千頁我也照讀不誤!”

他的臉湊過來之際,我差點噴鼻血。我急忙說:“好好好,我托弟弟帶給你。”他笑得好開心,男人,有時候還是小孩子一個。

他打開錢包,遞給我一張名片,眼尖的我看見照片欄裡有他摟著一個女人的照片,啊,名草有主,我試探:“今天太太沒陪你出席?”他收起錢包,話沒經過腦袋就說:“我單身。”

YES!(關我什麼事)

我繼續:“這怎麼可能?”,“為什麼不可能?”,“因為你英俊瀟灑,外表好看,還是讀我小說的人。”兩個人一起笑。半響他說:“我真的未婚,每天上課教書,晚上替人補習,十點多回到家已經癱瘓,若不是我妹妹照料,我家裡早就積滿一堆灰塵了。”

妹妹,那個女人是妹妹! YES! (我興奮個什麼勁)

我還想再說,弟過來拉我:“到我們了。”布萊恩看手錶:“哇,聊一個小時!我從來沒這麼盡興過。”我們握手:“再見”,“我等你”,我心一震,笑起來。

坐在那個毒蟲(班導師啦)面前,她說:“父母不能來?”我心想,廢話,他們能來我還有必要出席?當然戲要演足:“是,他們去新加坡旅行。”她將筆記電腦轉來:“這是你弟弟的成績,成績這般這般,歷史最差,化學稍差,生物和馬來文全校最高。明年大馬文憑教育(SPM)五個甲早已到手,現在要做的是爭取更多得A的機會,或許可以多添課目如音樂、美術、聖經知識、中文……”弟一聽到“中文”,馬上哧一聲:“不可能。”班導師笑著問:“他不喜歡中文嗎?”我問:“是嗎?”弟冷笑:“學來幹什麼?看到字都討厭。”

果然是親兄弟。

“平均多少?”,“78.64”我搖頭:“太差了。”班導師和助手怔住,“他是全校第二名。”,“第一名平均多少,什麼班?”,“79.31,隔壁班。”我目瞪口呆:“0.67,差這麼多!”她們似乎沒料到我有這種反應,也對,多少父母聽到全校第二已經合不攏嘴,只是他們遇到的是這個怪胎,做老師的反而結巴了:“這已經是相當好的成績。”我笑了:“噢。”我只回答這個,還能說什麼呢?難怪世界不會進步。

她繼續她的說辭:“若是要深度了解,可以到校長室……”我馬上打斷:“不必,我們會自己分析,今天就這樣了嗎?”她說:“是,請簽名。”

馬上走人,布萊恩在課室前跟我招手道別。弟奇問:“你認識他?”,“他好帥!”,“全校女生迷他”,“說多一些”,“你問來幹什麼”,“好奇”,“跟妹妹住,在澳洲念過幾年書”,“有什麼緋聞?”,“沒有,一個都沒傳過,也沒和女學生有什麼親密行為……”

我奇了:“會不會是……”然後又否定:“不是。”弟點頭:“絕對不是。”,“他眼光太直”,“講話沒經大腦”,“愛動手動腳”, “品味很糟”……

兄弟倆大笑。

“他跟我討巴路西亞神父原稿。”,“他很喜歡”,“那你呢?”弟想了想:“十分有兩分”,“哇,謝主隆恩!”,“我朋友也很喜歡,說機關槍打爆耶穌像的頭那一幕,他夢到都會笑。”他坐進車後又說:“我喜歡的是教皇被綁在聖彼得教堂的鐘塔上,捷克醫生拿著槍在遠處瞄準教皇,一方面又打算引爆那顆驚世駭俗的砲彈……”

我和他同時接下去:“哈里路亞聖炮!”

兩兄弟又大笑起來。

他長得真的不錯,哪位小姐有興趣?





心得:套一句T的話-黑人坐白宮,世界一片死灰。

1 Comments


我。。。我。。。我。。。
但以理,你不要我,我就要选他了哦!!!


by:popo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