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老闆這種生物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uesday, March 03, 2009 in
我做了一件極為不智的事情,跟老闆吵架。

因素很多,事情也很多,不過總歸一個理由:談不攏

銀行工自然繁瑣,最令我討厭的是處處有規矩,拿過什麼簽個名,寫錯了,不能用塗改液,只能畫一條線刪除,以為事情解決了,但是且慢!任何篡改或刪除過的痕跡請交到上司面前,讓他在旁邊簽名表示見證。

是,我明白,這是對你好,對大家都好的保險方法,有了差錯起碼不用一人承擔,可是我拿了一把筆,緊急下十把記成八把,刪除一下改回九把,清楚可見,何必還要拿著整份文件夾跑上跑下找上司簽名?如果真不見一把,好不好,我但以理用金箔包了一千支送給你?

都是這種芝麻蒜皮事,我簡直不敢相信,難怪許多有腦袋的人都說人類沒有進步,而老闆,閣下絕對不是其中之一。

一大早,還在喝咖啡的時候。老闆就向我招手:“進來我房間。”我放下咖啡,跑去漱口後才進門,禮貌總不能少,沒想到他說:“咖啡有這麼好喝嗎?你 非得喝完才肯來見我不成?”他搖頭:“年紀輕輕,喝咖啡怎麼會上癮成這樣?”我面不改色,不過難免腹誹(最近才學到這個傳神的詞彙),總好過你抽菸吧老 闆。

“坐。”他拿出一份文件夾,看到名字我先吸一口氣準備。

員工季度工作表現紀錄

這幾個英文字像磚塊般砸在我的腳上,來了來了。

“來,但以理,你應該對這份記錄不陌生了吧,不你當然不,所有的員工只有你將這份記錄讀了三遍又三遍之後才肯寫下你的名字。”是褒是貶聽不出。

他繼續:“這是你上個季度,2008八年年尾的表現紀錄,我還是得照例向你解釋一下,最左邊是我們所有的審核內容,分成十個部分:第一是你的核心 工作表現如某某,第二是某某,其中又分成某某……第六以下是針對你本身的審核如……”我已經有點不耐煩:“CRICT,Courage、 Rational、Intelligence、Creative、Trustworthy,我記得,老闆。”老闆拂掌而笑:“很好,很好,我一直知道你是 一個很特別的年輕人,你信不信你的同事根本背不出來?”

莫在背後非議人家,老闆,隔牆永遠有耳,雖然我不知道怎麼做到的。

“好,在這旁邊有個小格子,那一部分是你的自我評價,分成五個部分,1最好,5最糟;第六部分以下乃a最好,e最糟,所以你最後的成績是分數與字母的結合,明白?”我點頭:“我明白。”

“旁邊又有一個格子,那是你上司與你一同商議討論過後所同意的評價,也就是你最後的第四季度評價,明白?”,“我明白。”

“最後,在最旁邊的空格里是屬於你寫下任何意見的地方。”我點頭:“我明白。”

“你明白,我當然知道你明白,不過你有否發現一個奇妙的地方,你的意見框,容許我加了這個名字,你的意見框是空白的,但以理。”,“我知道,老闆。”老闆 搖頭:“我其實不喜歡你們將意見框留白,那其實對你們也不好,意思是你對我所給的一切一件需無條件收受。”我點頭:“我明白,老闆。”他看了我一眼,點 頭:“好,那我們開始。”我怔一怔,我們開始?老闆,那前面的八分鐘我們在幹什麼?談情說愛?

“第一點,核心工作表現,但以理,你知不知道你的核心工作是什麼?核心工作的意思是主要工作。”我點頭:“我的身份比較特殊,我原本只是一個坐在櫃檯負責 幫人進行金錢交易如提款匯款的櫃檯員工,不過因為擁有英屬會計ACCA的證件,所以在六個月前被吉隆坡總部越級升等為核賬員audit,負責檢查所有員工 所可能發生的錯誤,找出任何可能違反銀行規矩的行為與所有工作期間的標準整合等等,這所有員工的意思指我們這個分行的七個同事,兩個保安,一個清潔員工及 一個上司,也就是你,老闆。”

老闆點頭:“非常標準的答案,你在自我評價裡面寫2,優等表現,有沒有什麼其它意見?”,“沒有。”,“我同意,你的確是非常細心的人,我願意給你2 。”

他指了指我手上的紀錄,“第二,整數工作表現,你知道這是衡量哪一方面嗎?”我點頭:“由於這是一個小鎮,全部分行員工不達十個人,所以一人身兼 數職,如高小姐原本只是櫃檯員工,不過她也接下提供支票匯兌、開設定期存款及國際外匯轉賬的其他工作。所以我們工作名稱與其他分行不同,薪水自然也不同。 這整數工作表現就是評估一個員工對於原本不屬於他工作合約內所接領的其他工作所表現的沉穩與把握,而這員工也包括你,老闆。”

他點頭:“你在這部分填了3,有沒有什麼意見?”,“沒有。”

“我有。”

我整了整坐姿,“請說。”

“如果我沒記錯,去年,你有兩大過失,第一件過失發生在這裡,第二件過失發生在別的分行。”

我臉色驟變。

“你記得是什麼事嗎,但以理?”

這兩件事我都記載過,印象深刻,我不能回答沒有,只好實話實說:“第一,某客戶經過我的櫃檯三次,連續兩次要存一千,第一次少了一百,第二次少了 五十,第三次也是五十,故此他在兩個小時後向你調錄影帶,誣告我手腳不干淨拿了他的錢。”說到這裡我胸口就一陣翻騰,臉色變得很難看,吸了一口氣,硬是壓 抑了自己的憤怒,“第二,是我到某分行做貨幣兌換員時和當地的顧客吵架。我記得,老闆。”

“所以,很遺憾的,我接受了總部發布下來的意見,在這一部分,我必須給你4,有待加強。”

我原本都在看著手上的單子,到這邊猛然抬頭。

“抱歉?”老闆清了清嗓子:“我給你4,有待加強,因為那兩件事都不符合整體工作表現。”

我馬上開口:“第二件事情我就忍了,不過第一件事,老闆,你知道個中緣由。”老闆點頭:“這件事,我偏向你這邊,我相信你是無罪的。”我點頭:“很感激,那你有否替我分辨?”

“沒有。”

我眼睛應該沒睜這麼大過:“什麼?”

老闆轉頭看電腦,避過我的問題,我當然不甘休:“你既然相信我是清白的,也沒有任何證據——不,是根本不會有這種事發生,這不應該加註在我身上。 我希望你清除這件事情,我願意接受3。”老闆搖頭:“不,這件事不能抹滅。”我揚眉:“事實證明我並沒有那個人想像得那麼齷齪下流且目光短淺。”,“但以 理——”,“若是不行,你可以將監視錄影帶拿出來寄到總部,要求他們判斷,若是不足我還能要求十個顧客替我簽名聯署擔保我的人格,我還能——”,“但以理 ——”,“不行的話可以再找那個人回來,我們可以當面對質,時間地點我可以馬上安排……”

“但以理!”老闆忽然發出一聲暴喝。

我靜下來。

“你的脾氣,控制你的情緒。”老闆冷冷地說:“不論別的,就你這種火爆脾氣,也不會拿到3。”我低下頭,是,這的確是我但以理除了劣等長相之外的第二缺點。

“你雖然細心、溫柔、動作迅速、健談、親和,不過但以理,你總不能將功補過般地壓抑你某方面脾氣的缺陷。”我舉手:“我沒有。”老闆這時脫口:“雪莉就說過——”他驚覺說漏了嘴,隨即老奸巨猾地換了話題:“我們不能花太多時間在這一點,繼續,下一個……”

我再也沒有吸收他接下來所說的話,或許有,我不記得,我只是心寒。

“最後,Trustworthy(我不知道中文是什麼),你給自己a,我給你d,有待加強,原因是我相信你在這一方面有值得改進的地方,你也知道那兩件 事…… ”我渾身一震,“又是那兩件事?”老闆點頭:“我不得不老實告訴你,你可能認為自己沒有錯,不過身為服務業其中一員,這是大忌。好,所以你去年尾季的總評 分是4C。你同意嗎?”

用腳毛想都知道我會給什麼答案:“不滿意。”

老闆明顯知道我有這個答案,他吸了一口氣,這是又打了一個嗝,看來早餐吃太多,還是肺癌開始了。他說:“我就知道你有這個答案。我明白你一個年輕人,又聰明——”

“我並沒有將我的年齡當一種藉口,我沒有錯。”

老闆有點不耐煩:“其實,你有。身為一個服務業員,你——”

我搶道:“我一切行為照著規矩跑,許多客戶愛護我,他們進來都馬上先到我的位子找我攀談,甚至願意排隊只等著我為他們服務,這或許會傷害一些同事 的自尊心……”老闆聽了,說:“你真的這麼認為嗎?”我挺胸:“我但以理所作的評估向來不會錯。”老闆說:“你看你看,你這個自負的個性……”我哼的一 聲:“我自負?老闆,這叫自信。是你告訴我的,你笑著對朋友說,這是一個很有自信的年輕人,老闆,嗯?”

老闆臉色沉下來:“好了,如果你同意了,請簽——”我站起來:“我不同意這個分數,我也不會簽。這份表單需要你我的簽名,除非你給我我所值得的,不然逾期了交不出,那就是你的問題了。我的分數是2c或者是3a。”

“這是不可能的,即使是老沈做了25年的資深職員,他也不過——”我揮手:“他是他,我是我,我不管,也不屑他的成績。”

老闆也火了:“注意你的聲調。”我冷笑:“我有,我並沒有在你面前怒吼。”老闆說:“你信不信我給你更糟的成績,只要三次拿到4或5 ,總部就炒你魷魚。”我雙手撐在桌子上,傾前:“你能嗎?你需要我,你的總部人少,員工年紀又大,對電腦器材比半桶水還不如,你沒了我就完了。”

老闆站起來:“你要挾我?”

“我敢嗎?我能嗎?我能要挾你什麼,向我的直隸上司告狀?”

“你!”他突然站起來,伸手指我。我不知哪裡來的指令竟然伸手捉住他的手指,他猛然抽出來:“小子,你這是什麼態度!”我冷冷地說:“來了,來了,挖個陷 阱讓我掉進去好光明正大扣我分數,老闆,嗯?”老闆幾乎用吼的:“你這個小人之心!”我替他拾起掉在地上的筆:“冷靜,老闆,提防心髒病,不然你每天兩點 就出去打高爾夫,到放工才回來也無補於事。”老闆臉紅脖子粗:“你胡說八道,你有什麼證據說我出去抓蛇?”

我微笑:“我有說嗎?我剛才那個是假設。”他大罵,“我告訴你,你這種頂撞上司的惡習,出言不遜,又對顧客不尊敬卻自以為躊躇滿志,才華洋溢到一出到街所有公司會鋪紅毯膜拜都要把你收入麾下的態度,你連5都沒資格拿!”

這一句話如一柄劍刺入我的心,呵,我是嗎?我真的是那種白痴嗎?莫不成隻長年紀不長腦,還將十年當一個世紀,以為天上所有的星,都是所愛的人?

老闆見我不說話,還以為這個但以理被他制服住了,他也收斂,將紙遞給我:“這一次就算了,再談論下去我們都不用做工了(他居然用談論這個字眼) ,你如果不服大可在這一季發奮圖強,讓我心服口服給你你要的分數。”他將筆給我,重新坐下來,等我簽名。

我撿起他的筆,他的表情馬上柔和不少,我將套子蓋回,他的眉頭皺一皺,我輕輕說:“2c或者3a,我去工作了。”我馬上轉身就走。

才一開門,背後傳來一聲巨響,他重新站起來,狠狠拍了桌子:“但以理,你給我站住!”因著門是開的,聲音傳出去老遠,所有同事全部向我們望來,而那時,我的脾氣也來了。

我轉過身,走回他桌子前,伸手指著他:“聽清楚,我叫你老闆是因為尊敬你,我跟你同級,都是領別人給的薪水過活,你連提議開除我的資格都沒有!” 接著,我運足一口氣,左掌一揮也拍在桌子上,他的L形桌子上所有的東西都一震,筆筒掉落,一些原子筆掉在地上,三角回形針更是散落滿地,事情完全到了不能 下台的地步,我大聲喝道:“有本事就向你的上司告我,你有我的把柄,我也有你的;你是老闆我是工,看看誰被罰得比較重!”

我加一句:“剛才那一掌若是打在你身上,你老婆就守寡了!”這是真的,打蛇打七寸,打狗打鼻樑,打人打腦門,這句話千古不變。

他被我的大嗓門嚇倒,伸手去扶住後面的椅子才不致跌倒。

我走出去,全身是汗,胸腹內一股真氣在波濤洶湧,很久沒有發真怒,幸虧客戶們救了我,大排長龍,我將自己麻醉在工作內,後來有三四個顧客寧願讓位 給別人專專等我服務,我問:“為什麼一定要我?”幾個太太笑說:“因為你年輕、腦筋好、嘴巴甜,重點是手腳毫不馬虎,我很相信你。”我恨不得錄下來給房間 裡面那隻生物聽,準中風。

下午四點,大家收工後,老闆喚我進去,所有同事都目送我進去,空氣瀰漫那種天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莫名壓力。

進門我還嚇了一跳,老闆整個人像老了十歲,他拿下眼鏡不住抹臉撓眼頭,見到我進來揮手要我關門,“坐。”我被他這一幕打動,心中不忍,大家不過在社會裡捉住一根蘆葦混飯吃,我這樣給他諾大的壓力,唉,我真是壞人。

“我剛才給你重新評估,也的確問了一些相熟的顧客,我想,3b好嗎?”他看著我,誠惶誠恐,只怕我要1a,他會去跳樓。

我想了想,搖頭。老闆頓時往後一坐,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樣子,他如果是演戲,我也服了。

“4c好了。”

老闆瞪大眼睛,一副好像自己有點精神錯亂有了幻聽,我重新說:“4c,我不想多說,我很累了。”我在空白處簽名,站起來離開。他突然叫住我,我轉 回頭,他又拿出一張紙,“拿4或5的員工需要多填一份同意書,若無進步需要接受職業輔導。”我瞪了他一眼,下筆簽名。所以上一季千百功績就被兩件事情打得 魂飛魄散,4C,有待加強,還有一份侮辱的同意書。

都是因為我同情他的緣故,是,我有很大的弱點,他不知是捉住這點演戲給我看還是誤打誤撞。

算了,我告訴自己,多說也沒用,下一次拿個1a就好了,扯平,吵再多也沒用,他也不過聽命行事,大家都是支一份薪水,況且之前要不是他答應,我還得回去繼續埋首書桌熬夜寫稿。

有得有失,無妨。

因為我們都不是天使,老闆只不過乃有別於我們的一種生物。





心得:辣女郎唱過一首歌:我知道你迫切迫切迫切需要什麼。可以聽聽。

2 Comments


老板總有自己的苦衷(原則?),只是他漏嘴說出的名字讓人心寒~


好勇敢,但做了这件事后。。。。。。
心中多了一条刺,以后总不好相处。。。。
再男难也要忍。。。我说的。。。


by:POPO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