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少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May 11, 2009 in
好玩的事需多提。

是這樣的,六月時要回國一趟,打算在這裡出發,到吉隆坡機場轉香港,與T他們會面再一起回去,故此要先打電話聯絡。

非打電話不可,R還好說,他的工作起碼是在手機與電郵中來往,T就不一樣了,他一待就八九個小時的手術,沒電話是找不到影子的。

肯定繁忙,像他這種半人半獸的精力與體格,接到電話時也是有氣沒力,他說:“我不打算回去了,老公,我好鬼。”當然不是鬼,那是粵語,表示疲憊之意。我沉默半響才說:“那你別去了,請假休息。”T像個小孩般嗯嗯嗯撒嬌:“那你不來陪我?”

“何須我?你堂堂大醫生手一揮,全院女班蜂擁而上,如同滔滔江水延綿不絕~”

“誰要她們,我要你。”

呸呸呸,越說越黑,被誤會了怎麼辦,真是的。

實在是變了,我是指大家的生活,以前能坐在陽台喝汽水看星星下圍棋,現在話都沒說到一半,就听見有護士開門進來說:“醫生,張醫生找。”

T說:“話都不能好好說幾句,為何唸書時沒有一個人警告我們做了醫生就要犧牲自己的私人時間?”我接下去:“還有壓力倍增,做得好是應該,做不好被炒是活該。”

兩個人齊齊嘆息,T說:“好吧,你跟那個沒影子說一聲,說好了轉到香港,睡一天之後我們一起去機場,別累著。”

沒影子指的是R。

“醫生——FIRE!”我嚇了一跳,著火? T大笑:“縮寫啦:把你的屁股趕緊移到我面前來。”

他匆忙掛下電話,沒有說一句再見或者什麼的,不知為什麼,我心頭莫名酸起來。

接著,我打電話給那個沒影子。

R現在幾乎是3/4的加拿大人了,把他母親接到加拿大住,在那裡做幾間公司的股東,他是經濟蕭條下還能穩穩賺錢的鬼傢伙,真可怕,做了同學和超越同學的關係這麼久以來,當時實在沒看出他是這麼會做生意的一個鬼靈精,我一向是佩服生意人的,他們好會掌握時間機會,長袖善舞,運籌帷幄,賺別人賺不到之金銀,得別人得不到之油水,著實火眼金睛,佩服。

我沒想到會遇到以下的事。

電話接通,“喂?”

中文?

是,加拿大有一群粵人台灣人中國人,只是我沒料到我自己會遇到。

“喂?”對方又問了,聲音頗沉,年輕,不過不是他。

我有千萬句話不知從何說起,待了半響才傻傻地問:“羅宅?”

說完我耳根都燒起來,天,又不是60年代,我在說什麼呀!

對方回答:“不錯,羅宅,請問誰找?”

“少華在嗎?”相信我,提起他名字時像提起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那種感覺,我有一絲的驚心動魄,像冒犯了誰,到底怎麼搞的?

“噢,少爺不在家。”

少……爺?

少爺? !

我整個人呆住,時光像回到70、80年代一樣,現在還有傭人稱老闆叫少爺?

“那,少……爺去哪裡了?”像在問伊麗莎白女皇在哪裡似的。

“請問誰找?” 我……我腦袋完全一片空白,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喂?”對方真好氣度,要是我遇到這種電話早掛斷了。

“呃,呃——”我真的呃了好久,才說:“我是但以理•華德,若是少爺回來了,請囑咐他撥電話給我,我的號碼是……謝謝。”

“對不起,我不能承諾少爺會回電,請你半個小時後再撥電,謝謝。”

啊? 好梟雄式的答案,我整個人傻傻地。

“貴姓大名?”

“敝姓劉。”沒有透露名字。

“你是管家?”我對他這個工作有點好奇。

沒想到他回我這:“少爺有交代不得在通話多逗留,此並非我受聘最主要目的,請原諒。”

哇,好傢伙,我笑了:“打擾你不好意思。”

他似乎也覺得自己有點不近人情,於是語氣有點放軟:“沒有,沒有。”

我掛了電話。

過了好久,電話響起,是一個陌生的聲音:“敝姓劉,找但以理華德先生。”我看著熒幕上顯示的號碼,是國際發送台的號碼,查不出是誰,於是問:“請問誰找?”對方有點急:“我從加拿大打來,他在嗎?”

“我就是。”

他彷彿放下心頭大石:“先生,少爺找你,你稍等。”他按下等待鍵,馬上傳來貝多芬的c小調幻想曲,不消兩秒馬上傳來聲響:“對不起。”

一開頭就道歉? “對不起什麼?”

“對不起我養了一個沒有常識的呆子。”

我故意說:“你是指你自己?”

“當然不是!是家明,我是指傭人。”

家明?我笑起來,這個是第8個家明了,很樸素的名字。

“別亂責備人。”

“居然敢這麼對你說話,要不是我媽說了,我早就將他趕出去乞食!”想必是那個家明向R母親透露了和我的對話,結果被他知道了。

“你是指給我碰釘子的事?”

“根本是個睜眼的瞎子!”

我怪不好意思:“你別罵他,他又不認識我。”好說歹說了好久,R才消氣。

“哇,傭人耶。”我是打從心中羨慕的,有個傭人真好,用盡本事將房子弄個透天糟,傭人也有那種神奇的本事稀里嘩啦將其變回原形,厲害。我問了他好多關於這方面的事,如人頭費、佣金、薪水、工作範圍等,發現其實並不便宜,可是仔細看看工作範圍,床單天天洗,掃地抹地兼打蠟,準備食物給他母親,沒有假期,生了病也得繼續做,那個價錢簡直不是一回事。

“哇,傭人耶。”我不自覺又說了一句。 R大笑:“想要一個?”

不要。

過不了自己那一關,心裡有些疙瘩,吃飽了別人就來收拾盤子碗筷,用手去清洗別人殘留在餐具的唾液、菜渣、肉汁,連自己親弟弟的餐具都不肯洗,我實在是不能讓別人來洗我的餐具,沒有禮貌嗎是不。

餐具究竟是身外物,衣服也給傭人洗,襯衫長褲就算了,裡衣內褲呢?總不能叫一個陌生人徒手拿起……然後……柔搓、擦洗——eww,想起來就渾身不舒服;那麼避過用手洗的部分,直接放洗衣機?也不行,襯衫長褲這種東西,領口腰頭與拉鍊部分真的需要用手洗,不僅洗,還要用硬毛軟毛兩種不同刷具一起洗,不然一昧丟洗衣機,那種污漬是洗不掉的,最後變成陳年頑固,只好報銷。

不不不不不不,還是自己來好了,我但以理自問被服侍會不舒服。 看,白天出門,床單凌亂,被褥皺成一堆,回來之後奇蹟似地變成整整齊齊,乾淨無比,像住旅館,深深感激傭人的辛勞,變成在自己房內還不敢放肆破壞對方的勞作呢,太不自由了。

“……那我叫T訂機票了。”

“或者,你過來?我們一起從這裡去香港。”

我的心劇烈跳了一下,加拿大?我還沒去過。

“不要啦。”

天知道我昧了多少的良心說這句言不由衷的話。

“要啦。”他挑逗。

“不要,很貴……”

“用我的號碼訂票,我還。”

“不……不要……”

“一次嘛,就這麼一次,來嘛。”語氣越來越柔,勾引的力量卻越來越大。

“我怕萬一……”

“沒事會發生的,放心。”

突然我停住,這是哪門子對話,聽起來像——

“不必,現在不是旅行的時候。”我堅持,“況且,我不想見你母親。”

R垂頭喪氣:“你還不原諒她?”

我微笑:“陳年往事,不需再提了。”

“欸,當初我做那個決定,我並不是——”

“好了,我得忙了,香港見。”

放下電話不禁感慨,少爺。

如果有人能服侍起居飲食多好,而且,好想被人喚少爺。

“少爺,下樓吃飯,今天有橙汁蜜醬燒鴨,還有帕瑪森起司烤綠竹筍,少爺,少爺!”

“就來啦!”

下了樓,對方背著身在洗鍋子,輕輕走近,從後面悄悄摟住,對方身子一顫。

“少爺,你做什麼?”

“噓。”

“少爺,少爺,這樣不好……你弟弟會看見的。”

“別管我那個弟弟了,先管這個……”

“少爺,不行……嗯……少……”

哈哈哈哈哈。

齷齪。





心得:Tell me what you don't like about yourself

3 Comments


很多事還是自己來的好~被人服侍感覺真的很怪~況且自己動手做比較不會變成生活白癡~現在在家裡當"模佣"~呵呵~恩...得開始學做菜了~

what I don't like about myself...Hmmm...Being a human being?! Hehe~


Hell weird, served by a stranger. What if he/she drop few drops detergent into your food you also dont know, live in a small room with a stranger. Man still ok, what if woman? Who knows the maid will sneak into her room and...
“你做什麼?”

“噓。”

“不行……嗯……救命!”

you never know right?


I dun like my life.....
hope to change every thing...
my name my identity...
try other life ....


by: smith popo.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