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倒聖杯3號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May 14, 2009 in
“老師,老師。”


我才如夢初醒,“什麼事?”



“第四題,f(x)= 2x+14, fg(x2)=5x2+3x+25,找g(x),要怎麼做了?”



我有點不悅:“我解釋過很多很多次了,你有沒有在聽課。”



他嬉皮笑臉:“哎唷,老師,白天上課晚上還要來補習,我哪裡還有精神聽課。”



“那你還來補習?”



別人插嘴:“他家有錢嘛。”全班大笑。



“不要吵。”最討厭全部人哈哈大笑的吵鬧聲。



“老師,幹什麼這麼不爽?”有人抗議。



“老師,你不會是失戀了吧。”有個女生自以為洞悉天下大事。



“去你的,你離婚了我都還在乾柴烈火呢。”



“老師有女朋友?”幾個人一起問。



“你們到底是來補數學還是來調查我?幹嘛,想做我女朋友呀,問這麼多。”



全班又笑:“艾蜜要做老師女朋友。”



艾蜜急忙撇清:“不要亂講,我男朋友聽到了會吵架的。”有人應:“嗤,你男朋友在台灣,哪裡會管你。”



我睜大眼睛:“你有一個台灣男朋友?”



她搖頭:“他是汶萊人。”



她朋友加一句:“而且還很出名噢,老師。”



我嚇一跳:“誰?”



全班都說:“吳尊啦!”



我一怔:“誰?”



“吳尊呀,飛輪海?”



我眨眨眼睛:“攝氏-273度?”



“不是啦,飛輪海,終極一家、終極一班、終極三國?吳尊、汪東城、炎亞倫、辰亦儒?”



“……誰?”



全班大亂:“老師,太落伍了!”



“歌星?”



幾個女生陶醉地說:“何止,不知道多厲害,又唱歌又跳舞又演戲。”



“吳太太”接上去:“又高又帥又有肌肉。哎唷,老師我給你看照片啦。”



她將手機遞過來,那里站著四個女人。



誒,不是,看清楚了,是四個男人,最矮的眼睛像女人、最瘦的像猴子、最老的臉蛋像女人,還有一個竟然做桃子頭,就是日本女演員黑木瞳最喜歡的那種將臉覆罩的溫柔婉約頭型。



我打自心裡喊出來:“這個叫好看?”殺了我吧殺了我吧殺了我吧。



“很好看呀,吳尊那套黑皮手套很帥,現在很流行。”



黑皮手套現在才流行?哈咯,回去問你祖父祖母,馬龍白蘭度那個年代就有了好嗎,誰告訴你太陽底下有新鮮事的。



她靠過來:“這個,就是我的吳尊。”



這個語氣讓我想起那個“我的家明”,兩人分明是同一個師傅教出來的。



“臉蛋像女人,可是身體壯碩得像卡車,天呀。”



“很帥是不是?”



我看她一眼:“小妹妹,我說的是'天呀!'的那個天呀。”



“吳太太”點頭,“我知道呀,'天呀!'他帥呆了!的那個天呀。”



呵,慘不忍睹,幸虧我不是女孩子,也不對,不是所有女孩都這樣,婷就不這樣呀,不是嗎?哦,婷?幸虧我不是沒腦袋的女孩子。



“好了好了,回去坐好,健樂、振平、朝興、安蓮、蜜雪兒、信賢,不要玩手機!”我站起來:“聽話!”



所有人靜下來,可是只是暫時的,不到十秒鐘,他們又開始交換手機、藍芽音樂、看少女雜誌、飛輪海、東方神起、superjunior……



嗯,看得清清楚楚,布萊德畢特、馬龍白蘭度、李奧納多迪卡皮歐、湯姆漢、劉德華、郭富城、劉文正、費玉清、梁永琪已經摸不到他們這一輩了,慢慢地,他們也會過去,那時大家又盲目追隨另一幫奮起之雄,各領風騷三十年,然後又是另一群,然後那日就來了。



“老師,你又夢遊了。”



“囉嗦。”



“有什麼事,老師你可跟我說。”



“你來是補習,你的願望是律師工程師醫生清道夫,不是諮詢專家。”



“老師,不要這樣嘛,有什麼是不可以藏心底,會生癌的。”



“黃信賢,我跟你有什麼仇恨,你句句都要咒我死!”



所有人靜下來,全部盯著我看:“老師你會講華語?”



我呆在那裡,完了。



那群小鬼像看到新的玩具,全部湧上來:“老師,再講幾句聽聽看。”



“沒門。”



“老師~”尾音拉得老長,又吵又大聲又膩又討厭。



“讓開啦,不要悶死我。”



“一句,一句就好。”



“永不。”



“永不說永不,老師。”



“你的數學是英文、你的名字是英文,我是英人,你要我講中文幹什麼?”



“好奇嘛,老師,說啦。”



我冷笑:“又不見你對數學這麼好奇?”



“老師,一個大男人,不要這麼小心眼嘛。”



“不好意思,在這件事上,我不介意暫時做女人。”



“老師~”又來一次聲浪攻擊。



突然房門打開,補習中心秘書沈老太站在門口,聲若霹靂:“幹什麼!”



所有人退散,乖乖迴座。



沈老太繼續罵:“又欺負老師!老師是斯文人,跟你們客氣,我不跟你們客氣,小心我藤條拿進來一個一個抽,(聽到抽這個字我渾身一抖),你們有種試試看!”



她每一句話結束時都似乎有一個無形的錘子敲打著我的心,打得我恐懼顫驚,魂飛魄散。



“繼續上課,記住,我不會跟你們客氣!”碰,重重地甩上門,並且餘音繞樑,語氣中的威嚴與霸凌不住在我腦中迴響。



然而,年代不同了。



“吳太太”馬上哼一聲:“無聊。”他的姐妹淘也開始,“只有針對我們,別的人還不是那麼吵”,“老處女心情不好”,“更年期到了”,“才到,早就過了,哈哈哈。”



男孩子則不同,被她一喝就靜下來乖乖做練習,不是我偏心,而是男孩究竟是比較持重一些,且會要面子,該玩時會玩,該閉嘴時會閉嘴,他們比較會看場面,我心生安慰,究竟還是男孩子比較像以前的我們。



我繼續作我的研究。



“老師,你到底在幹什麼?玩msn?玩線上游戲?上friendster?”



“啊不,friendster過時了啦,現在大家都在用facebook,哦,老師?”



“我不知道。”



一個女生跑過來,直接在我身邊彎腰俯下,我急忙避開:“注意禮儀。”真是的,已經有第二性徵,怎麼可以這麼不注意自己的舉止,不得與男生靠太緊、盡量不彎腰、不抱胸、不伸懶腰,怎麼可以一來就靠在我旁邊,用胸部頂我肩膀,現在的小孩都這樣嗎?



真的是我變得迂腐,還是教育制度一代不如一代?



“這麼多英文,duh,講什麼?”



我輕輕嘆一口氣:“色盲。”



“老師,你有色盲?”



“不是我,我……朋友。”講我兒子的話,肯定又是一次“老師~”饒了我吧。



儘管一代不如一代,可是女生天生敏感,“老師,你不開心。”



我柔聲說:“回位吧。”她吃軟不吃硬,乖乖回位,只是,繼續跟朋友說話,死不做練習。



“到底是什麼形成色盲?”



“遺傳。”



“為什麼會有遺傳?”



“因為所有人都是精子與卵子的結合,你逃避不了他們的基因。”



“色盲是大事?”



“大事,很大很大的事,試想想,你以為森林是紫色的,別人都說是綠色的,他們沒有辦法證明給你看,你也沒有辦法證明給他們看,他對你也對,可是錯了。人都有一種想證明或想令自己保持在與大家一樣水準甚至超越在他們之上的月亮心態,色盲者在一切事上與大家一樣水準,可是他看的都是錯的,一輩子不能超越別人,而且這種殘缺不能夠給他們帶來任何一方面的利益,他們會因此怪罪所有人不了解他們,變得疑神疑鬼,沒有自信,漸漸會變得自卑,從自卑裡面又變成一種盲目的高傲與孤僻,不合群、問題少年,色盲……很大很大的事。”



全班人靜靜聽我說完這番話,他們也不做聲。



看他們的眼神,我就知道他們不甚了解,多數當聽一個故事,也是,事不關己己不勞心嘛。



我鼻酸,在那一刻懦弱起來,全班這麼多人,沒有一個人,難道沒有一個人可以了解我心中的恐懼,我錯綜複雜的胡思亂想、問問我對這件事的看法,或者說我阿姨的同事她哥哥的三女兒好像也是色盲……一句話都沒有嗎?或者,你們不會說話,至少過來,握住我的手,或者替我嘆一口氣,那都好。



沒有,什麼都沒有,他們繼續他們的飛輪海、東方神起、某某某和某某某分手、某與某打架,少女雜誌賣的手機吊飾,呵,太絕望了。



突然,一個坐在最後一排的女生問:“那麼,要不要用塔羅牌解決你心裡的問題?”



“不必了,謝謝。”我當時有點壞,說:“你將練習做完,我心情就好了,我不是指全部答案圈A。”



她不以為動:“塔羅牌是悠久的占卜法,能夠給人在迷茫的人生里指引方向。”



“好吧。”



她大喜:“好,那麼老師,你抽三張牌。老師,你幹什麼?誒——我的牌!”



我將牌奪過,瞪她一眼:“我在寫塔羅牌理論的時候你還在喝奶,做練習!”



塔羅牌據今有87門派,門派與門派之間的分別在與占卜的方法不同,最常見的是提古拉斯派,就是問一件事,抽三張牌,代表從前現在未來,不計較翻出來的牌是正是反,只照著牌上的圖案來分析,後來漸漸與德門恩派結合,另外再抽兩張代表對這件事的協助與尋找解決的指導。



我用的是長門派,記載裡最古老的一個門派,傳說是吉普賽人在風暴與雪山里遇到煙精(精靈)與人馬藉著他們種族參透宇宙萬世的方法產生的綜合占卜法。



長門派比較複雜,不,非常複雜,一切的發展與結果只能對自己透露,抽7張牌,正反要算,第1、3、5張先算,246後算,以最後第7張來作總結。



當然,我不信對結果要保密的這一套,所以拿來分享,題目是:愛德華會不會因為色盲問題導致他身心發展不平衡?



我將牌刷在桌上,幾個男生吹口哨:“老師,帥哦!”女生齊聲道:“別吵!”



照順序是:皇冠(正)、馬車(倒)、月亮(倒)、女祭司(倒)、寶劍7號(正)、戀人(正)、聖杯3號(倒)



我窒了一窒。



皇冠,代表一件事對一個人的影響力,這裡表示色盲,正牌,就代表說愛德華的確被色盲所苦惱。



月亮(別忘記先算135),代表他面對事情的態度,月亮簡單來說代表負面,可是倒牌,所以意義要顛倒,表示愛德華對自己是色盲的態度究竟是比較樂觀的,不自卑。



寶劍七號,代表執行與面對的能力,正代表當事人或身邊的人皆對這件事保持想要解決、克服的心情,七這個數字代表完整,表示大家都十分投入,想要解決這件事情。 (是有點準啦)



馬車,在這裡代表心情,按圖解釋乃逃避、遠離,可是顛倒了,表示當事人沒有想逃避自己是色盲的事,他起碼肯找方法、與人討論,並不是把自己與人群分割出來。



女祭司代表的事很多,在這裡乃預測受事情最大影響的人,結果,挺準的,是我,唉。



正戀人這張牌我看了很久,這裡指貴人,或伸出援手之人,非常明顯是一對戀人,或兩個肯為了同一件事情付出之人,一個是我,那另一個是誰?我有戀人嗎,我自己怎麼不知道?啊?



看到最後一張,我臉色都變了。



聖杯三號,圖案是三個金色的高腳杯,倒聖杯三號,就是這張牌從我這個方向望去是顛倒的。如我所言,第七號是總結,表示整件事情的結果將會是如何。



三個倒掉的杯子能幹什麼,疊羅漢不成?我、愛德華、R,這三個金杯將會嚐到的結果是徒勞無功一事無成一敗塗地浪費時間望穿秋水空虛混沌一群白痴貽笑大方……



“完全不准!”我幾乎用吼的。



那女生珍而重之地將塔羅牌收好,“塔羅牌是很準的,老師。”



“你知道什麼,做練習!”



“老師明明嘴硬而已。”



“做練習!”哦,不!



太遲了,全班嘩然:“老師終於講華語了!”



“你們這群——”我差點要爆出一些18SX的詞彙來,沒想到一個說:“九點半了!”全部人同心合一站起來從我身邊穿過,大喊回家咯回家咯。



就這樣將孤苦伶仃的我丟下,叫天不應叫地不靈。



可憐的愛德華。



可悲的我。





心得:你有令人不敢恭維的時候嗎,我有,你或許在不經意間也有些許陋習,得罪了人,促使別人成為你的敵人。婷、正中、一起長大的婷(好混淆)、C、W、E、在香港的大姐、Kenji桑,所有閱讀這篇的人,不如花點時間來看一看,好嗎?

請照著念:“請問我令人怯步的原因是什麼?”

接著,請照直覺選擇以下五張牌。

1

2

3

4


5
1 ---“隱者”牌,卻步指數100分。你讓人卻步的原因是“太過憂鬱”,由於你容易受情緒波動的影響而表現憂慮,甚至哭泣,這點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2--- “世界”牌,卻步指數20分。讓人卻步的原因是“太過成熟”,由於你理性且自立自強的個性,讓別人的溫柔體貼無用武之地,建議可以偶爾裝傻變笨,讓你身邊的人表現一下。
3---“月亮”牌,卻步指數60分。讓人卻步的原因是“太過黏人”,你的佔有慾強,給予別人的空間太少,加上疑心病的作祟,容易讓人對你卻步不前。
4 ---“能力”牌,卻步指數40分。讓人卻步的原因是“太過強勢”,簡稱霸道,你不大可能會為了別人改變你多年來的生活習慣,雖說如此,在其他事情上,你還算是一個很容易被馴服的情人喔。
5---“魔術師”牌,卻步指數80分。你讓情人卻步的原因是“太不安定”,由於你的外緣太好(通常也代表你的條件很好),讓你身邊的人對你沒有什麼安全感,建議你心性要穩定,否則不僅沒有情人,連親人都會逃得乾淨。

3 Comments


唉...最近的小孩...越變越"三八"...才幼稚園幾年級就在交男女朋友, 小學就開始互稱"老公, 老婆"...就不能再幼稚點嗎? 大人, 電視的影響實在很深...我多想回到小時候那無憂無慮的時候啊!

飛輪海, 棒棒堂, 以及許多許多...最近的男藝人越長越像~因為流行就留一樣的髮型~看來看去還是金城武比較對我的味~>w<~

Dan, 加油, 你當時是在對一群裝成熟的小孩們說話, 還不懂世事的他們是不會了解別人的痛苦的...

三個倒掉的杯子? 難道不能指"三人同心把煩惱倒掉"嗎? 塔羅牌...雖然不懂也不大信, 但是, 預言就是要能預計到未來可能會碰到的困難, 並且讓你能夠避開或坦然面對它, 才是我相信的預言...

我是無能的, 及我不信神, 所以只能默默的幫你加油, 但我是個"聽者", 如果需要一吐而快(但請別期待有建設性的回應), 我在的(會不會有點自大啦?嗯...)~

1 ---“隱者”牌,卻步指數100分。你讓人卻步的原因是“太過憂鬱”,由於你容易受情緒波動的影響而表現憂慮,甚至哭泣,這點讓人有些不知所措。

我...憂鬱?!I don't deny~> w <~


還真巧,一陣子沒進來,一進來就看到自己的名字~


永远在你身边。。。。
什么事找我。。。sms,msn, email。。。

popo。。。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