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新一代香港人不會說英文?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June 11, 2009 in
航線是這樣安排:沙拉越—吉隆坡—泰國—香港—倫敦

要不是這樣安排,恐怕我見不到這種情況。

香港機場沒變,還是得走老遠,還是很冷,還是很吵,行李還是要等很久,提著疲憊的身軀,一直苦苦等著行李出來,有兩三個小孩在我身邊跑過, “呀,呀!”,“哈,嘿!”連話都說不好已經會滿場亂跑,還差點撞到我,小孩實在是討厭,對吧。

好不容易盼到行李,走到海關,卻被一個美國人妨礙了時間。

他的背囊被探測到有金屬物品,打開來看,裡面有條白色短巾、香煙(他難不成認為這個東西會安然過關?)、最近又開始紅起來的Twilight系列 第三部:日食,是說到女主角明明跟吸血鬼熱戀卻又在外跟狼人朋友外遇,一方面又要一起應付在第一集沒打死的維多利亞所率領的吸血鬼殭屍軍隊……整個寫得很 爛。

猜得到那個被查到的金屬物品是啥嗎,我沒猜到,海關將它拉出來,所有人看傻眼。

“這是什麼?”海關明知故問,那個美國人一副吊兒郎當(我最最最討厭吊兒郎當!)不分輕重地說:“那是我的擴胸器,你不知道嗎,man?”

海關一臉無反應:“不好意思,這物品不能通過。”美國人急起來:“別這樣,這不是什麼攻擊性武器,我需要它,幫我個忙,ok?”

“對不起,我們必須將其保留。”幾個同事過來,將它裝進一個塑膠袋,要它跟主人說再見,那個美國人大急,“C'mon man,你們不能這麼做!”

大家都在盯著他們看,站在他後面的我一直希望他跟他們打架,然後我從旁邊走過,T在外面等我,你們捨得叫一個帥哥(香港先生To-be)醫生苦等嗎?

他一直跟他們理論,說他當初進上海時對方可沒把他怎樣,為何香港就那麼嚴?

我心裡苦笑,你把中國跟香港比?哈咯,回歸併不代表同化,好嗎,這個四肢發達頭腦生瘡的美國豬到底在想什麼。

我看著手錶,三分鐘,三分鐘!醫生很忙的!

我實在不能等,飛機坐久了人會暴躁的,我插嘴:“對不起,你們能否派人開啟旁邊的關,我趕時間。”

幸虧行得通,他們開關,要求我走過一道門,然後搜我身體就放我過關,後來我才知道那道門不是金屬探測,而是體溫探測,我不禁又回頭看一眼,走過門就能查出體溫,哇。

我連跑帶跳,目光不斷搜索,發現他就坐在那裡喝咖啡看報紙,他也發現我,我們笑著迎向對方。

“老公。”他笑瞇瞇,一支手拿著紙咖啡杯,另一支掛著外套,戴著太陽眼鏡,怎麼看怎麼帥,我笑了:“你這個稱呼再不改,會真的被認為是同性戀。”

“叫了好幾年,不必改口了,還有,誰會認為我是同性戀?”

這句話真的是至理名言,誰會認為T是同性戀,美國白宮肯定馬上爆炸。

“遲到了,快走。”

“等會兒。”

“等誰?”我嚇一跳。

“驚喜!”後面突然有聲音。

我轉頭,R咬著一個甜甜圈一邊打招呼。

我真的是驚(沒有喜):“你先來了?我還以為你是明天的飛機!”

R滿口食物卻能說話,他一項有這個本事:“你記錯了,好了,走吧。”

我們出去,香港的天氣真是太好,陽光照射下來,我差點溶化,T馬上將太陽眼鏡給我戴上,“你長高了。”

我惱怒:“亂講。”

“我是醫生。”

“亂講。”

R究竟比較明白我:“為什么生氣?”

我就將海關的白痴說給他們聽,R聽了一直笑,T也在笑,我從後座繞過將太陽眼鏡再給他戴上,駕駛究竟需要太陽眼鏡來擋光,BMW是很會反射陽光的一種車。

原來T已經請了假,我們三個人就在家裡,R向來有午睡的習慣,他橫躺在單人沙發里睡覺,他瑜伽練得實在成功,185公分竟然真的能將自己收在這麼小的空間裡面,還睡得這麼熟。

T反正是靜不下來的人,他放好我們又出去,沒交代去哪裡。

不久後他打電話回來,說晚上出去吃,叫我們準備一下。

九點半,T才回來,載我們出去吃晚餐,他從小吃東西吃得很慢,這跟他身為孤兒有很深的關係,所以我拉著R在附近走走。

就是這樣,我才能遇到這件事。

那是一間中小型的電器中心,買電腦、電線、零件之類的,我一踏進去,一個女生馬上將飯盒擱下,用紙巾抹嘴,“新珊,台媚耶?”意思是“先生,想看什麼”,我不禁有些欣慰,我終於也聽得懂粵語了。

可是會聽不會講,我指著一台Lenovo,用英文問:“這熒幕好大,多少寸?”

那個女孩當場一怔,“沒?”(什麼?)

我也一呆,還以為自己說得不清楚,於是速度放慢些:“這熒幕(我還做一個框框的手勢)好大,多少寸?”

那個女孩這麼回答,她笑著說:“係咯,係咯,侯逮。”(是咯,是咯,很大。)

完完全全答非所問,她還以為我只是描述這台熒幕好大,所以客套地敷衍我。

我是整個人呆住,連R也是。

我們對望一眼,R問:“你不說英文,是?”

這句她聽懂了,帶著一點靦腆和難為情,“不。”發音也有問題,聽起來像糯米的糯。

R差點笑出來,我是完全地震驚。

而這時T找到我們,“走吧。”

然後,同世上所有的女人一樣,那個女孩看到T,眼睛馬上亮起來,嘴唇微張,只怕那一瞬間忘了呼吸。

我也不怪她。

一路上我們一直談論那個女孩,她也不過十八九歲,在這個年代居然不會說英文,一個香港人不會說英文?

跟台灣人不會說中文一樣不可能嘛!

T司空見慣,“你不是一早就說了嗎,一代不如一代。”

R說:“對呀,況且,不說英文又如何,愛因斯坦會說英文嗎,嗤。”

“那是兩碼子事,她不會說英文,天要滅港?”

T笑:“差不多了,主來的日子近了。”

他們好說歹說千勸萬勸,還是磨滅不了我心中的震撼,那句話恐怕連德國人都聽得懂吧,什麼時候香港人開始不會英文?

我好心酸。

R拉著我:“好了,睡啦,明天七點飛機——睡我旁邊。”

“不要。”

真的,香港人的英文劈裡啪啦,跟外國人簡直沒兩樣,這是最大賣點,勝過所有亞洲國家遙遙領先,新一代的香港人不會說英文,那還有什麼未來?

“睡我旁邊啦。”

“不要。”

那個女孩的背後又有什麼樣的故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心得:我要去香港迪士尼! >.<

3 Comments


其實...就有如台灣小孩不會說台語~模里西斯的小孩不會說土話(Creole)一樣~不過香港人不會說英文我有點愣住了~無語中...

香港迪士尼? 嗯嗯...只去過日本的~不過聽去過香港迪士尼的家人說好像不大整潔~你看看~好玩的話推薦一下唷~!(> W <)


真的假的,太夸张了吧,香港人=英文+广东话+烂华文+男的帅女的美。

真的一代不如一代?*speechless*


在香港 普遍多數人還是會說英文的
不能因為一個人而定奪所有香港人都不會說英文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