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為什麼你總是這個樣子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unday, May 30, 2010 in
又吵架了。

我已經厭煩了,幾乎每隔一段時間我們都要發起一場浩大的爭吵,然後冷戰很久,後來不是你就是我因為某些重要的事不得不跟彼此聯絡,於是馬上放下個人的脾氣商量如何應付要事。

幾次了,問問你自己,我數過,你這個該死的混蛋,這樣的事情重複快一百次了,一百次了!你不煩嗎?我知道你也不願意,既然不願意,為什麼不能在瀕臨吵架的時候收斂一下,或者趕緊叫我收斂一下?我是牧羊座啊!吵架和發脾氣是我的天性,為什麼你明知我脾氣火爆還要故意回嘴令我更加生氣? !

我老了,你也老了,我們已經不是十八九歲,各自已經擁有一片屬於自己的天空,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活在一處屬於自己的世界。多少人能夠像我們這樣在重重地傷了彼此的心之後克服一切恢復起初的關係。

我們都試了,一次,兩次,十次,二十次,每一次都說服自己踏上一步兩步三步,簡單明了地已經看到在街道的另一頭出現彼此的身影,五官、四肢和那個久違的笑容,甚至好幾次已經伸出手,心裡小鹿亂撞,渴望又激動地想要握住那手掌,而且不誇張地說,有一兩次已經碰到了對方的指尖,然後,不是哇啦一聲就是撲通一聲,不是你的背後響起爆炸就是我的背後響起喧嘩,我們望著彼此,心裡如水晶那麼清楚,彼此都不得不轉頭應付那場需要,觸碰的指尖輕輕交叉劃過,觸碰的剎那敲碎了彼此的心,可是又不得不嬉皮笑臉,冷靜鎮定地如同柯南按壓住背後的禍事,然後你的身影就從這麼這麼高,到這麼高,到高,到算高,到矮,到很矮,到非常矮,最後只剩下一個針頭那麼小,消失在前方迷濛濃霧的鏡頭,消失在我的視線。

你不累嗎?你沒有懊惱嗎?你沒有一次道過歉,我也沒有,可是我們都長大了,我們都不在乎,那為什麼一定要在某件雞毛蒜皮的小事上吵架,你為什麼不能用你做事的那種果斷魄力按壓住我的不安,震懾住我的情緒,然後用你的指尖觸碰我的臉頰我的唇?

每一次吵架,我都懊惱不已,輾轉難眠,幾次爬起來拿起手機撥打那個不用大腦都能按出來的電話號碼,可是十次裡面有五次是我闔下電話,五次是你關機,為什麼?為什麼你在這方面該死的和我一模一樣,吵架後一定關機蒙頭大睡,你就不能開一次手機嗎,for Christ sake!

我很累了,甚至開始有一點麻木,我很辛苦地自己想很多,這些你每一次都知道,每一次都聽我流著眼淚哽噎地告訴你我之後的心情,可是每一次,每一次!你都要讓我再體驗一次,傷口才剛好,你又狠狠地搓破上面的痂,在曝露的傷口上狠狠地再咬一口,怎麼不見你咬我的唇我的耳,偏偏咬我的傷口?

是不是你心理變態,看到你吵贏我就洋洋得意,還是學那些情侶般故意逗弄對方想看對方受委屈無辜的模樣,你若是真想那樣就告訴我呀!我可以七情上臉,喜怒哀懼愛恨慾望全部演給你看,你沒有必要親自摔巴掌來看我五位雜陳捧著臉濕紅著臉怒視著你的表情。你若是這麼恨我,就拿起一把刀朝我的腦門狠狠刺入!傷人不傷心,打人不打臉,連你祖宗都告訴你了,你怎麼可以一次又一次傷我的心,潵鹽在我的傷口上?

我甚至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想討厭你,想恨你,想無視你,想當你消失,想忘記你;可是你這個超級無敵討厭的混蛋一次次模糊我的焦點,打亂我的計劃,在你的面前我居然像個小孩子一樣手腳大亂,喜怒無常,完全沒有理智可言。

我們到底是什麼,算什麼,擁有什麼?他們的背後有一座斷背山,他們的背後有凡爾賽宮,他們的背後有愛琴海,他們的背後有一顆金蘋果,他們的背後有凱旋門,他們的背後有萊辛巴赫瀑布,我們呢?不過只有短短幾年的大學回憶,你要我怎麼堅持,你要我如何在一條充滿荊棘的路上使用我一無是處的軀殼跨過種種障礙?

我不明白你了,你見我辛苦就拿刀砍掉了荊棘,見我開心就送我金蘋果,見我成功就給我愛琴海,見我孤單就送我一座斷背山,見我無聊就送我凱旋門;可是現在見我辛苦時你在荊棘上點火,見我開心就送我毒蘋果,見我成功就燃燒愛琴海,見我孤單就送我下冰雹的斷背山,見我無聊就轟炸凱旋門,處處和我作對,不整死我不甘心;可是當我放棄一切不肯再繼續下去的時候,你的刀你的杖你的山你的門你的海又回來了,雙手奉到我的面前,讓我享受。

你既然給我了,為何還要奪去?你既然奪去了,為何還要給我?

你要我如何面對你? !

If I should meet thee
After long years,
How should I greet thee?
With silence and tears.

這樣?還是怎樣?

我累了,我老了,我疲乏了,我已經不剩什麼了。

要身高我沒身高,要長相我沒長相,要才華我沒才華,要天才我非天才,要身材我沒身材,要嗓音我沒嗓音,要聰明我沒聰明,要有錢我不有錢,要權力我無權力,要理智我沒理智,要帥氣我沒帥氣,要出名我沒出名……

我一無是處,你怎麼還在我身邊;既然在我身邊,為什麼又要傷害我?

而我也是,為什麼一次次我又給你機會,給你機會來重複傷害我?

我已經不知道要怪你還是要怪我自己。

這麼多年了,為什麼你總是這個樣子?

屎。

為什麼不能像婷和她的愛一樣過得好好的?

你怎麼不學學他們?

可惡。

我恨你,我恨你,很恨你,非常恨你。

可是連瞎子都看得出來,在心裡的最深處,我又……

我又……

我又!

我……

3 Comments


It hurts, because you've loved.
You hate, because you've loved.
And you forgive, because you loved...

Love...

Daniel...不哭不氣唷!別說自己老!Keep yourself young!!
我和他也是會常常鬥嘴的說~And everytime's about the same thing~
但是每次他都會試著引導我, 和我說話~

那個人...該不會是天蠍座的吧?


Not Scorpio, Cancer.


Cancer...大男人主義~!?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