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econd Chance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July 14, 2010 in
Do you agree that everyone deserves a second chance?

How about a third one?

Or a thousandth one?

Would they still deserve to be given the chance?

你想過嗎?我想過,而且我已經有答案。

這也是我今天所說的第一句話,查爾斯聽到了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他戰戰兢兢地問:“老闆,我……我……”

我半晌才會意這小子還以為我在試探他,嚇得他不敢說話,於是我拍他肩膀:“查爾斯,你誤會了。”查爾斯一直眨眼睛:“誤……會?”

“我並沒有要炒你。”

查爾斯一聽,臉色完全變好,整個三魂氣魄都飛回來,我沒好氣:“查爾斯,你再這樣一步一心驚下去,不到25歲就會得心髒病或人格分裂。來,坐下。 ”他乖乖坐在我面前,我端詳著他年輕的外表,眉毛很濃,看起來特別神情彪厲,十分爽朗,皺在一起的時候又很委屈,我見憐之。

“所以你的答案是?”

“真話、謊話?”這小子也學會我的口頭禪(算吧)

“謊話,記得,以後我無論問什麼,請都用謊話告訴我。”

他沒想到我會說這種話來,呆在那裡。

“所以你的答案是?”

查爾斯想了很久,“我會。”所以意思是不會。

“繼續。”

“很久以前,我有個朋友,他以過濾周遭人保護自己的名義不住試探我、摩擦我,我不爽他那種口口聲聲稱我朋友實際上把我當白老鼠做他所謂的測試,我心想,閣下是何方神聖,你防備心強烈是你的事,憑哪一點把我當試驗品。最糟的是,是他先找我做朋友,不是我耶!找我又測試我,媽的— —”

他突然掩嘴,整個人毛都站起來:“對不起,對不起!”

“對不起什麼?”

“我罵髒話,對不起。”

“沒什麼,坐下,繼續。”

“其實沒什麼好說的,”他繼續,“既然要過濾我,那不好意思當我高攀了,這種人能做朋友嗎?階級意識這麼重,變態。”

我揚眉:“那已經和一個人在談戀愛,後來卻和別人在健身房獨立浴室內互相搓背呢?”

查爾斯眼睛睜得像什麼那樣:“這是比喻嗎?”

“這是真實案例。”

“你想問什麼了?”

“阿呆發現阿痴和別人發生這種事,大動肝火,又自我封閉不知該原諒阿痴還是就此離開。若是這種事發生在你身上,你會給阿痴第二次機會嗎?”

我以最穩妥的方式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他。

“你在說什麼啊?!”

看到他這麼大反應,我反而嚇了一跳。

“既然已經和一個人發展戀情,無論如何就要堅持對感情的承諾,我管他在泳池還是健身房,洗澡這種事情是非常私人的事,還一起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裡搓背,怎麼可能嘛!一男一女脫光然後躺在床上蓋棉被純聊天?他們前面一定會幹什麼,就算真不會幹什麼,也會在那裡說些有的沒的調情。嘴上的調情就是精神上的出軌,互相搓背就是肉體上的錯誤,精神上也這樣,肉體也出軌,這阿痴其實已經沒有把那個阿呆放在心裡。第二次機會?幹嗎,給自己多一次機會受傷害?”

嘴上的調情就是精神上的出軌,互相搓背就是肉體上的出軌。

我心裡讚歎,沒有比這個更一針見血的說法了。

“不會是你吧,老闆。”

“不,不是,”我微笑:“這種事永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所以是你朋友?”他被挑起了想知道更多的興趣。

“是E。”

“是他!可是他給我的印像是很聰明的人耶。”

我指著熒幕:“這是E,”然後指另一邊,“這是阿痴。”

“哦,算ok。”

“人家有小狗眼,委屈的時候嘟嘴的話,什麼大難題都會過去。”

查爾斯大驚,“什麼,他們還在一起!”

“E無怨無悔地愛著他呢。”

“愛不是這樣用的老闆,愛是兩個人彼此經營才能夠產生的東西,一個人在付出的話那個叫幫傭(我聽了不禁大笑),一個人千萬不能利用一個人的愛當作犯錯的藉口,E若真的那麼聰明,他就該知道這是說再見的時候了。”

“還煮紅豆湯給人家呢……”

“紅豆湯?”

“啊,沒事。”

你還不是我能訴說心事的對象,查爾斯。

“你朋友想挽留?”

“當然,人家是曾經滄海難為水,這次有機會,當然是——”

“私密之門為君開。”

哈哈哈哈哈哈,說得是。

查爾斯嗄的一聲,“這麼看不開?”

“給阿痴第二次機會才等於看開吧。”

“才不是,他也不置於不吃香,為什麼要為了一個背叛的人妥協乖乖留在身邊?不僅對不起自己,若是被別人知道了,還會留下話柄。”

“太誇張啦。”

“錯事從來不能磨滅!就算真的冰釋前嫌,無論如何都會留下一個刺,以後東想西防,怎麼樣都不能回到最當初的那種關係和心情;只是為了寂寞所以不想放手?呵呵,這叫對不起自己。”

“好了,留一點空間,E再怎麼說還是我的……我的……”

我的……没有人。

“嗯?”

“上班吧,查爾斯,謝謝你這番偉論,醍醐灌頂,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

“老闆說笑了,我出去了。”

“記得一起午餐。”

“是,老闆。”

唉,真想讓他親自對E說這些話,短短數語勝過我通宵所言,詞不達意。

真羨慕中文好的人。

對我來說,第二次機會等於妥協,所以不不不不不不。

你既喜好自由,喜歡別人揉背,那順水推舟,我就放你在外無拘無束,世上又不是只有一朵花,況且,為什麼一定要有花。

自愛的人在世上日益增劇,而事實證明,事業順利的是這一班人。

寂寞難耐,真的?

沒聽過海邊、山頂、尼斯湖、漁人碼頭、拉斯韋加斯、海上絲路、長江三峽、澳門?

沒聽過SEGA、任天堂、PS、PS2、PS3、XBOX、Wii?

又不是閻婆惜,沒有男人在床邊就睡不著?

不不不不不,沒有商量的餘地。

偏激,或許是,不過在這種事上,絕沒有人怪我偏激。

不過,純種的事情,還是給純種去解決好了。

我們這種不是夢幻的哈利伯特英雄又不是極端的佛地魔壞蛋的中間混雜品,又算什麼東西。

呵。

1 Comments


其實我知道我們會有分手的一天,
但我已不想再多留下些遺憾..
我不想幾年之後, 和自己說如果當時我心寬一點
是否會有不一樣的結局.
有時候愛情或許就有點像是信仰, Faith.

或許會有人說現在我就心理準備好分手
這段愛情注定會失敗
我還是想盡量完美這段感情
看開或看不開, 其實不都一樣嘛?
關鍵點只在於你信不信吧...

很矛盾吧? 我選擇了相信他,
卻也相信了分手的一天
是哪一個選擇在欺騙自己?

好幾次已經想要脫口和他說我愛你
但是我忍住說不出,
因為先說了的人先敗北不是?
哈哈~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