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Ignorance Is Bliss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aturday, July 09, 2011 in
我其實是看了基努李維的駭客任務之後才聽到這句話。

當然明白意思,不過明白和體驗是兩回事:你明白晚睡早起傷身傷神還致癌可是沒辦法強迫己身九點去睡覺;你明白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可是你還是會對身為好朋友的情敵拳腳相向;你明白不該為朵花放棄整片花海可是當你分手還是傷心欲絕面容枯槁……

體驗永遠比較深刻,所以R才教一句話: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如今W已經踏上萬里路,到老鷹國去了。

那裡也講英文,卻不是英文。

差一點就脫口:R,我也想去。

去蒙特爾一趟,化名南丹尼爾•銀雨,戀愛、戀愛、再戀愛;回來之後重入現實,做個茫茫人海中毫不起眼的小角色,游走富貧邊緣,成日好高騖遠,渾渾噩噩過日子,飽食終日無所事事……

之後再說吧。

星期六到了商場,發現acer在搞活動,介紹新款電腦、筆電、觸碰式螢幕+主機、拆卸式雙操控小筆電……

在那裡看到了Acer Iconia 484g64這台筆記型電腦。我注意這電腦已經兩個多月,是第一次看到實體,走去那裡看,突然有只手拍我肩膀。我回頭,詫然,“阿裂,我還以為你去度假了。” 阿裂笑道:“回來啦。你也在看這架?”,“你的‘也’……” 阿裂笑道:“我特地趕下來看它。”



同是天涯淪落……不,是興趣相同,所以就一起看。才碰到它,阿裂馬上收手:“可惡,我就知道不是LED,這是LCD。”在那裡幫忙銷售的工讀生聽著這句話一愣,“兩者有差別嗎?” 我看了他一眼,“當然有差別。LAD、LBD、LCD、LDD、LED、LFD……當然不一樣。”

“但以理……你沒吃錯藥吧,很冷。” 他別轉話鋒,“這是世界第一台雙觸控螢幕電腦,當然螢幕是最重要……” 劈裡啪啦嘰裡呱啦,說了一堆我不知道的東西。

看完之後,輪到我接手,我可沒他們那種視電腦如積木的才華(我會努力克服這一點),完全著重於實用性,所以一步一步打開裡面所有軟體設備,對常打字的我們來來去去要的就是那幾個功能。

銀家個個天生耳朵又還不錯,所以音效什麼也非常注重。可惜不是弟,他在五歲時家裡購入一台白色笨重的大電腦(現在全部黑色啊……),爹測試零件是否完好電線有否裝錯,測試音效時,他指著右邊一顆播放機:“這個聲音比較小,很吵,不好聽。” 娘還說小孩子不懂事別玩,結果弟趴在地上大哭大鬧硬指他所說不錯,爹搬回去告訴他們,結果事實證明電線裡頭有瑕疵導致聲音細微變調和雜音;還記得賣主一副看熊貓的眼神盯著我們看,“兩者差距只有2.7分貝,咳嗽都17-19,你們怎麼可能知道?” 隨即換了新的給我們,一直用到2006年。

還在念小學的我那晚學到比較高深的詞彙:absolute pitch

店員見到阿裂先前的左挪右移,上推下按,知道他是內行,看到傻傻的我在那裡傻傻地按,心想終於有機會發揮,於是說:“這是雙觸控螢幕,如果你要鍵盤出現,就十指輕輕放在下面的螢幕上,塔噠,鍵盤來了!”



語氣像騙小孩子。

“兩邊有不同的顯示系統,所以你看這樣這樣,那樣那樣……等等噢……這樣……那樣……誒,本來……等一下噢……啊……來了來了,你看,這就能同時看不同的照片。”

差一點出洋相了唷兄弟。

“這是素描簿,它採用了最先進的技術,能用兩支手指放大縮小照片……(蘋果系列幾千年前就在用了吧,最先進在哪裡?)還有可將照片拉來拉去,還可以在上面塗鴉和一些剪輯的簡單操作,你試試看。”

“能畫畫嗎?”

“沒問題!呃……有問題嗎……你一直正視我。”

怎麼,害羞啦……不是Orz

觸感不是非常敏感,功能不算多,只是塗鴉、筆擦、線條、儲存,給小孩子用的啦。看來蘋果系列在這方面藏一手,沒有人能勝過他們的滑順感,連HTC都沒辦法。

另一個店員可能看到我們在這裡這麼久,還以為找到羊牯,也過來看,“這……這……這不是你嗎!誰畫的?!”

“是他畫的。”

“對呀,我朋友學畫畫。”

“但以理……”

“所以你說如何?感想?”

“硬體規格不是最新、不是LED、太重、電池不持久、底盤設計太寬、沒有小塑膠墊,放到桌上會刮花、線路編排還不ok,雖然180度攤平,可是。你呢?”

“觸感不夠滑順、螢幕略微暗沉、電池很熱、螢幕會留明顯指紋用手背擦不掉、筆觸很鈍,網路相機不明顯,什麼都loading很慢,聲音左邊比右邊尖。”

店員和他朋友用方言嘀咕:“一個講硬體,一個講軟體。我們怎樣賣。”

然後我們對望一眼,“等第二代好了。”

3699,一年保固而已,太貴了。



就在我們倆還在那裡說長道短的時候,突然看到店員伸手把我們剛才測試的那台裝入箱子裡,有一對原住民兄弟拿出信用卡遞給員工:“這張兩千,剩下刷這邊。”

接著,還沒反應過來,那對原住民兄弟已經離開。

“阿裂……他們……”

“買走了,而且把幾十個人碰過的測試機買走了。”

為了這件事,我深深歎氣。在接娘放工的時候說給她聽,結果雙子座向來就是那種“噢是哦,哦很正常啦,噢……”仿佛什麼事都不能讓他們大驚小怪,結果娘就說了。

“這是知識的問題。”

“什麼?”

“就像什麼LCD、LED,對我們不懂的來說那個沒關係。電池何必八小時我們兩三個小時就夠用。什麼顯示卡,我們能看喜歡看的東西就好。容易留指紋就擦掉嘛,為什麼一定要他們加入不留指紋的技術?”

“可是3699!”

“所以就是知識的問題。因為我們知道條件,所以當然要maximize我們的一分一豪,於是買一個相機考慮三四個月,一個電腦也兩三個月,要肯定交易百分百一分錢一分貨。你最終可以辦到,然而中間的惆悵計較算計卻讓你喪失了更好的東西。”

“例如?”

“那些時間你少看了幾本好書,少作了運動,少跟朋友溝通,少寫作,少跟家人相聚,而且把重要的日子浪費了,最重要的是你還不快樂!你現在還年輕不覺得時間飛逝,我們可不能像你們一樣為了一個小照相機就煩惱半年,一個電腦麻煩一個季,時間都不夠用了,呵。”

我聽了不語。

娘繼續:“所以貧困的人快樂,因為沒有知識,沒有知識造成的環境。如你考了博士不能做洗碗工,我辦公室裡的清潔阿嫂也不會買iPhone 4,他們一個月收入不到800,卻依舊生活快樂。他們一輛腳踏車三四個兄弟可以玩在一起,你卻因為你弟弟買了ipad2咬牙切齒,心裡不平衡。你擁有太多的知識,就擁有更大的要求。所以沒有人是有錢的,你越有錢,你付出的東西肯定越多,因為你已經有資格擁有,你也想擁有,你開始不滿足。從小學就學過會計的一個不變規則:收支平衡。你賺多少,花的也多少。你有錢,你有知識,你就需要犧牲滿足。你懂越多越不能滿足,這是一定的。”

“So ignorance is bliss?”

“當然,他們可以七八個人擠一間車庫大小的房子依然嘻嘻哈哈快樂滿足,有的人家裡面有泳池大車還是牙咬切齒。”

“你仿佛說到要知足上面去了。”

“知足包括在這裡面。你絕不會擁有很多然後很滿足,那是你邁入老年才懂的功課,而那時人生已經快結束了。沒有知識才是重點。”

“我總不能沒有知識,我已經沒有長相身高財富健康……”

“所以你要煩惱相機電腦半年,然後你喜歡的都不會買,只會退而求其次買一個中等貨色,然後你就停止深入探討一段時間,所以你缺乏新鮮知識,就沒有那個境界,要求就縮小,所以就投浸在享受新東西的快樂之中。那時的你就快樂了。”

這就是為什麼我不憎恨雙子座,我們一輩子學習用理智來分析事物,他們卻天生就會了;而當我們學習如何表達情感,他們又天生情緒充沛善變;我花了多少歲月學習的東西,他們天生唾手可得。

恨死所有的雙子座,如日本動漫常說的:這就是實力的差距。

我們辛苦得到93分,到他們面前想分享,然而他們隨便就交出95分以上的成績,當然,你可以勝過他們,可是日後想起當初打敗他們所忍受的辛酸血淚,到頭來卻還是輸了。

所以每次面對E都是充滿自卑和尊崇。

“所以你想買電腦?”

“哦不,買照相機。”

“用手機不就得了,幹嗎一直亂買東西。”

“我們現在沒有一架相機耶!什麼叫亂買?用手機哪能拍出好照片?”

“你為何要拍好照片?你是攝影師嗎?你又不靠那些賺錢,不過是休閒和旅行的用途,這麼認真力求完美幹什麼?真要力求完美,還不如考個博士學位,碩士能看的嗎?玩樂的事情花那麼多時間金錢還不快樂又要最好,卻不往自己身上加值,不知道你們腦袋裝什麼野草。”

……這番話,我已經聽了不下500次。

永遠的嘮叨,永遠不可能贏得了,永遠被雙子座領先,這應該就是我的人生了。

無知就是幸福。

信焉。





P.s: I sleep when u eat, you snore when i work. I hate this.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