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那一瞬間的幸福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aturday, November 26, 2011 in
今年好多人結婚。

是因為2012要來了嗎?哈哈

昨晚教友的大兒子結婚,我媽反正不出席這種事,就推了我爸和我去。一方面也因為我和他們都是朋友,老大叫錦,老二叫衛,老么叫誠。基本上,字面上,他們都是看著我長大的人啊。

我跟錦不熟,年紀差距太多,又沉默寡言,話題只有黃鷹、球類、ESPN,完全沒有內涵,所以跟他不大說話。

衛長得很好看,比較開朗,以前很要好,後來他去了首都就漸漸不聯絡了。而且每一次只交18歲少女做女朋友,17不行,19不行,一定要18。這在心理學上說是一種不肯接受長大現實的小病態表現。平時還好,可是缺乏耐心,如果交託他比較複雜的工作,他會因受不了而憤怒來發洩,不能負荷重擔,這種人不能成大事。

與誠最好,他和羅拉同歲(羅拉你過得還好嗎?),與我最親暱。親暱到一個她母親看到我都會笑瞇瞇:“誠今天沒來。” 彷彿我和誠一直都會在一起一般。

我和誠不過爾爾。

到了喜筵場所,空無一人。我們還故意慢十分鐘才去呢,到場六點廿五(六點半開席),居然空無一人。華人真的都這麼不守時嗎?很討厭啊……居然一直等到七點才坐滿。



錦和太太上台切蛋糕,三兄弟都是打球的,平均身高183公分,他老婆看起來變得好矮。好像小鳥依人(好像是有這句成語吧),不過沒什麼啦,躺下來都一樣(揮手)



後半場,酒後三巡,新郎新娘開始一桌桌敬酒,跟著廣東人的習俗,每次喝酒前一定要大喊“飲~~勝~!”一定要喊得長長久久表示長久,我聽了啼笑皆非。婚宴,不是婚姻啊。



到了我們這一桌,他們要灌我爸酒,我爸急忙攔阻:“不不不不不不(一連串不,果然是父子XD),我不會喝啤酒,色酒還可以,啤酒萬萬不可。 ” 我一聽要糟,老爸每次都說錯話,果然不出所料,他們聽了急忙說道:“來呀,開紅酒!”

霸王硬上弓,用紙盒裝的紅酒來了,我看了差點跌倒。這是哪門子的爛東西啊!用紙盒裝酒,那個能叫酒嗎!洗碗水還差不多!我爸一直推辭:“還要駕車,還要駕車”,“一杯就好,一杯就好”,“心領了心領了”,“銀叔叔你太客氣了——”

突然,一隻手穿過去,奪過杯子,二話不說一滴不剩。

新人們吃了一驚,“但以理,你會喝酒?!”

看來真的跟我不熟呢。

“太囉嗦了,區區一杯酒,來,滿上!” 和新人一起來的朋友們興高采烈的幫我補上一杯,又是一杯下肚。

沒想到這一桌上面一大群舊識,每個人都要喝一杯才准算數,全部都在那裡推辭,我看著桌上的菜都要冷掉了,於是叫道:“來,都拿過來!” 不過就三四杯爛酒,有什麼難的。於是一桌十個人,加上老爸和我,還有新人一對,一人一杯,總共十四杯,乾淨利落。

我還以為沒人在看,沒想到婚禮主持人看到了,他大喊大叫:“哎呀,真是看走眼了!原來有個酒國英雄,來來來,也和我乾杯!還有誰要!”

新郎的男子團死黨就跑來,又是一整桌,所以十個朋友,加上主持人,加上新人一對,就是十三杯了。

三盒紅酒就這麼喝光,入口酸澀,無色無香,像喝摻水的葡萄色素調配出來的飲料,爛東西。

主持人一直看著我,用看熊貓的眼神看我,“他媽的(他居然在喜筵上罵髒話!),你到底是什麼人啊?” 衛也跑了過來,“阿丹,阿丹,真人不露相,來呀,我們三兄弟跟他拚了!” 廚房處拿出瓶裝紅酒,我看著包裝,居然是2007年,4年能算酒嗎!不過區區喜筵,又是熟人,不必計較那麼多。

誠沒過來(應該那時在洗手間吧),錦、衛、他們的表哥表弟、女方家裡的表哥表弟,還有叔叔伯伯,全都站起來,一桌一兩個,全加起來應該有十六七人(記得不很清楚了),主持人又來(他真的很吵),“再來,再來!主持幾百場的我還沒看過這種人物,來!”

老爸用責備的眼神看我。

我聳肩:“你可是要駕車的耶,一開始還不是為了你。” 不然你以為我會喝這種洗碗水嗎?

酒倒了兩瓶,他們開新瓶準備倒進我杯子裡,主持人大喊:“給他整瓶!” 我聽了不由傻住,開什麼玩笑!這種東西喝整瓶下去​​,怎麼對得起家裡的酒窖? !

“哎喲,怕啦?” 老爸說:“小孩子愛逞強,大家別一般見識。” 主持人笑道:“哪裡像小孩子,根本就是英雄啊!沒關係沒關係,他喝醉了我們可以送他回家,哈哈哈哈哈!”

我聽了不由大笑,喝醉咧!這是跟我最無緣的事情了。反倒是主持人,他自己好像醉了。

喝完那一瓶爛酒之後,所有人用力鼓掌,主持人在那里大喊大叫,說什麼我也忘了。

總之就是三四瓶酒在我肚子裡這樣。



後來離開的時候,誠看到了我,他大叫:“丹,丹!” 我看著他,笑了,整張臉紅成那個樣子,“你喝醉了。” 誠彷彿沒聽見:“他們說你喝酒,你沒事吧?” 我笑道:“才一兩杯,有什麼呢?” 誠一臉很沮喪:“我沒有跟你敬到酒,我明明有看到你的!I saw you ! I saw you!”像個小孩強調東西的語氣似的。

我真的笑了,這還是第一次看見誠喝醉的樣子,我不由伸手,“你喝醉了啦。” 他突然抓住我的手:“我好熱。” ,“喝了這麼多酒當然很熱”,“我有看到你,我真的有看到你,為什麼最後忘記找你,唉喲——”,“誠……”,“我那時從遠遠那裡就看到你,你一臉嫌棄地看著海尼根啤酒,我不知道你會喝酒,呵,好熱……”說著他去解鈕扣。

我大急,“等等,誠,冷靜一點!” 急忙拉住他的手。他兩隻手抓過來,“丹,丹,我不知道你會喝酒,下次一定找你喝。” 我只是笑。誠急了,“我真的只是忘記,真的,我打電話給你,你一定要來喝。” 我像個父親應酬要買糖果的兒子一樣,“好好好好好好好……”他笑了: “丹,看到你真好。”,“看到你也是”,“要等我電話哦!”,“好……”

那一瞬間,突然感覺到了幸福,你看,全部的人都快快樂樂。

可是現在的我們都深知,結婚……一切才剛要開始呢。

還以為自己會喝醉,究竟多年已經沒有一口氣喝這麼大量的酒,不過感覺良好,安全過關。





ps: 喝醉?我的字典裡沒有喝醉啦,哇哈哈哈哈哈XDD

5 Comments


明明就有= =


Daniel 有沒有喝過模里西斯的啤酒? E說比Heineken 好喝...


目前沒有耶~什麽叫毛裏求斯的啤酒?土法製造/原住民製造嗎?O.o


不是啦~Phoenix Beer...我嚐過一小口...好苦! [不是廣告呦~http://www.phoenixbeveragesgroup.com/alcoholic-drinks/phoenix-beer.php] 可是模里西斯人都很喜歡的說~


感覺都很不錯,網頁裏面的酒精濃度測試也很好玩XD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