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要來了

很快就要進行倒數了。

一年就這樣要過去了,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麽說才好。很奇怪,以前覺得時間慢,現在覺得時間幾乎不夠用,而且明年叔叔我(?)要從全職變全職+學生這樣。現在想起來心裏毛毛,不知道這麽久沒讀書了,會不會完全脫離了讀書的節奏,完全沒辦法吸收?想起來都覺得不是很舒服,還有些緊張,要接觸一個從未接觸過的領域,真的從零開始學習呢,不知道能不能學得明白,不會半途而廢呢。

所知越少,焦慮越多。

今年的尾聲和以前有很大的出入,工作上還算順遂,然而情場上就……呵呵

這一段時間和W大吵,翻天覆地,頭破血流,一個哭得比一個厲害,尤其昨天簡直到了一個無法收拾的地步。被一兩句話刺傷,程度如拿一條鈍木狠狠戳到心窩,因爲不夠鋒利所以又轉,又推,又刺,直到捅破胸口從後背透破,呼吸都沒辦法維持正常。理智也完全喪失,露出了隱瞞很久的真面目。也發現到我的自私和愚蠢的行爲給予難以磨滅的傷痛,我就是那個令他不快樂的罪魁禍首。知道了真相反而什麽情緒都不見,最原本的理智出來。

給了自己一個「如何讓對方的日子美好快樂」的題目當年終考,其實很簡單,既然知道不快樂的因素是什麽,那還不簡單,把那個負面的因素剔除不就皆大歡喜了嗎?

可是我很自私,很無恥,就是不想承認這一點(哈哈哈),所以給了自己整夜的時間仔細思考,W心碎下線睡覺的時候已經快三點。我関了電腦,在房内拿出紙筆,如同思考世上七大數學題一般把所有的事情全部一一列出,寫了三十多張A4。目的就是要給出一個完美的答案,好好的回答那個題目。

擡起頭來時,天色非常曖昧,我站在窗邊,一直盯望,就見到了很久不見的日出。

赫然才了解,果然所自己所說,想了整個晚上,發現時天色已亮。

重新讀了三十多張的結論,發現每一張上面都有墨水糊掉的痕跡,還傻傻的在想,怎麽會有水呢?也不管那麽多,一直讀下去,發現自己列了許多,甚至有些連自己都忘記的事也全部寫了出來,突然有種惡劣的滿意,原來我寶刀未老。想到這裡突然心口一痛,自己的能力居然用在這件事上,又不由悲哀。

才發現自己非常不誠實,說了很多違反自己心意的事。明明嘴上說這樣,可是心裏有個很響亮的聲音在「不對」,說那樣,心裏又「不是這樣…」,再説,心裏更多「不要再説了,快住口…」,完全沒有辦法抑制,仿佛一瞬間要人格分裂,心裏如鏡子般澄明,可是嘴上就是不願意說出任何心裏想的話,反而一步一步挖掘更多的創傷,傷了別人,也傷了自己。

今早這事告一段落,可是不知爲何,我沒有任何輕鬆的感覺,仿佛這件事還沒過去。

也可能是告一段落的結論並不能完美的答覆那個問題,讓我覺得沒有完成的失落吧。

走在路上有點喘,前一天睡了六個小時,然後就完全沒再闔眼過,今晚又一定要過十二點才能睡。之後又要做學生,什麽都摻在一起,千條綫万條綫,密到盡頭看不見:)

精神狀態一直有點緊綳,也是啦,都幾嵗了,居然一整天不睡,不緊綳也難怪。

於是展開了今年最後一個計劃——放空。

收到了很多人的年尾倒數邀約,可是都用別人已經邀請一個一個拒絕,完全釐清名單,想自己一個人過。

電視上都在播放一群人在義大、臺北(C在那裏)、尖沙嘴、新加坡港口、吉隆坡雙峰塔前聽人唱歌,擁擠著人群等倒數放煙花。自己在這裡寫部落格,玩從bigfish下載的遊戲然後等著時間過去。

好輕鬆,好安靜。

計劃也如往常般順利進行,所有人都認爲我在和別人一起吃喝玩樂,手機好安靜,父母也去教會做守夜禱告,突然覺得不如去懺悔一下也好,可是站起來,想到教會裏面有那麽多人,那麽多張面孔,又重新坐下。

怎麽會自己想打破計劃呢,神經病。

走到外面時,看到秋山和小劉在他們的獨特彩虹之家庭院内燒烤,吃得不亦樂乎。聽説他們十二點時打算點鞭炮,然後兩人在陽臺上玩七彩棒/仙女棒,之前看到秋山去買了一些。我也沒多看,不然他們可能知道我在家裏,日本人就是有點敏感,男女都是,要隱瞞沒那麽容易。

突然覺得好煩,爲什麽要倒數呢?新年來就來嘛,來了也不一定好。很多東西趁機起價,還是要工作,還是要讀書,還是要供車子,還是一樣嘛,可是明明一樣的事卻要用年老一嵗作爲代價,爲什麽呢?討厭耶。

啊,只剩幾分鈡了,就入鄉隨俗吧。

明年還是龍年呢,唉。

願大家新年快樂,希望所有人都能由衷快樂。

我去睡覺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