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該死的女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April 30, 2012 in
我實在不知道爲什麽要這麽衰再遇到她。

才剛剛從首都回來,結果接到電話,「老闆,稽查員又來了。」 我聼了臉色都沉下來。

結果如今就在這裡了。

我完全沒給她好臉色,她基本上也當我透明,毫不相干,趕緊做好滾蛋就行。

她進來,連門都不會敲,「我要來檢查辦公室」,說著就進來,我馬上舉手,「等等,你的信呢?」 她仿佛不懂,「信?」 我完全不看她,「公司稽查規則3.5b,要搜查主任級以上私人辦公室需要有你老闆和我大老闆簽名的核准信件,有效日期不許超過檢查日期的一個禮拜。你不知道嗎?」

她聼了十分尷尬,不敢看我。我突爾心軟,心想何必刁難一個女人?本來想開口說這次隨便她吧,又突然想起查爾斯說的話,你處處為別人着想,不代表他們領情,那又何必爲難自己?於是我又硬起心腸,閉上嘴巴。

我已經為太多人做太多事,後來才發現不是我需要你們,是你們需要我,那爲什麽奔波勞碌傷心難過要歸于我?

她再進來,手上拿著信。我檢查,然後放在一邊,「要查就快點,我有客人。」 其實哪來的客人?不過是爲了新員工安排去臺灣出差的事情。

她檢查,打開小門,突然發出極度訝異的聲音:「這是……酒?!」 我連理都不理,「這不是酒,這是高粱。」 她說:「不是,我的意思是你辦公室裏面爲什麽有酒!」 我不悅,「你自己都說這是我的辦公室,我就算在裏面藏了一條蛇,只要不違反公司紀律及影響工作,又怎樣?」 她問:「難不成你要在上班喝酒?」

我實在不爽囉嗦的人,尤其是問蠢問題的人,我指著瓶子,「麗蓮小姐,看清楚,這瓶高粱連包裝都還沒開,你有聞到酒香嗎?如果沒有,你凴什麽先入爲主斷定我會在上班時間飲酒?難道我不可以買來送VIP顧客?難道他們不能送我?難道我不能拿來裝飾辦公室?」

她突然問:「你生氣啦?」

我怔住,生氣,誰?我?沒有啊。

可是突然之間,我突然生氣了。你這個女人這麽問是什麽意思?我語氣坦率直白,你就當我生氣?你是誰,你是我老婆還是女朋友,什麽叫你生氣啦?你用什麽立場問出這麽一句話來?就算我真的生氣也算是你遇到不好的同事。對陌生人,你會直接問:「你生氣啦?」

我懶得說,氣氛絕對降到了冰點。她把酒放回去,在她的小冊子上寫寫寫,仿佛故意要寫給我看說「老娘就是要在上司面前參你一本」的舉止。So what?

她走到另一邊,打開櫃子,拿出一堆文件夾,檢查良久。

輪到我奇怪了,這種東西幾分鐘就可以檢查清楚,爲什麽會花幾十分鐘!我轉頭去看,一瞬間,整個人暴動!

「你在看什麽東西!」

我是突然之間的暴喝,她整個人受了驚嚇,倒在地上。

幾個人因爲我的暴喝衝進來,「什麽事?什麽事?」 看到我站在那裏,她倒在那裏,他們都嚇到了。

「我……我只是……」 她腦袋空空,話都說不出來。我最討厭在講理的時候沉默無語,又或者哭哭啼啼的蠢貨,尤其是這個有芥蒂的八婆,我再喝問:「我放在小櫃子裏,那邊標簽是私人物品,你凴什麽打開!」

「我……我……」

「你打開就算了,還給我看那麽久,你有沒有腦袋,有沒有常識!」 我氣得一巴掌打在桌子上。

查爾斯跑進來,拉住我,「怎麽了,不要這樣。」 女同事扶起她,拿過她手上的本子,往裏面看,個個臉色都一呆。

我也知道自己失禮了,於是説道:「讓我一個人靜一靜。」 他們都出去,那本子交到查爾斯手裏,他走到櫃子那裏把東西放進去,鎖起來。他出去時輕輕地把一杯伏特加放在我面前。 伏特加無色無味,喝再多也感覺不出來。

誰會在上班時間喝高粱,白癡。

我走出去洗杯子,還聽到她們在跟她說:「……結果就失戀了……那是他們的相簿……」,「我還沒看過他那麽傷心……」,「拿了兩個禮拜無薪假窩在家裏面……」,「瘦了很多……」,「你真的踏到他尾巴……」,「他多麽思念對方,你卻不小心挖了他傷疤……」,「沒想到他還是不能接受……」,「多少柔情多少淚……」,「……很少這麽長情的人了」,「……連我看著都難過」,「上班上到一半躲在辦公室裏掉淚……」,「麗蓮你別放在心上……」

一個個煩死人了。

 我走過,他們噤聲。

煩死人了。

還要明天起就放假,少看她的臉,該死的女人。

有些人就是麻煩。

抑或是我自己麻煩?

隨便啦,想這麽多

煩死了



ps: Don't take my sacrifice for granted, dammit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