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看破

愛德華教授曾經說,如果你握緊拳頭,你並不擁有什麽,當你放開手,你掌中就有了全世界。

他最會說這種所謂的金句還是恒言什麽的,口舌如蜜,心機超重。

你在讀書,他過去說不必這麽認真,你隨便兩行勝過別人千言萬語。你洗澡刷牙,他說你香澎澎令人垂涎三尺然後扯掉你的浴巾。你做了馬鈴薯牛肉,他就說別人要得到男人先得他的胃,你道行更高,連靈魂都被你奪走了。你蹲著抹地板,他就驚訝你怎麽可以做這些,你是用來疼的。

只能說他媽的,當初真是鬼迷心竅,才會去相信這些。

但是他也沒說錯,年紀漸長,的確需要學習放手。

我很擅長放手這件事,可能真的被他洗腦了。

聼我媽說,我自小真的不會跟人搶東西。我弟要看芝麻街,我就把遙控器給他,自己爬到搖籃去睡覺(聼起來也太神了吧!),我弟要坐在那個沙發,我就趴在地板上咬奶瓶。隔壁家的安德生哥哥來借腳踏車三天不還也不吭聲,一直到我弟自己去追討,他們送還腳踏車和一籃草莓餡餅。

誰要吃草莓啊,都吃怕了。

我弟的確比我強勢,別人跟他借東西,會明明白白說清楚,幾時借出幾時歸還,逾期的話會有什麽情況。雖然不到白紙黑字,但是已經起了契約效應。反倒我處之泰然,你借走了不還,隨便啦,以後不借你就是。反正能從我身上借走的東西也很有限:書、小説、水彩筆、尺、文具……都是幾便士的東西。用幾便士看出一個人的真面目,真是一個非常非常划算的交易。

沒有什麽物質需求,是,我和所有男生都一樣,想擁有名貴跑車,想要有一架很好的電腦,想要原木的書桌,想要可以拆叠似的越野腳踏車,想要軸心木做的槳,想要玩具。

可是那然後呢?

現實衝擊,漸漸都明白過來。我們想要的並不一定是我們需要的。名貴跑車又如何,不就是在鄉間小路駕車嗎?原木書桌又如何,有的人連書桌都沒有。要越野腳踏車又如何,一個月會騎幾次?要槳更是荒謬,劍橋隊從來沒有輸過,隨便拿一根不就得了?

漸漸胃口縮小,後來就看破了。那些東西拿來真的沒有用處,一切不過是貪婪的藉口罷了。

但是又非常矛盾,有些感受壓抑久了不僅不會消失,反而更炙熱。

例如樂高玩具。那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玩具。從來不知道世上有這麽奧妙的玩具一直到有一天在公園裏面看到一只狗在咬一個玩具,驅走它之後看到一個小小人偶,可愛到不像話。手指是C型,身體上色,是工人的吊帶褲,兩腳可以前後擺動,最特別的是,那個男生的頭髮可以拔掉!留下頭頂一個洞,裏面寫LEGO。他的一只手已經斷掉,可是臉上還是笑容燦爛,我真的很喜歡,給他取名叫威廉。

後來暑假去幫忙有錢人家貝多芬的前院除草種花,得到十磅,馬上去買樂高,赫然發現,十磅,十磅它只能買一個人偶和一部車子!多麽昂貴的玩具!珍而重之的收藏,特殊節日才拿出來玩。坐在客廳角落,自己還編故事:一天約翰駕車,看到有個受傷的人,趕緊跑過去問先生爲什麽你只有獨臂,你的手呢?他說我的手被妖怪吃掉了,後來幸免于難,故事是這樣的……

那時候也玩得不亦樂乎,實在奇妙。

現在看到了樂高,如有幾個人說的:你眼睛整個亮起來,幾個小時走來走去不肯離開店鋪。

真是好笑,他們不說我還不知道自己有這種陋習。

CR辛西亞杜康查利依莎貝拉都曾說:我買給你,然而就和所有的海誓山盟一樣掉入大海不再復返。也是,這究竟不是便宜的東西呢。也還好他們不送,不然人情沉重,怎麽都還不清。

可見物質和心情不是對等的。有許多物質並不保證你開心。

情人也是。

一如我對所有交往的對象說,容許我把醜話說在前面,我不是個好情人。他們一開始都說沒關係,大義凜然,義無反顧,簡直紙醉金迷。什麽都可以,只要你跟我談戀愛就好。

後來漸漸不悅、不爽、糾纏、投訴、控制、責駡、出軌……

那時也想,算了,既然有別人要,或者你們要別人,就去吧。

總不能說哎呀,你懷了我教授的孩子,我還是可以愛你。呸,誰要。也不能說,你已經是有家室的人了,我要你們離婚。呸,稀罕。更不可說,你媽媽和我之間選一個。呸,說出來還落得一般見識。也千萬不能說,我已經全心全意對你幾乎言聽計從不過全部被一句閣下沒有談過別的戀愛不知道你的好是多好盡數否定,多自私愚蠢簡直可以判死刑。呸,一刀捅死都不為過。

當你握緊拳頭,你不能握住什麽;放開之後,就擁有了全世界。

的確,要學習看破,別人嫌你不好,那就代表你的確不好。別人嫌你缺乏,那就代表你的確不夠。別人嫌你不夠重要,你就代表你的確不重要。

既然如此,那就學習放手。讓他們去找尋他們所謂好的人事物,祝他們開心快樂。他們快樂,你也落得清閒。

閒時一杯高粱,一本小説,一片iPad音樂,一陣午後雨,一包薯片,日子也就這麽過了。

總得看開,不要貪婪希望外面有蟬鳴鳥叫嘛,那樣豈不是回到鄉下?

只要到最後對得起自己就好。

不必爭辯。




ps: R....我高粱喝完了,我要新的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