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一根菸害的不只是你的健康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Friday, September 21, 2012 in
安安吃很多,我已經算吃很多的人,可是他真的吃不少,而且頗嗜甜。

現在怎麽都吃甜?我們這班人:T、R、彼得、衛斯理、安東尼,我們都不大吃甜,個個偏咸偏辣。打開冰箱,看到沒有準備食物,一邊大喊:「阿丹,我的午餐咧!」一邊拿起乳酪或奶油直接咬一口,然後啃蘿蔔還是芹菜一邊等吃飯。

安安吃了一盤蛋包飯,一碟魚手指(我不知道中文叫什麽O.o),一碗蘑菇雞肉絲濃湯,一杯凍檸檬茶,最後還要一份巧克力蛋糕,上面淋上覆盆子醬,還插兩根白巧克力捆黑巧克力的巧克力棒。

我只吃一碗意大利麵,就沒什麽意思要吃別的了,蘑菇濃湯還喝不完咧。

是我胃壞掉了嗎?

吃好想走走,三星galaxy S3突然響起來,安安突然鬼吼一聲:「忘了有預約!快走!」

一路飛車直奔辦公室。

進去之後離預約時間還有六分鐘,安安穿外套,七手八腳地找他的領帶,我從地上撿起來,幫安安繫上。在鏡子面前,安安說:「你總是那麽溫柔,爲什麽?」,「官腔」,「我是說真的,又聰明,又溫柔,又體貼,怎麽會這樣?」 我聼了只是笑笑,完全不相信;這種話,都不要信太多,甚至一點點都不必。

若是有一半那麽好,就不會孤家寡人一個了,呵

我看到了安安的客人,他們在房内說什麽我自然不可能會知道。我陪著外面的護士們聊天。她們問:「但以理,你有沒有女朋友?」我每次都回答:「有,你啊。」她們就嘻嘻哈哈,指你指我彼此調侃;轉移了目標,她們就不會再問多少。

這招還挺好用。總好過你坐在她們面前,輕輕地說:「沒有,我沒有再嘗試的勇氣,我交過的女朋友個個美艷動人簡直像模特兒甚至更好,可是她們後來都棄我而去……胃口又被養壞,現在的女生都看不上。」

說那麽多,她們還以爲你吹噓,又何必呢?

半個小時多,安安和那位女士一起出來,握手道別。安安走過來,説道:「你要不要吃什麽?我很餓。」 我看著墻表,我根本不想吃東西,可是安安要吃,就走吧。

看著安安的喫相,我突然想起了W。在日本的時候,W也是這樣,吃好了速食,又吃了蛋糕,再吃甜點,最後又去吃章魚燒,稀里嘩啦,我都想丟掉了,W狼吞虎咽,面不改色。

「想什麽?」安安仿佛察覺了什麽。

「想一個不該想的人。」 只好說實話。

「你有我呢。」

「嗯……剛剛說了什麽?」

安安笑道:「我怎麽可以告訴你?」我聳肩,其實什麽私密原則,根本一點關係都沒有,就算那位女士跟一百個男人亂來然後自責來看心理,又関我什麽事?我又不認識,這輩子又不知道會不會再看到她,不過隨便啦,不説就不說。

安安咳嗽一聲,「假設。我說假設。」

我點頭,笑了,「假設?」

「假設甲太太有個愛抽菸的丈夫,戒也戒了,說也說了,罵也罵了,口香糖戰略也用了,孩子戰略也用了,父母也說了,可是就改不了,還讓關係變差,口角變多,摩擦頻繁。甲太太受不了,就問她的醫生能不能以催眠的方式或輔導讓她丈夫斷絕抽菸,不然可能要走向分開局面。」

我看著安安,「你……我說假設,假設那個醫生聼了,會怎麽想呢?」

「我假設醫生聼了,會覺得頭痛,不知道怎麽辦,所以出來透透氣,順便找軍師想辦法。」

唉,菸。

那是一個很要不得的東西,完全的就是邪惡的產物,比毒品更糟。毒品害的只是自己,大不了死了就好,可是菸不僅害自己,還害了身邊的人,而且害更多!二手煙多慘,我們只是經過,就要中招。

怎麽就是戒不掉呢?分明沒努力,從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就是自己的問題,不肯放棄。

要戒一個東西,最要緊就是改變生活作息,轉移注意,逐漸減少。世上沒有一夕之間就改變習慣的人,不然就可以做神仙了。

只是還不明白嗎?已經給你警示了,再不收斂斷絕,這根菸所傷害的,就不僅僅是你的健康。

連家庭幸福都要賠上了。

真的划算嗎?

見仁見智吧。

不過轉念來想,這位女士,你既然知道他會抽煙,爲什麽當初又能接受而嫁給他呢?難不成你以爲他有一天會自己醒悟,一覺醒來馬上把所有打火機、煙灰缸全部丟掉?

你也有錯啊,別一味只怪別人。

一個人的過失,兩個人有禍

一個人的寂寞,兩個人的錯





心得: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只是這個也太痛了吧?!



2 Comments


阿丹別難過
你還有我:)


Fish finger, nice~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