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是扁平足

又跑來沙巴出差了。

這次是充滿著恨意和憤怒才來的。原本是我和同事同行,新來的那只老闆突然說:「等等,她不能去,下個禮拜我放假,所以她要留下來,你一個人去就好了。」

問題是,我機票已經買了,混蛋!

他竟然冷冷說:「開機票就好了。」

誰不知道?你當我三歲?問題是錢已經還了,又不是我名字,那筆錢我要怎樣拿回來?!而且最最氣人的是,今天我本來還在放假中,卻已經要坐飛機做公事!那時我本來要把剩下的假期挪到明年去打算加多一點,老闆又不準。

結果現在又要安排我去開會,說什麽:「年輕人,又是一個男生,你本來就應該去。」 我發起火來,站在他面前毫不客氣:「那你怎麽不去?別忘了你是新人,你才應該參與更多會議還是訓練才能讓你更快掌握工作現狀;不要什麽都不懂然後就說『你們有什麽先問過但以理』,那些是你權力的事,我又不能做主;全屬於你的工作都跑到我頭上來,你工錢怎麽不見得給我一半?」越說越火,最後指著他說:「我本來要工作,你硬要我放假;現在我放假,你又要我去工作?」 他聼了臉色有點慌忙,「但以理,你聼我說……」

我就冷冷丟下一句:「我沒什麽好説,你跟代表我的銀行工會委員說去吧,這件事我絕對報上去了。」

雖然我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做事要靈活變通,處事要圓滑禮貌,可是這裡不是君子國,我對你客氣,你不會對我客氣,反而得寸進尺,需索無度。

就這樣我上了飛機到了這裡,氣與不氣,都還是要來,還是氣一下就算了吧。

原以爲飛機上有午餐可吃,結果只有三明治和柳橙汁,我早餐和午餐就這樣?故此我伸手,「再給我一盒。」結果那空姐說:我們的量都是依照人頭準備的,沒有多餘。

算了。

飛機上要玩電動時,突然號燈亮起,機長的聲音如從天上降下(我們反正在五萬英尺天上= =):「親愛的乘客們,請趕緊坐在你們的位子上,兩分鐘後我們將可能會進入亂流。」

我人生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亂流是可以預先被看見的;那你既然知道前面有所謂亂流,那你幹嗎還要飛進去?不會飛高一點飛低一點避過一下嗎?況且,你怎麽看得到亂流啊?!

腹誹還沒結束,突然一陣劇烈顫抖,轟轟嘩嘩聲響,我們真的進入一陣小亂流中。

那是α波紋的亂流,故此飛機上下擺動;上還好,下的時候會感覺出重心突然不見,整個人往下掉落,心都鑽到喉嚨去,腳板明明踩著平地,可是又空空如也,仿佛自由降落;仿佛上下上下,那種感覺就一而再,再而三的襲來。

大人都這樣了,何況是小孩?所以機艙内的幾個小鬼都哇哇叫。不知道由誰開始,仿佛狗吠會傳染一樣,這個哭,那個也哭,這個叫,那個也叫,眨眼間吵成一團。父母們就開始安撫,可是不知道是傻了還是我有問題,那些父母們的安撫是喝斥:「不要哭,叫你不要哭!聽到沒有!」,要不然就是「噓,噓,一下子就好了,忍耐一下,吃得苦中苦方爲人上人。」

我聼了都傻住,這位安娣/大姐,雖然中文跟我沒什麽關係,可是你也用錯了吧,連我都知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半晌,擺盪停了下來,當然沒有像電影那麽誇張:餐具還是人在半空中翻轉,麵條和醬汁狂噴,高跟鞋筆記本仿佛手裏劍還是苦無飛射出去刺入前面某個胖婦的乳房之類的……呃,還好沒有啦,我在胡思亂想什麽……(吐菸)

終于安全降落,進入酒店下榻。

「你有登記嗎?」,「有,請找但以理銀堡,拼法是……」,「呃,沒有耶」,「那用中文名字好了,羅馬拼音是這樣……」,「還是沒有」,「那用公司名字好了,拼法是……」,「啊,找到了。」

嚇得我差點尿褲子。

「這是自己付費的訂房,一共是這樣,你是信用卡還是現金?」,我又被嚇到了,「不是銀行名義嗎?怎麽……」看到櫃檯一臉「你們自己沒有商量好嗎拜托,該不會沒錢吧」的那種神色,我心想算了,就拿出信用卡付賬,那櫃檯小姐的神色一直處在扭曲中直到機器列印出收據證明這張卡是能用的之後才平復過來。我心想,你真的先認爲我信用卡刷不過去了嗎?!

進入房間之後松了好大一口氣,倒在床上大喊:「冤孽啊~」(基本上那兩個字我也是只會唸,你問我什麽意思我也只能苦笑回應Orz)

幸虧房間還不錯。雖然一瞬間誤以爲門口是豹紋其實原來是木橫紋害我譏笑了自己半天,起碼會笑。


驟眼看過去,真的很像啊!


我很喜歡電視纕在牆壁裏面,對我們這種呼吸道不好的人,這個方式最不會積塵了,我很滿意那種空間感,燈光也很足夠,我也是個散光的人,燈光對我來説很重要。


全部都是木橫紋喲,連桌子都是,看到這張照片才發現@@


床反正就是床,不予置評,希望很好睡,我連坐在上頭都還沒坐呢(笑)


That is an elegant lamp stand! 這時我看到了第一句嚷出來的話,太做作了吧!後來才發現不是,做作的,是上面那張萊佛士花黑白照啊!我不知道他要走時尚摩登感還是未來空間感。不過那終究是沙巴的州花,標榜著「沒錯,你就是在沙巴,這位人客~」的意思,很不錯。

你看過真花沒有?若不,請務必嘗試,你會了解到什麽叫做臭。

這種花會釋放腐爛屍味的一種氣味,裏面又混雜了甜膩的麝香引活物上來,然後分泌粘液與麻液令之不能動彈然後等待獵物死亡腐爛吸取養分活下來。

不可思議吧,大朵的直徑還可以長大十公尺喲!當然,我自己也還沒看過,有機會可以去看看。


撥開窗簾,赫然發現,咦,那是鳥嗎?那是飛機嗎?那是火箭嗎?不,那是超人!(喂!)

那是一只假鶴,還是白鷺鷥,我不知道,不過感覺挺有意思,好像要飛又飛不高(好像有首歌的歌詞……算了)


廁所洗手台設計簡單乾脆,沒什麽特別。然後如婷兒所說,因著衛生因素,現在的設備中已經不包含牙刷牙膏了。

我心想可惡,以前都是拿他們的牙刷牙膏回家,都可以用一季半年的,現在沒辦法了,可惡!(重點很錯吧你……)


看到這個,我呆了好一陣子。You know why?


This design is so gay! 我整個吼出來,誰想的啊?!我想連我那些同性戀朋友都不能接受吧!設計者那時是不是前一晚跑去夜店看了一整晚迪士克燈球然後放到這裡,太可怕了吧= =


從洗手間出來,看到杯子,杯子不錯,也乾淨。我以前住過的某些地方,玻璃杯上居然還遺留指紋,所以造成我都不大使用他們的杯子什麽的。幸虧這裡沒有,心情稍爲平復。


浴袍是燈芯絨製成,不過沒有穿的機會。


整體上來說,算舒適簡單,希望晚上讓我好睡。

那時時間還早,我就跑去逛街。想起當時我從臺灣回來買的皮鞋已經不大能用了,所以就去買一雙新的。

I'm Mr.Simple (不是那首歌喲),所以我的皮鞋都要簡單,單調,不要前面尖尖,也不要有什麽鐵皮底面什麽的。走到附近的商場,總共五樓,裏面鞋店有七八間。先走完一圈看款式,後來才決定要不要買。

決定要買的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我在第三樓的鞋店找到一款喜歡的,穿了進去,發現太大,而且只有十號(我都穿七號八號),所以就挑了另一雙。

那是一雙Dr.Martens的Refined 系列鞋子,R有段時間很喜歡,我也試一試,結果鞋子底下有後跟設計,中間内凹,有美化感覺。我一穿進去,整個人差點跌倒在女店員身上,嚇得我半死。別説走路,站都站不穩,馬上換別的。

後來換了一只狗的牌子(你知道的)的Commend 系列鞋子,皮質非常好,後跟比較短,我就穿進去。

心想還不錯,可是踏出兩步,整個腳板就是突兀到不行,仿佛有什麽東西就是頂在腳板中間,腳板前部份落地的時候會變得非常用力,目的是爲了保持平衡,走路的時候就變成格嘎格嘎響,仿佛告訴全世界你買了新鞋子。

後來離開第三樓,我就往下走,想說買好就走,可是找了很多間,赫然發現,他們的皮鞋底下都有内凹設計,我不甘心又試了很多雙,也很多牌子,都沒有辦法好好走路。

 又往上跑,跑進規模很大的一間,要試鞋子。後來有個男店員過來,説道:「請先脫鞋,站在這塊板上面,它會告訴你你該穿什麽尺寸和什麽樣式的鞋子。」我站上去,男店員(他叫麥克)就皺眉,「喔,你最近是不是有瘦身頗大額度?」我點頭,你怎麽知道?@@

「你是不是不喜歡尖頭的鞋子?」 我點頭,對對對。

「你是不是不大能做什麽戶外運動如攀岩還是爬山?」

我不由嚷道:「你怎麽會知道?!」

等等等等等,問人三個問題的人應該是我,不是你啊!我感覺被監視還是被跟蹤了,好赤裸的感覺,嚇死我了,我一直看著麥克,你怎麽會知道?!

「你可不可以把襪子脫一下,讓我看看你的腳板。」

我脫下襪子,麥克點頭:「這下我確定了。但以理先生(我前面有自我介紹),恐怕你是一個扁平足人士。」

什……麽?!

「人的腳板分成三大種:普通、岔骨和扁平足。你是扁平足,所以那種普通内凹設計的鞋子你穿起來會不舒服,甚至會失去平衡跌倒。」

你怎麽可能知道?!

「可能你沒穿過別的鞋子,校鞋、球鞋、涼鞋、拖鞋什麽的都是平底,所以你沒發覺。扁平足的人不能穿底下不平的鞋子,通常又有幾種辨認的方法:走路會比較快、不大能踮腳、也不能久蹲、平衡感中上。」

對對對對對!天呀,你好了解我!@@

「所以請做好心理準備,你要的皮鞋非常難找。因爲沒有多少皮鞋底下是平的設計。我們的店裏也是。」

我放眼望去,男鞋有五大品牌,七八架鞋架,一架五排,一排七雙鞋子,結果幾乎清一色都是普通腳型的那種内凹設計。

我的臉色肯定變了,麥克説道:「請容許我幫你找一下,你請坐。」

他就開始找,我也用眼睛搜索。

結果他給我找了四五雙鞋子,走到我面前,臉上有種抱歉的笑意:「但以理先生,對不起讓你久候了,這裡是我們店裏……全部的平底鞋。」

店裏幾乎一千雙鞋子,你用兩只手拎過來,告訴我這就是全部?!

我突然覺得事情不是這麽簡單。

不是我選東西,是東西選我!

我沒有市場了,我是需要特殊服務的殘障人士!

我完了!

我對麥克說:「怎麽辦?我好想哭。」

麥克蹲在我面前,臉上帶著抱歉,「你仿佛真的是第一次知道呢,好似受了很大的打擊。」

「我真的是第一次,二十多年來,我第一次……發現。」

「是,你辛苦了。不過不止你,我父母都是扁平足,其實很多人都是,你別擔心。是敝店服務不周,款式不足,讓你覺得沒有選擇的餘地;並不是這樣的,到了大型的百貨公司,還是會有的,只是需要稍微費心。腳是很重要的肢體,為它找一雙舒適的配件,我們自己也舒服,不是嗎?但以理先生。」

我差那麽一點點就愛上麥克了。

你服務也太好了吧!連心理輔導都作了!(話説怎麽會由你來做= =)

「來,試試這雙鞋子。」他叫我把腳放在他膝蓋上,準備幫我穿鞋。

我大大吃驚,「不不不不不不!怎麽可以,我自己來!」

麥克微笑:「這是我的榮幸,也是我的工作,請不要介意。我只能以有限的方式來服務你,反而過意不去。」

……我們結婚吧麥克!(超級大誤)

怎麽有這麽好的人!QQ

後來不得不把腳放在他膝蓋上,試了全部,只有一雙可以。

我看了手錶,愣住。爲了找鞋,我花了將近兩個小時,兩個小時耶!

不得不買下來,不然就要摸黑走囘酒店。

我再三向麥克道謝,他還是帶著微笑還有一點點的苦笑跟我道別。我跟他要了一張名片,然後跟他握手。

握著他的手,然後我跟他說:「別擔心,你今天早上所想的事情不會成真。這件事困擾你許久,不過不要擔心,很快會過去。」

麥克聼了,呆了一呆,「你說什麽?你跟我説話?」

我點頭,説道:「是的,你想一想就知道我說什麽。」

突然,麥克仿佛想到了,笑容僵住,表情有點扭曲:「我……我不明白你指什麽。」

我也拿一張名片給他,「這三天我會在這裡,如果你覺得有向人訴説的必要,不妨找我。」

說完,我就走了。

一路囘酒店,進了房間才想到還沒吃飯。

還是在扁平足的震撼裏面。

原來我是扁平足。

那爲什麽可以當兵?扁平足本來不可以當兵啊,五月天的阿信就是這樣不是嗎?

我看著那雙鞋,心裏無限感慨。


唉,我們都自以爲知道很多了,結果沒想到,原來不知道的事情還多著呢。

諷刺的是,現在的科學讓我們連幾千萬光年外的太亞女座星雲和平行吐絮蟲洞都知道了,可是自己的身體還是一個謎。

記憶儲存在腦袋的哪部分?

到底是眼睛還是耳朵控制空間感?若是耳朵,爲何閉上一只眼就抓不準距離?若是眼睛,爲什麽耳水不平衡就不能搭摩天輪?

愛情是腦袋還是心?若是腦袋,怎麽會這麽情緒化?若是心?那不過是幫浦,一群肌肉組織,又怎麽會有情感因素?

好不可思議的世界。

Comments

Kubi said…
你又把別人看透了嗎
Mike被你看光光了
.........我沒有(逃

不是故意的其實,就習慣了
Kubi said…
是個帥哥嗎XDD
嗯......超級帥(撇頭
Kubi said…
沒照片沒真相 快去拍一張~!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