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圓桌高峰會....才怪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aturday, December 08, 2012 in
昨晚還真的沒睡好,我是個會認床的人,尤其是枕頭,令我痛苦不堪。

一點多翻來覆去,三點多才入睡,六七點已經醒來。

醒來時喉頭乾澀,突然想吃喉糖,可是沒有。

吃了早餐(並不是很好),和別處來的同事們打招呼(有些認識有些不),一起徒步到這裡的分行,大家有說有笑,仿佛是去逛街。

也的確是逛街,分行的正對面就是大商場,裝飾得五光十色,鮮艷奪目。




等一下過去看看好了,我心裏這麽想。反正這種地方,樓上都會有熟食區或食品街,非常簡單。

早上九點開始開會。前面還不是很熟絡,大家也沒有什麽自我介紹還是怎樣,自己分成自己的小組織聊天,準備待會兒的彼此砲轟(?)

穿紅衣的那個傢伙,就是我以前的老闆,在這裡看到他,只是說說兩句,沒有多聊。

不過我有點想念你,你起碼是獅子座,現在這個,是萬惡的處女座。


站在他旁邊的那個黑衣男人,是1994年的健美先生亞軍,天啊@@


別看她們仿佛像閒聊八卦長舌什麽的,藍衣小姐安娜(喔,我喜歡這個名字)是馬來西亞經濟部總管,紅衣的香香姐(因爲她Estée Lauder香水用很兇,所以大家都這麽叫她,我卻不喜歡那個品牌)是新加坡宣傳企劃部總監,她旁邊的是行政管理部,那雙手撐椅背的不得了,是亞太内務秘書長。

不開玩笑,這幾個女人,一個人要繳的稅都是近乎幾十萬,可怕死了。


可是那又不算什麽,我旁邊的這個穿白衣服的女人,是東亞區全部分行策劃執行總經理歌蘿麗雅。意思是,但凡你在東亞看到的分行,全部都是她在管的,我也算是在她之下。

對面那位胖妞是這次的主持人,她是公司系統設計部總管,在亞洲,所有公司都用同一個系統工作,而那個系統,就是她設計的。

我整個傻掉。

後面那三位都是沙巴當地的員工,主任或組長等級人物。

九點到一點,我們說的是亞洲的行動和未來實行如何:是否開新分行,什麽國家要開,國家的哪裏要開,哪裏的要關,是否員工人數不足/太多,新人舊人多少比例,香港部要印多少新鈔,人事調動是否合宜。一個人三本書,讀得要死。

主持人站在那裏如同競標場的領頭:「接下來是新加坡。好,開不開分行?開的舉手,謝謝,拒絕的舉手,謝謝。七比五,開。理由?欣蒂你說……嗯……還有什麽?」

短短時間裏面,一個地方是否會出現新的分行,都在一次的會議裏決定。多少員工的分行,什麽性質的分行,地點、場地、尺寸、開的理由etc etc,如同競標一樣舉手放手罷了。

「下一個是臺灣,開分行否?開的舉手,不要的舉手,謝謝……理由?安娜你說。」

全部說完,主持人就把麥克風傳過來,「我把接下來的交給但以理。」

然後工作就很簡單,你只要反對還是支持,然後在四分鐘内接受無盡的Q&A,然後預算未來十五年的發展,是否能成立,公司會否虧錢,爲什麽接受,爲什麽反對等等,全部現場回答。

前半個小時還好,後面就開始熱鬧:「什麽,臺灣要關6個?但以理先生你開什麽玩笑!香港要修建縮小兩尺?!但以理你這個混蛋,你凴什麽!馬來西亞開兩間我們反而要縮小?你馬來西亞的生意不過十四點多億美金,我們起碼都有三十億,你又不是純馬來西亞人,幹什麽這樣偏袒他們?我討厭你!」

你要一邊聼一邊記錄他們說了什麽,然後回答。

「臺灣太多分行了,自己的銀行又太多,臺灣人又一概嚮往美方如花旗,又或有劣土性愛自己的中國信托,你開那麽多幹什麽,湊熱鬧?你是開銀行還是開咖啡店,女人?你還敢說這麽多,你香港上次的一個億虧損居然要中國區吞下來。你們一邊搞自治,壞的時候就推給中國,知不知道可恥怎麽寫?除非給我四個理由,不然我刪定你!」

你看過自由辯論沒有?

大概就是那樣。


一點多了, 歌蘿麗雅站起來,「先吃飯吧,一個小時回來。我們才繼續剩下的四個國家。」

大家都肚子餓了,一說完就鳥獸散。

進去早上看到的商場,馬上嚇了一跳,怎麽這麽多護士?



後來聼清楚了,原來是一場活動,推廣捐贈器官;願意的人可以寫下名字電話,然後他們會交給這個國家的醫學署還是什麽的註冊在案:你要捐的是心臟、肺部、腎臟、眼珠,請打勾勾,然後有法律部的人陪同你宣誓:我某某某不是一時興起,乃是認真誠摯的願意死後捐贈器官……

我本來就是一個器官捐贈者,我很贊同這件事。

可是因爲聼了他們的東西/座談什麽的,一個小時就過去了。

我回去的時候,已經遲了。

安娜笑說:「我有幫你帶巧克力喲,丹弟弟~」,「謝謝安娜大姐,我好愛你」,「上次之後,你又變更帥了,有女朋友了沒」,「有啊,不是你嗎?」,「死相!我打你!」,「安娜安娜,你不應該這麽問,這個社會變了。你要問:『有喜歡的人嗎?』你知道,現在不一定只是限制男女,哪裏知道我們的丹弟弟,啊,你知道的~那個那個~」,「拜托,你看到這個樣子,我丹弟弟多麽正氣凜然,怎麽會有可能?」,「聽説他們裏面也分男生部分和女生部分」,「欣蒂你幹嗎越來越興奮,期待什麽?」,「你這個婦女少在那裏損我……」

歌洛麗雅進來,大家就收斂一點,然後開始下半部。

「上海區的分行,給多四個部門,我需要一千四百人大概」,「放屁,你這個女人,以爲錢從天下掉下來?」,「但以理你說什麽,今年單單這個分行淨賺一點六億人民幣,錢我可以給你」,「誰告訴你淨賺,你哪一只手給我那麽多,那個一點多早就給這個那個」,「那怎麽行,我有會計部報表,你看上海區第712頁最後一段」,「那你翻到第763頁,這個淨收爛透了,你們做什麽工都不知道」,「哎呀你這個小孩知道什麽,你連上海都沒去過!」,「你這個女人又知道什麽,每次只會開口要錢,都不知道跟誰學的……」

就這樣和平客氣據理力爭的會議檢討下,五點半了。

天空下起好大的雷雨,我一時分神。

下雨了,我想你。

突然之間收到簡訊,是一個陌生的號碼:「我是麥克,你是但以理對吧,方便出來聊嗎?我請你吃飯,地點就在某商場某樓拉麵攤。」

「今天不行,明天吧。」

「好。」

這麽大的雨我不想見你,也不想出去。

所以只是打算叫客房服務,可是經過的時候發現有漢堡王,突然心中一動,就進去買了。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吃漢堡王,是處女秀。沒想到就給這間店了。

然後如同所有的第一次一樣,我叫錯了。裏面變成兩個漢堡。

一個就已經這麽大,怎麽吃得完?!


把另一個當作明天的早上tea break的小吃好了,希望他不會壞掉。

漢堡王,不是很好吃。

有些會議,也不是很好開。

有些人,卻很容易就被引出來了。

奇怪,哈哈。


3 Comments


好...和平的會議呀...


……同上
媽呀,我連想像你站在那裏回嘴的壓力有多大都不敢


......Crazy conference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