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是自己這雙手

不久前出席某教授的葬禮,心裡感觸很深。葬禮有很多種:有吵鬧的,有靜默的,有平靜和諧的,還有肝腸寸斷的,方法千百種,結果都一樣,某人已經不在世上了。

接著至親收拾心情,開始分派那人畢生所剩下來的身外物。

這個最可怕,不論功過,不緬懷往事,注重的是他有多少房子車子現款。乖乖分擔還好,可是一所房子和一輛車子怎麼比,物價膨脹,二十萬的建材因為地方靠近市集漲到四十萬,車子已經二手,一百萬都要打半折,你要能遮風避雨的房子還是要不需要和人兌擠的自由代步?

小的們都如此,何況有三妻六子的富豪?長子拿最多?好,那長子是誰,二房的那個三十歲兒子還是元配的十九歲兒子?年紀最大的若是女兒算不算長子?長子如果遊手好閒揮金如土該不該享有他長子的權利還是將事業轉到能人手上才好?

可憐的是,就算當事人已經交代妥當,還有人凌厲喝斥那是一份假遺囑,他的才是真的,有律師作證,哪個律師?一說,哎呀,是老爸當初白手起家一起殺出血路的老戰友陳伯伯;元配說,他算什麼,她的李律師是當初爸爸在飛機上心髒病發作時及時送他到醫院診治的救命恩人。

聽誰的才好?

故事錯綜複雜,被寫成千千萬萬本小說劇本,到如今還演不完。

亞歷山大大帝在棺木里伸出兩支手來,表明他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辛苦一輩子,最後陪你去的是你的靈魂,連你精心保護的肉體都帶不走。

你我所有的,不過是自己這雙手。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