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討厭爸媽

雖然很不得體很沒有禮貌,可是我真的真的很討厭我父母。

一切發生在昨天。

查爾斯看到我,就說:“老闆,你的臉色有點不好。”我摸著自己額頭,“不要叫我老闆,老闆只有一個……好像有點發燒了。”查爾斯拿起電話,說:“要不要幫你預約醫生?”我搖頭:“拿兩顆白藥丸吞下去就好。”查爾斯放下電話。

後來漸漸不對,眼睛會自己沁出淚水,額頭中央輕輕傳著一陣陣細細的壓力敲打著,好像有人用指頭有規律地一直點一指點,雖然沒有什麼感覺,可是久了就會有點痛。那時候就想,何必呢,不過是一份工作,做死做活也不會像某人一個月淨賺七千澳幣(我不知道自己為何一直在酸這個),於是按電話:“查爾斯,幫我打個電話給郭醫生,約一點半。”,“是,老闆”,“不要叫我老闆,我不是你老闆”,“哦。”我放掉按鈕,頭就更痛,這個查爾斯,你說他聰明,做事卻一板一眼,傻愣愣的;你說他笨,人家可是澳洲阿德萊德大學的畢業生呢。

我去看醫生。

“帥哥,你怎麼了?”郭醫生一邊喝咖啡一邊問。

“我不是帥哥,好像發燒了。”

郭醫生……岔個話。

不是自賣自誇,可是當初的我的確有資格往醫學發展,而且一海百川,心理學其實也念了腦神經學,開個口其實不難轉到純醫學,可能我現在就和T是同事了。不過我並沒這麼做,其中一個最大的因素就是稱呼。醫生這個職業很奇怪,大家不知道是出於尊重還是什麼,一旦做了醫生,口口聲聲只會聽到趙錢孫李周吳鄭王醫生,名字好端端就不見了,T曾發生過這件事,他回去學校找老師,老師一開口就叫他醫生,後來漏出口風原來是忘記了他的名字,T那時頗震撼:“你可以不叫我醫生,可以搞錯我的姓氏,可是怎麼可以忘記我的名字?我是你最頑皮的學生呀!”他因此喪氣了兩天。

誰還要做醫生。

好,言歸正傳,查了之後的確有點病了,我就打蛇隨棍上拿了半天病假回家睡覺。

回到家躺在沙發上,喝了一口咖啡,就沉沉睡去。

傍晚醒來,發現身上多了一條毯子,想必是娘擱的,而且兩人說話的聲音從廚房傳來。

我本來想進去跟他們打招呼,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沒這麼做,我只是倚在牆上。看著他們。或許是想給他們兩個好好敘舊一下吧,爹究竟很久沒回家了。

“……你小兒子有沒有打電話回家?”,“我昨晚跟他skype了”,“那邊夏天了”,“難不成冬天”,“他怎樣”,“有R照顧我很放心”,“R跟你大兒子……”娘突然罵他:“你大兒子,你小兒子,不是你兒子呀,還是跟你姓咧!”

爹故意刺她:“哎喲,在還沒學會走路的時候就口口聲聲我兒子我兒子,怎麼,現在不認賬啦——小心!”

雖然看不到,可是我也明白娘切到手指,娘打開水龍頭洗傷口,然後繼續切菜,爹繞過她取下湯勺,打開旁邊的鍋子,舀出裡面的雞湯,“來,啊——”

“幹什麼?”,“有傷口就要喝雞湯補一補”,“不要”,“快點,要滴到地板了,啊——”娘趕緊喝下去,喝完還要在爹結實健壯的手臂上狠狠拍一記,“雞湯滴到地板我就要你趴著洗乾淨!”

又說:“雞湯味道不夠,下點香菇下去。”爹搖頭:“我不要吃香菇”,“叫你放就放”,“那你香菇放哪裡?”,“你瞎啦,水里面泡著!”爹癟著嘴,“雞湯加香菇,哪門子的食物。”娘又打他一下,“不要用手拿,你手髒!”爹不服:“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手髒! ”,“你何止手髒,天天看世足看到三更半夜,又沒洗澡,你渾身髒!”

“哼,嫌我老了,開始嫌東嫌西,不要我了。”

“啐,誰要你。”

“你呀。”

“我是鬼上身才會嫁給你。”

“吼,終於說出心裡話了!”

突然娘打開鍋子,爹嚷道:“你幹什麼你幹什麼!”

“嚇死我,我要放乾貝下去呀!”

“干貝不切就下去,你大兒子不吃!你知道你兒子那張嘴,比女皇還要刁。”

哪有!

“哪有切干貝的道理!”

“虧你是女人,你到底懂不懂?”

“幹嗎,幹嗎,口口聲聲女人,小心我告你歧視女性!你了不起,你煮啊!”娘雖然罵,可是還是拿刀切干貝。

“等一下,你在幹什麼!”

娘大怒,用刀指著他:“我放乾貝也不是,我切干貝也不是,你到底想怎麼樣!”

“干貝不能這麼切,要這麼切。”

爹突然從背後抓住娘的手,兩張臉粘在一起,輕聲細語,“要這樣切。”手起刀落,徐徐地切著那個小小的干貝。

“哪有人這樣切干貝,要切到世界末日去啊!”

“噓。”

然後又細細地切,慢慢地切,切個你儂我儂,切個海枯石爛,山盟海誓,切到情憾九天一劍誅仙——

看到這一幕,我實在是忍不住了。

我故意失態地打一個很大的呵欠,娘急忙掙脫,和爹拉開一段距離。

我洗把臉,他們兩個靜得半死,你不言我不語,越是這樣我越是不爽。他們之間的你不言我不語和那個距離根本就是假的嘛!那個中間的張力幾乎像磁鐵一般要把他們兩個拉在一起,然後把我同性相斥地撞飛,多呆一秒在他們中越讓人覺得自己被孤立起來,他們兩個完全活在自己世界裡面。

超生氣的!

那是一種無聲勝有聲的情況,兩個人明明做自己的事情,可是心裡面想的肯定都是彼此,想的都是你儂我儂,情深深雨濛蒙,心裡面完全只有你和我。

超討厭的!

世上有哪個人會握著一隻手切東西,你手摸我手,幹嗎,演什麼第六感生死戀還是冬季戀歌啊!

超不爽的!

嘴裡明明罵人,可是心裡面卻甜滋滋要命,這麼故意又這麼閃亮,有沒有考慮過聽在別人的耳裡是什麼感受!

超自私的!

切那麼慢,粘得那麼緊,慢慢地切細細地切,要不要我在你們後面唱歌:“哦~吾愛~我達鈴,我渴望你的觸摸~”啊?幹嗎不去拍一部戲,故意演給我看就算了,可是居然是出於真心的!

超過份的!

“怎麼了,幹嗎臭著臉?很不舒服?”娘開口問。

“沒事。”我怒氣沖沖地走掉。

老實說現在想起來還是很生氣。

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氣什麼,可有一股氣在胸口怎麼都壓不下去。

超討厭的

超討厭

超超超討厭的啦>.<!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雞湯加香菇很好喝耶~

Daniel~我想你應該不是討厭爸媽~而是討厭那在你面前(不管你睡否看否)你儂我儂的情侶吧? 嗯...如果在我前面這樣做的話~我也會覺得噁心而跑走吧~

...講著講著~我忽然擔心起來~我跟他在人面前應該沒有黏膩膩吧! ...嗯...應該沒有~呵呵~
Anonymous said…
孩子~ 該長大囉~
Anonymous said…
Daniel你中文退步了。那個不叫討厭,叫傾羨、寂寞、嫉妒、吃醋、孤獨、渴望、想要。

哪有人吃自己父母的醋啊!你是戀母情結還是戀父情結啊?沒有他們的你儂我儂,這世上怎麼會有你出現?

你這個白痴。

這叫幸福,你到底懂不懂啊。
Anonymous said…
樓上的...怎麼講的和我對Daniel講的一模一樣..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