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悠揚的梵鈴聲

下雨的時候難免影響很多事情,心情是首要,第二就是網路。

網路斷斷續續,這是我最大的地雷之一。

等待,就是地雷。

尤其是還和E聊著,結果斷來斷去,本來有好幾個問題想問他都被網路搞忘了。後來終於放棄等待,傳了簡訊告知E不再繼續上網後就關掉電腦。

幾年來學到的一個功夫是,憤怒的時候請去人多的地方洩憤,若是憤怒還自己一個人呆在一個冷漠的空間,難免扁人傷心還摔杯子(沒有啦!),究竟不好。

而且父母兩個人看著一部港星李連杰很久以前演的那個羅密歐一定要死掉(亂翻譯),一個酸:“Jet李還是那樣身手敏捷,中國人太厲害了!”一個就諷刺:“不像有些人天天窩在家裡看足球吃零食”,“嘿,他這輩子要我這樣輕鬆隨意還不行呢,一把老骨頭還要打來打去,可悲的是他這輩子被斷定的也只是會打打打——”,“打有什麼不好,會不在多,一精就行,不像有些人過了一輩子什麼都沒有。”

我心裡實在納罕,我親愛的娘,你以後就要把爹的名字改成“有些人”嗎?

思緒未定,這句話馬上引起騷動:“什麼叫一輩子什麼都沒有!”,“他有錢有地位有名號,你,你有什麼?”,爹一副不以為然的口氣說道:“我有老婆。 ”

我在上樓梯,聽到這句差點失足從摔下來。

你們兩個!你兒子但以理我寫出多少令人痛哭流涕的愛情故事,可是她媽的沒有任何一段會比你們更,更……更……

討厭死了啦! ! ! !

“李連杰也有老婆”

“啐,他老婆怎麼跟我老婆比?”

只怕我再聽下去,現在已經安息主懷,我終於忍不住,拿了鑰匙,拋下一句“我出去了”就怒氣沖沖地跑出這個可怕的地方。

哦對,憤怒的時候,時速120到140是非常好的藥方。

車子停下時我往外看,公眾泳池的燈一閃一閃的,旁邊的公眾禮堂有稀少幾個人影走來走去,我本想下車,卻猶豫了。

晚上最好不要隻身一人來公眾禮堂,除非你多人。這是這個城市所有的人都知道的規矩,雖然是個小鎮,不過並不代表任何角落都是治安100分。

可是管他三七二十八,我下了車。

幸虧我有下車,真的,有時候一個小選擇就能引導至一條不一樣的道路,若是沒有下車,就沒有這個夜晚;若是在家,可能會看一部電影,可是結果是不一樣的。

突然想起佛斯特的詩:Two roads diverged in a wood, and I— I took the one less traveled by, And that has made all the difference.

我進入廣大的禮堂,裡面有一群穿黑色便服的原住民把 iphone2當音樂播放器使用然後練舞。我看著,沒想到賈斯丁的Love, Sex and Magic能夠變出這種舞步,只是嘴角揚一揚,越過他們。

手機響,看見E的回复,簡短約束,正想諷他兩句,突然一個聲音從我後面傳來,有一件硬物頂在我背心。

“要錢,要命?”

我一怔。

“回答我。”

“我要的在一個很遙遠的地方,若是能給我我要的,這兩個我無條件奉獻給你。”

後面的人突然笑出聲:“但以理哥哥,你每次都說一些我不懂的話。”

我回頭,一個年輕人正在收回他的弓,他手上提著一把四分之三。

“Cremona SV 75。”

“什麼?”

“它的品牌。”

他(叫他小揚好了)看著手上的梵鈴,“SV 75?”

“你不知道自己樂器的品牌?”

“不知道,這是新的。”

我一頓,新的,這個15歲的小揚之前有一部琴,現在有新的。

我十五歲的時候……哇。

為現在年輕人豐裕的物質生活感慨了一下。

“怎麼帶著琴來這裡?”

“因為下星期我需要在教會里和唱詩班一起演奏聖詩,所以要練習一下,在家會吵到人,就來這裡了。”

哦對,他是天主教徒,我想起來了。我看著他後面的一男一女,笑著:“哥哥姐姐?”他們上前跟我握手,小揚說道:“哥哥是唱詩班的特諾,姐姐是彈鋼琴。”

哇,音樂家族,我差點立正敬禮。

小揚走上台,他哥哥把手上的譜架裝好,小揚獨自一人站在台上準備練習。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小揚那個姿勢一擺出來,就知道至少五六年的底子,我看著他,心裡不禁想,有這麼優秀的小孩,他的父母應該很欣慰吧。

他拉一個音,我全身的細胞都因那個音色顫抖,不禁啊了一聲。

小揚停住:“什麼事?”

“那根弓,該不會是真正的鯨魚須吧。”

小揚揮一揮琴弓,“大概吧,很久的東西了,年紀比我哥哥還大,親戚送給我的。”

哪門子親戚,怎麼不見我有親戚送我一根手工打造的口琴或薩克絲風?

唉,各有前因莫羨人。

小揚拉了一首,聖詩多數都那樣啦,拘謹雄壯豪邁經典。

可是小揚的技術真的很不錯,尤其是當他已經背了譜,閉上眼睛享受音樂里面的律動而隨著音樂陶醉的擺動身子,認真的男人——小孩,果然很帥啊。

拉完我用力鼓掌。

小揚故意作了個很誇張的感謝手勢,“謝謝,謝謝。”

“那支弓太棒了!”

“……”

兄姐聽到我這麼說都笑了。

“技術一流,繞樑三日,聽出耳油……”我把我會的讚美詞都用上了。

小揚繼續練第二首,那悠揚的梵鈴聲和外面細細的雨聲,還有一陣陣刮來的風,要多舒適就多舒適,多有靈性就多有靈性。

我拿出手機,回复E,然後關掉手機。

這時候手機響的話,一切都完蛋了。

小揚一直練習到那群練舞的人都離開,整個禮堂只剩下我們,和帶著些許回音的琴聲,要不是我決定下車,絕對沒有辦法經歷這麼好的事。

終於練習好了,我繼續大力鼓掌。

“我知道弓很好,謝謝。”小揚說。

“編曲實在編得太好了!”

兄姐爆笑。

小揚跳下台,“你知道,若是跟你不熟,會覺得你很討人厭。”他把琴放入盒內。

“小揚,你的琴……能不能讓我摸摸?”

“自己拿,我去上廁所。”

他的哥哥在角落練習男高音,姐姐在玩簡訊。

我拿著那把梵鈴,看著那支弓,默默地走到台上。

很多時候,當我們在做一件事的時候,其實並沒有想很多,有時候也只是想做,可是不一定會去做,有時相反,你沒去想,反而做了。

嗡。

姐姐抬頭,哥哥也轉過頭來。

這些我都不知道,都是事後他們自己告訴我的。我也沒看他們,一心二用是一回事,專注是另外一回事。

手僵硬了,肩也緊了,記憶也不如從前。

可是就和腳踏車一樣,只要學過,就永遠不會忘記,只要開頭的生疏感過了之後,找回以前的感覺並不難。

雖然沒說話,可是我想很多。

那場雨、現在的十五歲、以前的十五歲、我、這支梵鈴、雨聲、斷掉的梵鈴、大學、不穩定的網路、老闆、E、R、T、W、 C、爹、娘、墨爾本、多倫多、香港、內湖、新加坡、家,還有這首歌。

有人說,音樂能馴服野獸,我想大概是真的,心里平靜了不少。

有人大聲鼓掌。

我睜開眼,是小揚和他的兄姐。

小揚下巴快掉到地上的樣子令我笑了。

“你會拉梵鈴!你沒告訴我!”

我沒告訴你的可多了,小揚。

“還給你,這是一支好弓,請小心保護。”

“剛才那首歌是什麼?好複雜!”

“不是聖詩。”

“我當然知道,快說,我要拉。”

“宇多田光的回來我身邊。”

我轉頭看著姐姐,她笑著說:“我用來練習鋼琴。”

哦對,它本來就是鋼琴。

“可是你拉法很奇怪,寶貝回來我身邊的時候你找的是單音,然後拉回和弦。”

“嗯,故意的,我喜歡緊湊的演奏方式,這樣比較——”

姐姐和小揚接上去:“——有感覺。”

我們相視而笑。

“那我先走了。”

“等一下,給我譜!”

我終於忍不住,說了一句:“譜不是人給的,譜是自己聽出來的。”

小揚大叫:“怎麼可能!”

怎麼不可能。

不是所有人都有老師在旁循循善誘,花一兩個小時數百元數百元這樣的學習,不是所有人都能擁有一支梵鈴,不是所有家庭都有能力購買一支梵鈴,不是所有家人都喜歡梵鈴,不是所有家人都能付出時間陪一個人練習梵鈴,不是所有人都能用一支真正的梵鈴來做練習,不是所有人都能將他學到的東西使用在正途上,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梵鈴背後的故事,不是所有人都能夠放開梵鈴比賽時有人衝進來告訴你外公去世的記憶。

當然還有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

既然不行,就不要碰。

梵鈴像一個失戀的女人輕輕述說自己的戀曲,不是我的路數。

生活請盡量極端,用最極端的手段把最猶豫沮喪悲傷的心情用薩克絲風狠狠地吹奏出來,聽到那洪亮低鳴的聲音彷彿一個充滿智慧的老人輕描淡寫地將他的前半生的喜怒哀樂說出,彷彿勸解你一般,吹完之後心情百分百好轉。

口琴更不用說,有機會看到滿月的話,趕快跑到陽台去,帶著口琴,那個沒有任何一個樂器能匹敵的滄桑空靈聲音會令時間暫停,記憶停留在最美好/最悲痛的時刻,重新經歷一次,惆悵一次,就能長靈魂。

鋼琴什麼的,太矯情了。

Baby come back to me

I’ll be everything you need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乖~都過去了。
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這樣才能找到未來的美好。
我也很喜歡 Utada Hikaru的come back to me,而且我生日快到了……唱這首歌給我聽做生日禮物好了(這就叫霸王硬上弓XD)

-Tiffany
H said…
是三七二十一啦!

我比較習慣稱它小提琴。
最近我會開始跟我哥學小提琴。

"不是每個戀曲都有美好回憶。"這句不錯。

但我喜歡鋼琴。
"教我鋼琴!"
"No problem!"
還記得嗎?
Ting Ting said…
怎麼開始突然羨慕起伯父伯母了...
Anonymous said…
"哦對,憤怒的時候,時速120到140是非常好的藥方"

What the heck?!!!!!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