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那麼禁忌那麼無助那麼憂傷那麼深刻那麼感慨那麼動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in
我說的是黑之契約者Darker Than Black的這一對。

黑與銀。

黑是契約者(殺人工具),銀是雷達人偶(沒有思考能力用身邊物體來探測敵人踪蹟的植物人),他們兩個的身份是不平等的,雷達人偶是棋子,如果有危險的話可以捨棄她跑走,她的功能就只是幫忙契約者把風引路,像指南針一樣,隨時可以丟棄。如他們所說:“不過就是一個doll。”價值等於零,丟了這個再向總部多要一個指南針就好了嘛。

他們卻動情了,比丫鬟喜歡上老爺,比學生愛上教授,比R愛上E來得更不可理解,不可原諒,不可能。

這麼禁忌。

契約者不能有七情六欲,他們也不懂得如何擁有,他們的工作就是殺人與被殺;人偶更糟糕,他們只會說話,一昧聽從指示,敵人揚起刀/拔槍他們也只會在那裡,只會引路,躲起來的時候如果契約者有需要,他們也不懂得躲起來時不能說話,而開口指引道路,給自己引來殺機(我看了都一把冷汗)。

她卻喜歡上了他,她懂得需要他,她會伸手去牽他(卻沒牽到,唉),可是她卻不懂得說我喜歡你、我需要你、我想和你在一起、抱我、吻我,只有一張撲克臉,然後除了引路,什麼話都不會說。

這麼無助。

殺人者恆殺人,指引者恆指引,在動盪不安,處處是死命要害的生活中,他們不允許,不能夠,沒辦法,也不懂得什麼叫同在;隨時都有事發生,怎麼可以有感情拖累?黑只會說:“呆在這裡不要出去,沒有我開口你不要開門”或者“我不是叫你老實地呆著店裡嗎!”,他不會說:“我擔心你的安危,小心,你有事我怎麼辦”或者“你怎麼自己出來了,回去我看不到你的話,我會焦急萬分”。銀……銀更糟,她連救命都不會叫。

後來發現早已經喜歡上他/她,卻沒有辦法開口,也根本不懂得開口,只會一昧的用行動讓兩個人在一起,黑永遠要救銀,銀永遠不能正面看黑(她是盲人)。擔心他有事,卻不會說“黑,別太衝動,小心一點”,他也不會說:“銀,你別擔心,我一定會回來帶你離開去更安全的地方”。喜歡一個人卻不能說出口,而且就算說出口也會被對方無情(她不懂嘛!)斥責或者漠視或者不當一回事,像一滴水滴入海裡,來無影去無踪,什麼都沒有,什麼都得不到。而且如果公開會引來更大災難(人偶有情緒?搶啊!)

這麼憂傷。

可是就算不說,銀似乎知道黑永遠會來救她;就算不說,黑也永遠知道銀會在等著他,所以他不會失去她,她永遠能夠聯繫著他。

那麼深刻。

而且有事情發生,黑第一句會大喊:“銀!”然後不顧一切的飛奔到她那裡,不理身上的傷,不管臉上的血,不顧自己的性命一定要救她。她也是,若有困難,她也會不顧自己,不管身邊說:“黑,左轉,上樓,右邊有敵人兩個,下去500米……”然後把對方引到自己身邊。

還有什麼比放在第一位的思念和乖乖聽話的人更好?

這麼感慨。

在外傳里黑已經有了情感,銀也進化了,他懂得擁抱她說我一定不會讓你一個人,她會說不要去太久,我會怕。他會牽她的手,她會輕輕拉住他的衣角;不需開口他會給她帶遮陽帽,不需開口她會替他包紮傷口,然後輕輕撫摸傷口,彷彿用這個動作告訴黑我明白你任務的無奈,也說出她心傷的積念,還有向他擔保她永恆的照顧,又感謝他沒有負擔沒有條件的付出……

彷彿長久以來的小小水滴終於填滿石洞,然後能夠不顧一切,有藉口不能控制,也不願意克制地滿溢而出。終於肯踏前一步明明白白地顯露他們需要彼此,會令看者心酸:“不要再管任務了,不要再奮鬥了,跑吧,躲到天涯海角去。最重要的是他/她,這就夠了!”

這麼動人。

故事又這麼感傷,像少年陰陽師一樣(哪個沒人性的人畫的!),音樂也哀傷,街道什麼都是深夜大雨黑青色昏暗般陰沉,在這種情況下他們小心翼翼地控制著理性還有那一點陌生又激動的情感,想放又放不開,想收又收不住,令人熱淚盈眶,不能自己。

只希望他們兩個有情人終成眷屬,打破世上的一切惱人該死的限制然後無拘無束的在一起。

可是……可是……

劇情卻只有一個人可以活著。

唉。

可是轉念間又想到,不不不不不不,世上沒有一件故事悲慘得過羅密歐與朱麗葉。

心裡又好過一點。






心得:每次他大叫“銀!”就會心頭一震,然後情不自禁回答:“叫我?”呵,特別感同身受。

1 Comments


若你渴望愛情,就不該如此誤會我。
我對你忠貞不二。
自己的心,永遠只能跟從自己,外人言而盡信,只會讓自己遭受蒙蔽。
兩人之間的事,永遠只有這兩人可以解決。
外人說什麼,都是多餘。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