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麗蓮這個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October 13, 2010 in
經過那件事,後面的幾天,查爾斯說我並沒有給麗蓮一個好臉色看。

那你是要我天天噓寒問暖嗎?查爾斯就咕噥,“我只是說說嘛,老闆你氣什麼。”

我不是個記恨的人,恨需要很大的力氣,我是懶惰人XD

昨天她走了。

留下一堆批評,說這個不行,那個不行,要這般改進,那般修飾。

哦。這幾天內我對她的反應都是這個,這樣這樣?哦;那樣那樣?哦。

後來休息時間,我在休息室看小說,她從我辦公室裡面出來(這句話怪怪的),坐在我旁邊的辦公桌,打算影印文件還是她的稽核報告不知道,突然她就說話了。

“你喜歡看小說?”

不,我喜歡看一些片子拍攝司機開到山上把陌生少女拉到草叢裡面毛手毛腳慘叫連連後來個利落走人然後聽那個少女哭著嚷:我真的不應該坐他的車,我這個樣子一定會被男人怎麼樣……

“嗯。”

“那是什麼書?”

男同事下班後在車內迷侵女同事過程紀錄系列12345……

“偵探小說。”

“哦?那是說什麼內容呢?”

一個女生醒來發現衣衫不整下身浴血渾身齒印鞭痕蠟燭漬,她跑去告訴記者是我同事幹的,他說要不要去逛街後來就這樣了,我好後悔,我怎麼忘了我這樣出去逛街會被人怎樣……

“是雪洛•漢和華生醫生在探索一番密室殺人案。”

“雪洛•漢?之前拍成電影的那個。”

“哦。”

“男生都喜歡推理小說和科幻小說?”

才不是呢,男生都喜歡快快學開車然後打工然後加班,目的是要女同事坐他們的車,口說逛街然後在商場的停車格里面猥褻地脫……

“哦是嗎?”你會說我也會說。

“可是現在很少人看書了,男生女生都是。”

廢話,男的都去學駕車打工然後殷勤地詢問女生要不要乘坐他們的車去逛商場然後把車子停在最角落然後在空調中裝歌羅芳然後在後照境底下裝針孔攝影機看著男主人怎樣展現手腳身體最原始的功能,誰有空看書。

“哦。”

然後就是靜默,我的立場過分地明顯,就是方圓十里,閣下勿近。

她影印完之後問道:“電話可以借我嗎?”

“請便。”

她坐下來,撥電話,接通後就用粵語(吉隆坡人都說粵語),“媽,甘晚唔西留我飯菜,我六點半才飛,返屋厝(返ok XD)乜有十一點,你唔西等我,早點盹。你有哞食藥?大夫頂講?”

我一怔,欸,她……是孝女。

她媽媽說了幾句,她笑了兩聲說道:“甘就好了,我?我這邊好好,員工熱情如火,沒日沒夜嚷帶我食西餐,都胖佐一輪。勿辛苦!真嘎!好好玩啊!”

我閉上眼睛,對母親滿口謊言。

和我是同一種人呢。

後來她又一直笑著說了一些我開始聽不懂的句子(我粵語百分百的有限),不久就放下,後面靜下來。

我睜開眼睛,繼續看書。不知道為何忍不住,說道:“辛苦了。”

她突然說道:“做子女的應該如此。”

我很想說哦,可是我多說了:“最後一次在母親前哭是什麼時候?”

“中學四年級,我數學考九十六分。”

我皺眉:“的確該哭。”

“沒辦法,真是鬼遮眼,加減都會錯。那你呢?”

“我?”

“最後一次在母親前哭是什麼時候?”

“大學一年級下半期。”

“這麼遲?!”

“我掏心掏肺全心全意付出,甚至把大半積蓄都花費在她身上的女朋友不告而別,後來才知道她和我談戀愛的原因是班上某個富豪同學以物資滿足她,條件就是讓我愛上她然後又重重甩掉令我出醜。還有,原來她有未婚夫。簡單來說,她為了一個LV包包所以玩弄我……不是,可能有100個包,隨便啦。”

她臉色都變了。

“對不起。”

“沒什麼好對不起,是我自己說出口。”

“那個感覺如何?”

“嗯……想消失。”

“你是說自殺?”

“不,是消失,徹徹底底消失,忘記這段過去,抹煞我的存在,沒有過程,放棄從頭開始。”

她悚然動容。

“我不知道那個感受,我……”

“你沒談過戀愛。”

“你怎麼知道!”她真的嚇到了。

因為仔細看一下就能發現你耳朵旁邊有處女絨毛,在陽光下霧濛濛的,然後無論多麼繁忙緊張也不會馬上跳起來或者跑。

咦,那個感覺叫電光石火之間,我明白了!

我不由說道:“你喜歡看愛情小說是不是?”

“對呀。”

“還喜歡看日/韓劇對不對?”

“對呀。”

“家長都在五十到五十八歲上下?”

“咦,你怎麼知道?”

“你沒有兄長,若是有男生也只是弟弟。”

“你怎麼可能會知道!”

難怪不敢坐男同事的車。

原來是這個樣子!

80年代的靈魂活在21世紀的女人體內。

世上有很多這種女生,心願是做新娘,還沒畢業就在編排婚禮該怎麼鋪張,羞澀的把信交給喜歡的男生,以為在床上的時候彼此會溫柔地十指緊扣,男生會在上面溫柔微笑地對眼相望,輕輕地俯下親一下嘴唇然後就結束了。依偎在白色的紗被,白色床單,床頭有窗口在翌日會透進溫和鵝黃的陽光……

我盍上書,臉頰一陣麻痺,徹徹底底的明白了。

Ok, ok,是我錯。

不過沒關係,大家萍水相逢,你惹不惹到我也是一個禮拜的事。

日後傷害你最深的絕對是你自己。

看在大家都是同間公司的份上,麗蓮小姐,日後請小心。

最好不要談戀愛。

珍重永別,不送不送。

Forgiven and forgotten。





心得:Lilian, just remember this, there’s only one weather on bed: storm. Hahahahahahaha

6 Comments


我也對母親滿口謊言。
這週發生了一些事,現在週四了都還沒打電話回家。
我只是怕,我只是怕我話才出口眼淚便噴發四溢。

媽又看不到,我怕什麼?
但我不會演戲,聲音要是哽咽了,我無法偽裝。

其實我也想當好人,我也不想說謊,但剛才媽打電話來:"你都不想我?媽咪很想你。"
"你也會想我喔?",我開玩笑。
"會喔~",她直覺反應,接著說:"過得好嗎?課業有沒有很重?有沒有睡飽?有沒有多吃一點?"
"很好啊!",天地良心,我在說謊。
"你愛喝鮮乳,要喝鮮乳就去便利商店買來喝,吃的錢不要省。你這麼瘦要多吃一點。東西沒必要就不要亂買,爸爸媽媽都是血汗錢,賺錢很辛苦。下次回來我給你帶些水果。這禮拜要回家嗎?我們家大整修,都我跟你爸用的,回來你一定會嚇一大跳。哥哥咧?有沒有打電話跟他聯絡?"
"好啦,知道啦,我要排戲,也有功課要做,還不確定這禮拜回不回得了家。媽咪我要排戲了啦!掰掰!",眼淚在邊際線蓄勢待發,等著跌落下來,我便急澀掛了電話。

天底下有誰如此瞭解我?
接著痛哭一場。
有了前世情人,媽媽,給我的愛,我又何苦拼命往外求?
曾經,我有個說比我家人還瞭解我的人,而今,他不理我了。
撼天動地,是什麼造成如此劇變?
被喜歡的人欺負了,還不能跟媽媽說,這是什麼世界!

我不敢跟媽媽說:
看到捷運來了,我動念想往鐵軌裡跳。
死亡而今對我是一種美。
我會幻想那速度的美感。
衝撞吧!下墜吧!

好,你問我:你想死,為什麼你還好端端地在這裡?
我不會告訴你:因為就算我死了,你也無所謂。
我只會告訴你:因為我不想做讓我爸媽傷心的事。

我必須誠實地說,讓我難過的人,就是你,Daniel。
時過多日,我仍沉浸悲傷。

你對別人好,卻不理我。
一如你曾經討厭麗蓮,而今你對她心軟了,不苛責她。
你看,你還不是有柔軟的一面嗎?

若我冒犯了您,是否可請求您告訴我,我冒犯了您什麼,致使您封鎖我呢?
請告訴我,我需要一個答案。

曾經我擁有你,而今我失去你。
我知道過往我們之間必有股情潮交流,否則你不會對我說出一些溫言暖語。
我知道過往我不是自作多情,所以現今我要你給我一個答案。

如果你只是普通朋友,之於我,你就像一顆塵土,撢去了便乾乾淨淨。
但你是你,我們之間過去種種,說是甜蜜嗎?也不為過。使我無法坦然接受事實。

我需要勇氣。
"忘記你。"這近乎死亡的勇氣。

行文至此,我再度涕淚縱橫。
你還喜不喜歡我,是否像以前一樣不想失去我,我已經不在意了。
我只想知道你為什麼不理我,就這麼簡單。
明說吧,可以請您告訴我原因嗎?


死gay,你到底有完沒完,Daniel是什麼人,你配得上嗎。

口口聲聲說喜歡他,卻不知道他最討厭你這種纏人的白痴嗎。一直要答案要答案的,“您”是法官還是海關部長?自命清高就算了,孤芳自賞也隨便你,可是把自己當皇帝硬要人聽命行事不然就在那邊亂吼亂叫的,要不要撒泡尿照照。

一開始把Daniel罵到我都不爽了,後面又變性子對不起這個對不起那個裝可憐,說對不起就可以,那我從101推你下去等你死了才說對不起。

才不要,碰到了會得愛滋,髒東西!

也不知道同性戀會不會撒尿,噁心。

“您”的招式誰不知道;Daniel沒有回复就說他不要你了搖尾巴裝可憐,回复你一下就說哎喲他回复我了他還是在乎我他還愛我,不要臉。這麼賤的招式三歲小孩都沒臉用,不要臉到極致。

Daniel是看在以前的份上選擇讓你自動滾遠遠的,不然你是什麼東西,碰到會死人呀,多厲害。

要死就去死,了不起啊,好好一個男人不做做同性戀,不男不女的,活在世上浪費氧氣浪費食物!恥!

接受不了事實那是你家的事,況且有什麼事實,從頭到尾是“您”一個人在那邊演戲,自我矛盾,一下笑一下哭,要不要去看醫生,愛滋病徵兆就是這樣的變態。

Daniel,我看不下去了, 您您您的害我卵子死掉幾千個,活在明朝還是清朝啊!你沒有異議我就出手了,解決這種社會渣滓方法有十萬八千個,我已經做好一切準備,只剩你點頭了。

不需要回复他什麼,只要給我一個yes or no就好。


我還在苦思良策,Desperado的方法是什麼,大家談論談論。


所以你也是同一陣線的戰友!那好,就告訴你。

只能說天有眼,在這段時間我腳受傷了留在家裡,所以有時間上網,把Unchamories當Google掛著。

所以那個病毒帶菌者從第一次亂吠留下來的所有留言我都看過了,而且在第一時間就把它一個個jpeg還放大存檔,要不是為了伸張正義還有除魔,那些髒東西我連看都不想看,可是真的讓我生氣了。

我手上有那些他留下來的髒東西,而且這個孤芳自賞的病毒帶菌者想學明星搞緋聞那樣踩著Daniel一炮而紅,果然紅啦!現在誰不知道這個同性戀,心機重的咧!

所以只要批准後,看我心情怎樣,我放到PTT去,放到無名去,匿名信送到他藝術大學去,送到他宿舍房間去,送給他老師校長看,還有絕招,送到他家給他家人看!

他這種性格一定不會讓家人知道他這種骯髒的變態取向,所以才藉網路在那裡亂來自以為沒人知道,我就送到他家裡去,匿名信也ok,掛號也好,甚至親自到他家給他家人看!給他們看看他們家的東西到底在外面有多變態! !我還真想看看他“媽咪”和他那個什麼牙醫哥哥臉上是什麼表情咧!

有本事他就24小時呆在家攔截所有來信,不然肯定能傳到他們那裡,這種賤東西就是要有這種下場!

其實根本不需要看Daniel反應怎樣,我早就可以把這些東西寄出去,讓那個貨色嚐嚐報應!只是我尊敬他,所以才尊重他意見,不然那個東西還會在這裡?還唱rap咧,送給他自己做入土曲啦,還省下孝女白琴五子哭墓那些費用!

氣死我了,同性戀都下地獄去!


妙計妙計,黃蓉復生不過如是.


Daniel~Well said for the last lines~haha~> w <~!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