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t Chat

“喂?”又忘記關手機了。

“是但以理先生嗎,請等一等。”

雖然半夢半醒之間,可是腦袋還是會自動封鎖討厭的事情,這是其一,打電話來是找我,居然還要我等,喧兵奪主之極!於是理都不理,把手機掛掉。

又響起來。

“喂?”

“是但以理先生嗎?請等——”

“去死啦。”再掛。

再響一次。我爬起來:“你到底有完沒——”

“是我。”

我愣一下,怒火消散,可是嘴上還是不饒人:“是你又怎樣,宙斯我也照樣罵!”

“你該不會睡覺了吧?”

“沒有,我在翻雲覆雨,乾柴烈火。”然後一個哈欠洩露秘密。

“噢是嗎?這麼無趣的翻雲覆雨?”R笑問。

“沒辦法——不說了,無聊。你在哪裡?”

沒想到R這麼答:“我在你心裡。”

“幹嗎?”

“在你心裡奔跑。”

“然後?”

“在你心裡奔跑一邊呼喚。”

“呼喚什麼?”

“在你心裡奔跑一邊呼喚你的名字說。”

“說什麼?”

“在你心裡奔跑一邊呼喚你的名字說我很想你。”

又是一個哈欠,“原來只是想,那我掛了。”

“等一下!”

“快點啦,囉囉嗦嗦的。”

“幹嗎對我的人那麼兇?”

“也不打聽看看他找的人是誰,居然要我等,累都累死了。”

“要不要回去睡?”

“罵了你的十二神將,我也醒了。你午餐了嗎?”話說R有一隊十二人組成幫忙管理生意和一切事情的精英團隊,六男六女,T戲稱十二神將,也就沿用下來了。

“還沒,有什麼提議?”

“蒼蠅蛋。”

“配什麼?”

“蒼蠅蛋配日本玉米甜咖哩外加海鮮天婦羅馬鈴薯餅來一杯愛爾蘭眼睛。”

“27塊。”

“這麼便宜……”

“那你又不過來?”

“好山好水好多鬼,我才不去。”

“好多鬼?”

“印第安那人說到屠殺紅族的白人,不說鬼說什麼?”

“歷史說他們被稱作帕蘭斯齊阿,意思是在白天遊走的死亡。”

“更貼切。”

“筆電收到了嗎?”

“收到了。”

“喜不喜歡?”

“不喜歡,hp 110真的不適合我用,我手指下去,鍵盤就滿了。”

“那喜歡什麼?”

“說了你就送給我?”

“只要你能說,就能給你。”

我笑了。 “那我要天上的月亮。”

“今天農曆初四,看不到月亮。等有月亮了,我再給你。”

“那我要——”

突然他那里傳來聲響:“請簽名。”

R回道:“放我桌子上,沒看到我在講電話嗎——那你要什麼?”

“你既然忙,就不聊了。”

“忙我就不找你了。”

“幹嗎浪費時間在我身上,你的模特兒呢?”

“早就分了。”

“嗄……你們也分了,這個月份到底是怎麼了?”

“只有你倖免避過?”

“誰會要我?”

“現在全天下都知道有一個人要你,愛你愛到死,哈哈哈哈哈哈!”

“我掛了。”

“開玩笑,開玩笑,哈哈哈哈。要不要幫忙?”

“幫忙?”

“說你在和我交往,識相者趁早離境阿彌佗佛,癡纏者只管留下青菜蘿蔔。”

“……誰教你那番話的。”

“T。”

“好了,不說了,稽查員還在,我需要體力和腦力。”

“那有什麼我就找查爾斯。”

“好,你快去午餐。”

“那晚安了,我——”他突然停口,尷尬了一下。

我笑了,這個傻瓜。

“我愛你。”

“丹……我愛你。”

“隨便啦。”

就掛了。

沒有什麼意義的長篇大論,不知為何,只是想記錄下來。

不知道為什麼。





心得:我愛的人,我愛一輩子

Comments

Desperado said…
我了解你想表達的事情。
有時候某些事情其實沒有什麼特殊意義,可是為了要讓這些沒有特殊意義的事物發生在日常生活中,之前所需求的努力和付出是無法測量的。
若不是把彼此放在心裡,誰會半夜打電話聊天關心;沒有曾經的過往,Daniel你也不會這麼熟稔,這麼不客氣地和那個人說話。
很多時候,幸福是在很普通的事情裡展現出來的。
你想表達的是這個,對嗎?
之前本來想回复,可是發表出來帖子就會被壓在某愛滋帶菌者底下,我怕被感染,就不回了。

P/s: Daniel,有你真好。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