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連弟都討厭的人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Monday, November 08, 2010 in
我很少聽到弟抱怨,他是那種半吊兒郎當,卻又極端聰明的人。

喜歡的事他會一直做,可是決不稱讚;不喜歡的事不會觸碰,可是決不責斥……深沉。

很難碰到那種他會拍桌子然後痛罵的情況,還真是絕了,我想。

叫那個人阿絕好了,真是一個奇蹟人士。

阿絕是弟的同班同學,一樣十九歲,五尺九寸,頭髮很長(混帳),乾扁,穿M號衣,永遠牛仔褲,無論到什麼場景都穿涼鞋/拖鞋。

他是台灣人,單獨在那裡唸書,家裡彷彿只有母親一人,據弟說每次上學前母子會聊個十來分鐘才上課。

中文頂尖的好(在加拿大中文頂尖好,能讓你免費上公廁?XD),個性就是賤! (我聽到這句笑了)

“到底什麼事惹你這麼不爽?”

“我們做show and tell的時候,他的發音錯了,有人糾正他,他馬上放下手中的展示品然後對那個糾正他的人說:'哎喲,好標準的發音,要不要我給你鼓掌? '你說,成何體統?”

“還有呢?”

“有官員來探訪學校,要我們衣裝整齊進大禮堂,他遲到就算了,還給我穿拖鞋來,教授叫他回去換鞋,他就發脾氣:'我衣著不整齊嗎?世上哪條法律規定穿拖鞋代表不整齊?'我好言相向說:'既然大家都穿一樣,你也將就一下'他居然回我:'你們盲從是你們的事,我才不要做機器人!'你說!”

“接著呢?”

“所有人都討厭他,而且他故意惹人生氣。有個女生對朋友說:'聽說安斯和齊乃出新的草莓飲料,要不要去喝?'他故意詫然:'你還喝?你裙子都拉不上了!'聽得那個女生幾乎哭出來,姐妹黨罵他,他就故意冷笑:'你們嘴裡在罵,心裡面實際上在竊喜她身材走樣吧。'惹得大家都不爽,何必呢!”

“然後呢?”

“他棋下得很好,別人在下棋的時候他就在旁邊一直吵:'不行,下這裡不好'、'下那裡會被吃啦'、'哎喲你們到底會不會呀,丟臉死了'、'快攔截,你要被將軍了',弄得大家都很不高興,叫他走開,他就說:'怎麼,我阻礙你啦,沒本事獻醜還怕別人說?我是好意提醒你,不然你這樣下去會被別人笑得更多',硬要引起眾怒,他就挑釁:'怎麼,不爽呀,來呀,下盤棋決勝負嘛!'神經病,又不是南北朝時代,還下棋決勝負咧!”

“一種蒼蠅蛋養百種人嘛……”

“又活在自己世界裡面,莫名其妙會吟詩,我最最最討厭別人在那裡吟詩,你吟名詩就算了,吟什麼中國詩!誰要聽那些無聊的東西,一天老師要他幫忙收集報告,大家因為遲了就說明天,他就突然吟:'朋友呀,事事待明日,萬事成蹉跎,你會變廢人。'然後在那裡不屑地取笑我們。班裡面聽得懂的又沒幾個人,他就會問'你們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我們不去理他,他就自己爽的在那裡笑:'唉呀,連承認不知道的勇氣都沒有嗎?喏大個國家竟然沒有人會這些雋永的名詩,現在的人水準使越來越低了!怎麼辦?' 你說,無不無聊!”

“你別理他就——”

“後來實在有個香港人看不過去,就罵他:'這些也不是你祖宗寫的,你是台灣人,不是中國人!'他就諷刺:'哎喲,你們都回歸了有什麼資格說話? '惹得香港人想打他,可是學校明文規定誰動手就要被開除,大家不能對付他。”

“又是這個千古話題——”

“而且打小報告!真是的,丟盡所有男人的臉!什麼不做打小報告!而且別人不打打我的小報告!那天我翹課——”

“你翹課?!”

“那不是重點——”

“我親愛的弟弟,那是重點!你居然敢給我翹課!”

“我都說那不是重點——”

“你膽敢給我翹課,你這個混——”

“聽我講完,矮子!”

“……”

“總之!那天我沒去上課,上的也不是什麼有意義的課,結果在路上遇到他,他笑說:'怎麼,佳人有約?放心,我給你把風,你好好談戀愛去吧!'我懶得理他,回來之後教授就質問我為什麼沒上課,我隨便編了一個理由,心裡正想這麼多學生他怎麼會注意到我。沒想到教授說:'因為有同學發現你擅自離開校園,他苦口婆心地勸你不要這麼做反而被你痛罵一頓!'我大怒,辯道:'我根本沒有理睬他!'教授就說:'所以你承認逃課了?我要記你一過,放學到我辦公室來。'我被記過耶,我—被—記—過—耶!是不是男人呀,做這種無恥下流的事!”

“Well……”

“全班裡面只剩下我會好好對待他,他居然瞎了眼惹到我身上來了!這種人就是賤!無論多大多小場面他就是要搶風頭耍酷扮威風,上課打擾人,下課騷擾老師;有能力就算了,自我感覺居然好到一種不要臉的地步,外星人都要拜他做神了!”

“世上沒有外星人。”

“他完蛋了!”

“這種人不是很容易理解嗎?”

“人?他好算人嗎!不過是一個沒有人要的小島上的細菌!”

“不要責怪人家的出身。”

“像這樣的爬蟲,人人能以誅之!”

“總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遵循法律乖乖聽話嘛,又不是機器人;機器人還會故障咧。”

“這種噁心的畜牲!哼!”

“好了啦,不要這樣侮辱人家。”

“誰侮辱他了?”

“把人罵到這種地步,還不叫侮辱嗎?我可從來沒有這麼罵過人。”

“哪有侮辱?他不是一直在進化嗎!”

“……”

突然娘走近,“兩兄弟又吵架啦?幹什麼用日文?”

“因為你大兒子住馬來西亞久了英文口音變得慘不忍睹,我怕聽了會心血管爆發。”

“幹嗎牽拖我!”

“好了好了,不要吵架。”

“我們沒有吵架,你兒子在讀書時居然——”

“你敢說我就把你[某件事]簡訊給娘!”

“——跟老師頂嘴……”該死,竟然要挾我。

娘在一旁問:“你們說什麼馬殺雞?”

“沒事!”

“算了,給他最後一次機會,再惹我一次我就要他好看!”

“這種事還不簡單,下一次他再胡來的話,你就狠狠給他一吻。”

娘聽了在後面爆笑。奇怪了,這句她反而聽懂了?

經驗之談? (笑)

“你在說什麼啊!”

“這種人不外乎就是自卑,所以一直想爭取別人的注意,像鳴人一樣;又愛胡攪蠻纏,所以最簡單對付他的就是打破他那個因為自卑而變相的自傲尊嚴。大庭廣眾下毀滅他的面子,破碎他的尊嚴,他就從此萎靡不振,嗚呼哀哉。”

“我才不要!我是男的耶!”

“就是因為兩個都是男的才能做這件事。你看,鳴人當初也是胡作非為,後來被佐助吻了之後就收斂一千八百倍……”

“誰告訴你劇情是這樣的呀,你到底是在看動畫還是在看變態動畫?!總之我才不會這麼做!”

“那再下個星期我去的時候,我幫你對付他。”

“才不要!我的面子往哪裡擺!”

“大丈夫做事一不做,二不休。不然我叫R做也可以。”

“你捨得?”

“哈哈哈哈哈哈哈,要賭賭看嗎?”

“……”

Yes,贏了XD

“叫娘來,你這個怪物可以走了。”

“誒,我是在給你解答耶!”

“媽,我要跟你聊天,叫你兒子滾開!”

娘推我一把:“去睡覺,十點半了。”

“嘖,好心被雷劈。”

不是嗎?既然被弄煩了,又不想忍耐的話,直接粉碎對方就好了。

不動手只是因為還有忍耐額度,透支了何必留情?

別人也有生活要過。





心得:拔罐真的很痛很痛呀,皮膚都要被扯掉一樣,可是之後睡得好安穩,變得不能怪它,唉。

1 Comments


這種人是到處都會有的...不要理他~省的長皺紋~

Daniel的弟弟貌似也是狠角色~罵人不留口德{?}~

算一算...難道是屬羊羊的? 因為看{讀}他罵著罵著就好像是我妹妹在毒舌她不喜歡的人事物...

不過Daniel是老薑~嘻嘻~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