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的離開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

最近喉嚨發炎,說話都輕聲細語(變溫柔?),所以每次下班之後都回家不再動彈不再出外也很少上線。

可是布賴恩打電話來:“有空嗎”,“有呀,怎麼了”,“高中組的戲劇彩排開始了,要來監督嗎?”

“我只是負責寫,我不負責監督。你才是監督。”

“可是你資深——”

“咳咳!”

“——我是說經驗甚多,你監督更好。而且我找到好嗓子。”

“誰?”

“他叫文生,男主角。”

“之前的喬治呢?”

“變2號。文生比他好太多。”

“十分鐘趕到。”

年尾了,弟以前的學校每次都舉辦年尾活動,曾經接了一次寫劇本的經驗之後,後來就被布賴恩纏住要為他的班級準備一份(他就不必動手= =),今年是第一次盛大開展。

只要多看一點書的人基本上都能寫出劇本,看動畫的人就能畫出好東西,跳舞的人就會自戀(什麼東西?)……突然覺得寫在紙上的東西變成舞台上的活生生演出,每一次都有一種奇妙感受。

故事是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男女因為一張工作合約而反目成仇,突然又發現他們心中那所謂的仇其是不是仇而是有著微妙之別的另一個感受,女主角名叫葉子、文生是風、喬治變成阿樹。

故事所要探討的話題是:葉子的離開,是風的追求,還是樹的不挽留。

劇情開始於一天每個社區的人家裡面都收到了一份job offer合約,合約只聘請一個人,薪水福利是罕見的好;葉風樹一開始都沒有需要,後來葉子的父母車禍喪命,反而被對方強索一大筆債,她在劇痛中勉強振作,就填寫合約申請。

樹是一個家庭背景很複雜的男孩子,他有四個同父異母的兄弟姐妹,父親之前是黑道中人,用硬手法得到樹的母親之後生下他;可是遺傳最像父親的偏偏是這個連父親都不想承認的樹;他自小在眾兄弟姐妹的欺壓下長大,沉默寡言、性情鬱悶,只會學父親一樣用強硬的手法得到他想得到的事物,認識葉子和風是學校裡的事;他根本不希罕這個合約,可是後來他父親被一個之前的仇人盯上了砍到重傷奄奄一息,孩子們都紛紛離開,只有樹母留下來照顧他,可是入不敷出,為了不讓母親繼續辛苦,樹斷然輟學接下合約,這樣才能支付醫藥費。

風,風是陽光男孩,家裡屬中上階級,背景良好,唯一的不良嗜好就是喜歡開快車,後來表兄弟用他的新車撞死了人之後逃之夭夭,罪名擔到他身上,風苦於有口難言水洗不清,只好在外面找一份工作用那筆錢來打發這件事做收尾。

三個好朋友在同一時間碰面,訝異對方出爾反爾,又彼此不說為什麼非得要這份工作的理由,於是先起了微小的漣漪;後來又在過程中起了更多爭執變化,感情完全的決裂,在回去等通知的這段時間裡發現了自己心中初次萌生的陌生的心情,可是苦於現實和環境種種因素不能坦然面對/說出口,於是愛恨情仇截然而生,劇情場景一系列排開……

……後來葉子離開了。

我趕到的時候訝異他們為何還沒開始,布賴恩迎上來:“想給你從頭看。”

“開嗓了嗎?”

“準備好了。”

“那就開始吧。”

才看六頁,我悚然動容,好!

現在的青少年一個個簡直是妖精,七情上臉,說笑就笑,說哭就哭,說瘋狂就瘋狂,說呼巴掌就呼巴掌,說推到牆壁上扯破裙子就完全毫不留情(道具組快瘋了XD),說憎恨的目光就恨死你,哇噻!

可是,我要說的是其中一幕。

那是葉子甩樹一巴掌然後哭奔然後樹默默回家,音響系統開始播放音樂,過了兩行歌詞後樹才要接進來唱第一行做一個突兀的違和感,音樂慢慢淡去之後從有歌聲變只有伴奏,然後五味雜陳的樹把心中的憤慨、不滿、壓抑、憎恨、挽留、後悔、衝動、感慨、愛戀、不甘、哭泣、面子、怨念全部交託在這首歌裡面。

我終於明白布賴恩口中的好嗓子是怎麼一回事。

他坐在那裡,雙手抱頭,然後帶著呢喃的口氣邊說邊唱的節奏說道:“我懂得輕聲細語,知道如何哭喊,我知道哪裡能找答案,也知道怎樣撒謊……”

我整個人雞皮疙瘩都起來。

他抬起頭,雙手還是在頭上,手肘支撐在桌子上,“……我知道如何捏造,更知道如何策劃,我知道何時要面對真相,知道何時該妄想……”

然後他挺直身體,帶著頹廢的微笑,用半回憶、半放棄、半講傳說的那種柔聲繼續:“我知道觸摸你的哪裡,也知道要證明什麼,我明白何時把你拉近,也明白何時遠離……”

(不滿)我明白夜晚已盡

(不滿)時間也逐漸遠離

(憤慨)而我絕不會告訴你任何該告訴你的事

(衝動)但我知道總得放手試試

(感慨)我知道致富的捷徑

(感慨)也知道成名的方式

(感慨)我清楚所有遊戲規則也知道如何鑽便宜

(面子)我總能知道背後的目的

(憎恨)但我不懂如何離開你

(愛戀)也絕不敢讓你受傷

(不甘)且不知你如何能忍心辦到

(痛哭)讓愛轉眼一切成空

(感慨)每一次我看見你彷彿所有陽光

(回憶)像波浪般流瀉過你的髮隙

(愛戀)天上的每一顆星

(愛戀)強如聚光燈般從你眼中轉折綻放

(感慨)我的心跳像一隻迷失節拍的鼓

(挽留)尋覓著和你一樣的節奏

(壓抑)你能從夜的網羅中汲取黑暗

(壓抑)化為放射無盡強烈光芒的燈

(憎恨)我不得不追隨它,因為我所擁有的一切

(痛哭)若沒有你,都是枉然……


聽著他的歌聲,我全然融化了。

這個人天生就是要演戲的,劇本里也只寫“(什麼情緒)”,他能完完全全地懂得如何釋放一定的感情,控制得宜的大小聲量,流露在邊緣又不在邊緣的理智界限,又能清楚分辨壓低嗓子和啞聲還有乾嚎還有痛得連聲音都出不來的吶喊。

只差那麼一點點,就是那麼一點點,差一點愛上他。

“停!”

真的,再聽下去不用回家了。

我站起來一直鼓掌,在底下的人也是,啪啪啪,掌聲震耳,真是太厲害了,簡直痛的骨髓裡去!

他肯定最近才分手,我是這麼想啦XD

不然哪有說痛就痛,說哭就哭,說憤慨就憤慨。

究竟是個人呀。

有個幫忙的女老師當場哭了,一直抹眼淚,真的,布賴恩你眼光實在太好了!

結果回到家,腦海中一直盤旋那個歌聲。

很多時候會這樣,在最意想不到的情形中聽到某個人唱一些雋永的歌,突然又能體驗新多從前不曾體驗過的新感受。

像楊宗偉的背叛。

像曹格的超級女人。

像叮噹的我是一隻小小鳥。

而有的歌非常奇妙,可能聽了十幾二十次,已經聽到快吐了,甚至聽到一種“你有完沒完”的憤怒,可是聽到某人唱的時候,突然渾身一震,全然有了一個新的感受。

像水月的心太軟

像E的我期待

像W的情歌

像R的寶貝

尤其是寶貝,簡直聽到快要發瘋了,大街小巷幾乎所有超級市場、手機店、電腦店都在播,那個16歲的小孩聲音不男不女,我一直以為他是女生,後來查爾斯說他是男的+我看了youtube才發現。

後來聽R唱了之後仔細咀嚼裡面的歌詞,才發現這首歌實在太精彩:我的初戀破碎我的初心,然後我就像——寶貝寶貝,不(痛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我就像——寶貝寶貝,不(欲言又止的再痛),我就像——寶貝寶貝,不! (超級痛!!)我一直以為你是屬於我的……

熱淚盈眶,然後又聽到結局在唱:我走我走我走……

心差點都碎了。

所以一首歌能聽十次,十次都會有不同感受。

就像是葉子的離去不一定是風的追求,也不一定是樹的不挽留,也不一定出現了地,也未必是溪水的流言,有時候只是不想留住罷了。

不一樣,就是不一樣了。

——And I'm never gonna tell you everything I've gotta tell you but I know I've got to give it a try……but I don't know how to leave you, and I'll never let you fall , and I don't know how you do it, 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

你有沒有那種感受?告訴我。

我也想听聽你的新感受。





心得:倒數六天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6天?

-tiffany
Tom said…
Hey do you know the chinese version which you translated actually fit in the original rythm thus you actually can sing it in chinese lyrics, haha.

But i knew this '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 from a taiwanese movie named Manga, it's a story about gangster stuff and this song is a mid-in song, sung by a korean singer(forgot his name, LOL), try watch the movie and listen to the song. Hope you like the new feel.
@Tiffany: 5 XD

@Tom: That's...surprising.LOL. Manga as in...comic book? There's a new movie introduced by my Ting named Reign of Assassins kinda good. Go watch. Where's Tim?
Anonymous said…
I'm very interested in the ending of the story why she died, can you send a copy to lvlseventodie24@yahoo.com?

Thanks Dan.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