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安德烈交惡

羅拉要離開了。

本來她跟安德烈(aka A23)商議好等到那天結束就自此不再聯絡/告一段落。可是顯然失敗了。 上個星期五羅拉躲在儲藏室裡一邊哭一邊痛斥安德烈:“什麼都是你你你你,你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你這樣講,我要怎麼答!”然後是一連串的抽泣,怒罵……

為什麼我會知道?因為她沒有把門關緊。基本上全銀行的人都知道了。

顯然是安德烈到了最後關頭,突然才醒覺心這種事情不是全然能控制的。他放不下/做不到/斷不了/捨不得/不甘心……you name it

昨天,我在書店(你永遠能在書店找我),遇到了男主角。我並不是遇到他,而是他自己找上我。

他的手碰到我的肩,我回頭,看到一副紮實健壯的古銅色身材,抬頭一看,哦……嗯……果然一切是公平的XD

“安德烈。”

“但以理,”

他臉色分外嚴肅,“現在有空嗎?喝杯茶。” 我放下凱姍德拉小姐寫的那本灰燼之城(比骨頭之城好多了)就跟他出去。一路上人都好少,也沒有小孩吵鬧,十分安靜。 我完全沒想到那就是所謂的山雨欲來風滿樓的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所以當我聽到他說的話時,我整個人傻住了。

“我?” 我不得不開口,“你跟我說這種話?” 安德烈酷寒著臉:“我知道羅拉以前也念劍橋,現在你們是校友和同事的關係,但以理,你認為你清楚你們的線嗎?你是不是想追求她?”

“安德烈,你想太多了。”

“我沒有想太多。你們一起出去,乘同一輛車,還一起選我的生日禮物,你不覺得你們私下也太靠近了嗎?還是這些都是你的手段?”

“我是她朋友,況且是她自己請求我幫忙選你的生日禮物。安德烈,選生日禮物,代表她心裡想著你,你難道不知道嗎?”

“為什麼她不可以找她的妹妹,偏偏找你?而且你並沒有否認你們私下一起出去。”

說真的,我是氣到了。於是我臉色也不好看,“至於她為什麼找我,我認為你親自問她的好,她做什麼決定關我什麼事,我不是她的蛔蟲。” 安德烈說道:“沒錯,你不是她的蛔蟲,那你一直粘在她身邊幹什麼?”

“我粘?!我?你哪隻眼睛看到我在粘她?我現在有跟她在一起嗎?”

“你不覺得你們太要好了嗎?一起說一起笑。”

“安德烈,你和她也一起說一起笑,還在我面前接吻摟摟抱抱,你現在責怪我和她說笑?”

“你們應該只是同事關係,私下最好不要碰面。”

“第一,你沒有資格管我私下怎麼做。第二,你沒有資格管羅拉私下怎麼做。第三,你沒有資格要求我怎麼做。第四,當你在說這些的時候,你難道沒有想過你有沒有資格說這些話?”

安德烈皺眉,“你這是什麼意思?”

“大家都知道羅拉跟阿蔡不是三四年的事情了。你也知道,可是你還是要踩入火圈,我想'粘'這個字放在你身上比較妥當。”

“她並沒有結婚,我們公平競爭。”

“我並沒有責怪你,也對你們的故事沒有意見;請做公平觀,我不干涉你們,你最好不要干涉我。”

“你的意思是你仍舊要和羅拉一起出去?”

“安德烈!我跟羅拉並沒有成天一起出去!我上次跟她出去是你的生日派對!”

“總之,我不想你們保持現在的關係。”

“我跟她沒有什麼關係!安德烈,你真的沒有資格說我。這句話我原文奉還。”

安德烈怒了,“你是什麼意思?”

“我也不怕告訴你。你和阿蔡眼中視如珍寶的羅拉對我來說不僅一點吸引力都沒有,而且我也不把32C收納為 '女人',我對她完全沒有你想像中的意思,而且說重一點,她脫光了站在我面前,我還會嗤笑地離開。”

安德烈突然拍桌子:“不准你這麼說羅拉!”

“中國人有句話:名不正言不順。你不是她的男朋友,你說的話一點權利都沒有。”

“我是她男朋友!”

“真的嗎?你真的有把握憑你的力量正式成為羅拉的男朋友嗎?”

“我當然是她的男朋友,我有盡到做男朋友的義務。”

我忍不住哈哈大笑,“義務?!你替人打針就是醫生?你數鈔票就是銀行職員?你扶老太太過馬路就是交通警察?什麼叫男朋友義務,你一開始根本就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安德烈說道:“總之我不希望你和羅拉再有私下的任何联絡。”

我舉手,“就如我所說,我沒有,也沒有興趣。如果你不信,我可以把羅拉的電話刪除。”

安德烈一副商議成功的樣子:“非常好。”

我還故意指給他看,“看著——刪除了。”

安德烈說道:“好。從今天起我不希望看到你跟羅拉在一起。”

我笑了:“這句話我原文奉還。”

“你是什麼意思?”

“羅拉辭職信都準備好了,機票也買了,你是絕對不可能挽留她的。為了你好,我才不希望看到你跟羅拉在一起。”

安德烈臉色大變:“她機票買了?你,你怎麼知道?”

“廢話,是我幫她買的。”

他突然伸出手指指著我,“你居然背叛我!”

我拍開他的手,“不要用你的髒手指我,沒教養的人。並且我並不需要背叛你。”

他怒得整張臉都紅了。

“我實在是不明白,羅拉有什麼好的?要臉蛋沒臉蛋,要身材沒身材,要手藝沒手藝,要腦筋沒腦筋,她的總科不過4377分;我班上某個台灣人剛去那裡唸書第一學期至少也5035分,家庭小康,沒有遠見,不懂理財,連法文和日文都不會說,喝了酒又會吐,髮質又糟,又不是處女,吻技也差……”

安德烈倏地從椅子上跳起來,“你說什麼!什麼吻技!”

“你難道不知道她喝醉了喜歡親別人嗎?”

安德烈臉上表情出賣了他,我也站起來,“你連這個都不知道,那你是憑什麼信心和水準來說你是她的男朋友?夠了,安德烈,你還是趁這段時間好好跟她溫存一番,那你起碼能體會什麼叫糟糕的吻技。你們的關係很快要結束,而我和你之間的交情就在此告一段落。謝謝你招待的咖啡。”

我就這樣走了。

安德烈追上來,“你吻過她?是不是?你是不是吻過她!”

“這裡是大街,收斂一點。”

“快說!你是不是吻過她!”

我推開他,“你知不知恥!為了這樣的貨色搞成這個地步!”

安德烈作勢要打我,可是他究竟不敢,也沒有必要。

“我很喜歡羅拉……”

“那不關我的事,我也絕對沒有要和羅拉發展什麼其餘的交情。她還沒有資格進入我的世界。”

我衷心地說:“我對你很失望,沒想到原來你是這樣的人。安德烈,永別了。”

“但以理!”

我回頭:“你是想怎麼樣?”

“你真的沒有要追羅拉?”

“沒有,她沒有資格。”

“可是你們明明很親密。”

“再見,安德烈。”

我好像超速了……我不記得,然後用力敲門。

門打開,“欸,怎麼是你?哇,臉色這麼臭,怎麼?被戴綠帽?哈哈哈。”

“我不想打你。”

“好啦,好啦。進來吧,不好意思我沒穿衣服。”

我坐在電腦面前,打開部落格,指著照片:“說,這個人好看嗎?”

“這個不是你同事嗎?美女啊。怎麼,你想泡她?”

“你怎麼會講這種話!”

阿裂嚇了一跳,“你幹嗎這么生氣?你失敗啦?”

“你真的認為她好看?!”

“很好看呀!你幹嗎生氣啦。”

我再打開另一處,“那這個女人呢?”

阿裂整個呆住,“也太白裡透紅了吧!美呆了!等等……你摟著她的腰!這是誰?!”

“給你這個女人和羅拉,你會選哪一個?”

“當然是這個!羅拉差太多了啦!她是誰,叫什麼名字?”

“柯莉斯蒂娜•鈴木……算了,要不要爬山?”

“噢,好,我去換褲子。”

阿裂一邊挖衣服一邊問:“那個什麼鈴木……可以介紹給我認識嗎?”

阿裂親愛的,難道你沒聽過越美麗的東西越毒嗎?

真是倒霉透頂了。

呸。





心得:原來賈寶玉是同性戀,終於知道為什麼紅樓夢會被封為禁書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安德烈這麼無理取鬧?我還以為他很man敢愛敢恨(失望)他長得很抱歉?
原來鈴木瞳叫christina,等等……你還留著合照?!我還以為你把所有東西毀屍滅跡了ㄟ!
我要看。


-Tiffany
Ting Ting said…
是不是因為羅拉的關係, 又加上他對自己(哪一方面不知道)沒信心, 所以才這樣? 不過這麼死纏爛打的的確很討厭, 尤其是當你已經講到不想再講了...

遇到討厭的事了...抱個..\(> . <)/
@鐵女:他並沒有長得好看,這是真的。
鈴木瞳的事情就算了吧,你看來又怎樣。

@婷儿:是這樣嗎?我真的不知道,莫名其妙就中搶了。抱~
Winna said…
难怪有人说,当你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就会觉得身边的每一人都喜欢他(她)。唉~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Debit and Credit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