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驀然回首,那人就在闌珊處微笑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May 05, 2011 in
我還是必須提起狗的事情。你知道,現在的行李箱其實價廉物美,而且一個比一個厚實扎硬,你認為憑一隻混種的土狗真的能聞出行李箱裡面有沒有藏匿什麼毒物嗎?而且你以為毒物只有那麼幾種嗎?閣下的狗訓練多久了,能辨識天下所有毒品?

本來它聞它的,不關我的事,可是我的行李都是馬球牌黑帆布行李,不是龜殼板,一來容易骯髒,二來柔軟芬芳如我老婆,結果那隻混種野狗竟然踩到我的行李上面大聞特聞,還四支腳一起來!坐了四個小時飛機滴水不進的我已經瀕臨惡魔化邊緣,正要開口阻止,突然電話響起,瞬間的怒火變成繞指柔。

推著行李出去,第一眼就看到了W,如約定中的長袖襯衫,踮足伸長頸項往出境口裡頭看卻不知我早已出關,看得我心裡一陣笑。

繞到後面,正要拿出手機拍下這幅傻樣,W卻彷彿憶起什麼似的突然轉頭看來。

驀然回首,就發現所等候的人就在闌珊處朝自己微笑。

那是什麼樣的滋味就要問W了。

W跑過來,一邊習慣性地向外拉扯著黑色帆布背包的小扣帶(這件事我會讓W改掉,萌得太耀眼了!),走向客運/巴士站,雖然有W做主,不過我還是開始不習慣。

中文字……太多了!

乘坐一個多小時的路程,W指著外景的一切,這是哪裡,這是那裡,那條詭異恐怖的毛毛蟲建築物就是花博的一部分,我們明天要去……

玩著借來的psp,很快就到了……十字路口? 經W提醒才明白原來是為了住宿上的需要得先在別處登記,在街道上每踏一步都令我新奇,也恐慌:給我英文,給我英文!

“你們很常用您這個字嗎?”check in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問了,櫃檯小姐口口聲聲您:收您13000、還您700、這是您的鑰匙、這張通知書請您交給樓下保安就好、6000元押金會轉賬還給您、您數鈔票的方式快得像機器、您您您的,令我印像不好。

“服務業嘛。” W拉著我的行李乙,帶著我往住宿的地方去。

到了住宿的地方不禁令人莞爾,廳裡有奇怪的紅點白底的圓椅,旁邊卻是棕色兩人座沙發,負責做保安的收到通知單就讓我們進去,問題是……去哪裡? 5樓2號在哪裡?

我們踏入第一台映入眼簾的電梯,可是怎麼操作都沒有反應,還想再嘗試,保安的聲音突然從天而降:“你們搭錯了,是後面那台!” 他真正的意思是你們這兩個土包子連個小電梯都不會搭,怎麼,從本島南部邊荒來北部還是來自祖國、印尼、巴基斯坦?

而另外一個意思是,電梯內部並不是一個隱秘空間喲XD

走到後面那台電梯之時旁邊又有一間令人匪解的小房間,有一張紅色躺椅,一張小茶几,對面有三人座沙發,沒有照明燈具,不知道有什麼用途……

感應器是獨立性感應器,5樓你就只能去5樓,其餘免談。打開房門,發覺房間並不大,不過該有的都有:牙刷、梳子、刮鬍刀、洗衣機、燈檯、書桌、浴缸、吹風機、電子爐、微波爐、熱水壺、洗碗機、洗衣烘衣機、沒有保護欄杆的陽台……



眺高的設計產生視覺影響認為房間並不小,不過誰管房間大小呢,那並不是我來的目的。

“我先回家一趟,你趁機休息一下洗個澡。” W帶上門,那時的我並不覺得有什麼,只是想洗個澡,看看電視,調適只有一個語言的環境的心情。

半晌W回來,手上提著安全帽,是騎車來著,那時我並不知道手上的安全帽有另一個目的(嘆)。躺在那張偏軟的床(我喜歡硬的),電視的聲音響繞,W在旁邊躺著,一切都是那麼平凡,兩個人稍作休息罷了,我正想轉頻道,突然聽到W說話。

“你洗好澡了?”

“嗯。”

“好香哦。”

正想調侃幾句,突然聽到一聲不清楚的呢喃(彷彿是……),接著就感受到W以超級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翻身過來。

說起來也奇怪,明明已經很久沒有,一方面也算從來沒有過,可是卻傳來一陣熟悉感,彷彿那本就理所當然的,也有漸漸的久違感、和鼻息襲來的麻癢感,還有一點點的好笑:對方是那麼樣的青澀、那麼樣的鼓起勇氣、那麼樣的撲通撲通、那麼樣的不熟練。

於是,我笑著教W最容易上手的步驟:1、1、2、3。

W紅著臉頰學習,一副小孩吃到垂涎的糖果般滿意,又有點如在夢中的歡愉。


不久後開始第一天行程,第一步就去饒河街/夜市,W教導分辨詞彙/情況,有些規模可叫夜市,有些叫假夜市,有些只是方便稱呼……

聽到最多的一句話乃“你想吃什麼”。

我怎麼知道呢親愛的?

聽到最多的第二句乃“你想去哪裡?”

我怎麼知道呢親愛的。
所以W聽到最多的或許就是“你做主。”

走到一處名叫彩虹橋處,W說這是和宋最常來的地方,在那裡吃雞排吹風看夜景,我聽在耳裡,羨慕在心裡,幾乎差點脫口:“走,我們也去買雞排”,不過這時候誰想吃雞排呢,哪怕是如肝臟那麼大一片的雞排,我又怎麼在乎?



紅色的弧線顯耀在夜空裡,涼風吹過,卻不能遮掩原本29度的燥熱,基本上就是一座橋,一些燈光,和一處W指著努力解釋一群小孩爬出離地兩三層樓高的彩虹橋邊緣所作的塗鴉,我實在駭然。爬了​​兩三層樓高的橋上塗鴉,你怎麼不寫個E=MC2 之類的?

走了一趟,拍了些照片,W嫌冷,我們又回到了夜市裡面鑽頭。

又回到了夜市,總不能不吃點什麼,所以就隨意吃了些小漢堡和烤魷魚(聽說很有名),吃著吃著又出來了,只能怪自己走路快(?)不過第一天,總不能奢望自己能完全融合這個可怕的單語言社會,所以腰緊肚縮,一直沒有什麼食慾。

正要離開,W停在某處,“我們吃鹹水雞。” 我那時也並沒發現原來W非常喜歡這種食物。

那是一種將各種你所揀選的食物切成薄片後加入鹽巴胡椒薑絲香菜和水醬調味的小吃。


厲害的是小攤子麵前不乏顧客,大家紛紛接過鐵碗放入自己喜歡的食物,我不禁好奇。是我有問題呢,還是大家都沒發現呢?難不成他們沒和我一樣發現到攤子的那一對夫婦徒手挑食物、徒手拉攏食物、徒手接過鐵碗、徒手剁切食物,接著徒手收錢、徒手在筒內找零錢、老闆娘徒手撥頭髮,然後徒手笑著把食物和錢一起交到顧客手上。

到頭來彷彿真的問題出在我身上,因為沒人試圖,甚至是認為有必要告訴他們一聲。

這裡……的手套賣很貴嗎?

頭一夜結束於兩個人上天下地翻書開電腦上往搜尋使用Baumatic bwdw洗衣烘衣機的教導指南,以及嚴肅地動腦動筆攤地圖商議如何攻略明天花博的路線和要取捨什麼地段,又路線又筆記,彷彿是明天我要上La Armada Invencible似的。

問題是一句都沒入我耳,我只是聽著,看著,享受著,打量著,純粹滿足自己私心。

夜深了,漸漸嘻笑睡去。

然而,從那時起,時間已經開始走動。

當時的我們還很懵懂,並沒發現時間走動的速度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更快。

也根本不了解,其實,它根本在飛逝。

很多事都這樣,當下沒有什麼感覺;驀然回首,那人已經不在燈火闌珊處。

6 Comments


咦,悲文設定!大大出乎我意料!我很喜歡!
1、1、2、3是什麼,快招供XD


-Tiffany


是嗎,我還以為會被排斥,不是很多人喜歡悲文。

那個你不要問我= =


那W快獻…現身!
W你在哪裡,快招供!


-Tiffany


時間...總是這麼無情地飛逝...

饒河街夜市呀~好久沒去啦~!


耶...那個我...我不知道該如何解釋 (逃け)


哎唷~閃的咧!
大牛嘴巴都破了,真是不能小覷你啊...


-Tiffany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