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永遠是殘酷的

我要詛咒台灣的花卉博覽展出。

當然可以推搪是Monday Blue,不過才不是這麼一回事。

故事是這樣的。

早起的鳥兒吃了早餐,搭捷運到圓山站,下來之後就看到了人潮。我當下驚悚了一下(差點想掐人),幾乎想轉頭回家不看了。若是那樣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故事,當然,離開花博不是我的本意。

我看著手上的花博130台幣的入門卡,一邊遊覽人群。我還以為自己已經夠早,可是前方已經黑壓壓一片不見入口。我並不以此為苦,花花草草固然有興趣,可是終究靈魂比較可口。閉目靜聽,中英日韓四種語言不絕於耳,而耳朵這件事並沒有開關,對話就鑽進來了。

“待會要先往那邊跑”,“哪邊”,“故事館”。或者是“不知道還有沒有便當,你知道,我跟我老公說一定要帶個回去”。也有,“欸,房間門卡在誰哪裡”,“我這裡”,“你護照有帶在身上嗎”,“當然沒有,好笑的是我匆忙間連相機都沒帶……哈哈哈” 我輕輕抬頭,匆忙間連相機都沒帶的小姐臉上的姿生堂眼影、整張臉防曬BB霜和雅士蘭黛的口紅卻塗抹得一絲不苟,這到底……

一台飛機從天劃過,所有人都抬頭去看,我覷準時機打探,以我為首往後數,已經聚集了七十九個人,入口又分八排,共有六百三十二人,我實在駭然,四月25日是星期一耶,不用上班嗎各位!還沒領會過來,前端響起倒數聲,人群開始前進。

排隊入場之後還要再排隊,等待的是名人館的預約入場券,裡面看的是大家都認識的鄧麗君小姐,而那時我卻沒想到,明明是花博,我們用衝的抵達還要排隊來看……人?

排到8:57 得到的是12點半允許入場的票,後來又在別處排到下午1點真相館的入場。

得到這兩張票之後,就是開始四處玩的時候了。
搭了小巴士到另一個園區去,第一眼就看到了前一天提到的毛毛蟲建築,走了進去才發現裡面是手工品展示:廢鐵恐龍、Q版名畫拾穗,還有一幅……非常奧妙的蒙娜麗莎(click me for live show

我有沒有提過W怕毛蟲和冷血/兩棲類活物?起碼知道生日禮物要買什麼對吧XD

總之從毛蟲嘴巴進去,從屁股出來之後,一路走到水園區。在那裡看到一個頗大的廣場,有木片搭境,中間是個靜默的水池,走近一看,發現有個看板。

那時已經快十點,所以就決定留下來看看,那究竟是如何的希望之泉。

十點到了。
冰涼的​​水氣襲來多少減低四周的溫度,期待著它有所變化,希望噴泉嘛是不是? 看了一份多鐘,不由得我想讚美一下這希望噴泉名字取得好呢!

希望它好歹給我換個方向噴一下!

是怎樣!
只噴一邊!你這樣也叫希望噴泉!我用嘴巴都噴得比你好!搞什麼!

離開那個單調無情沒新意的“希望”噴泉之後,又回到靠近毛蟲的園區,遠遠就看到十幾個攤子並列成長長的一條,布頂紅白豎立,彷彿進入聖誕老人禮物製作工廠裡面綠色精靈的住家。 W眼明嘴快,“咦,昨晚饒河街的攤子跑來這裡了。” 意思是看來今晚這裡會變夜市區,不禁佩服,在這裡開一個攤子,又是花博的最後一天,肯定生意興隆。


只是那時我們不知道,到了晚上這裡簡直是一場戰亂……

“誒,耀明,滅火器是該用什麼的?” 這句話突然溜入我耳朵內,向前看去,發現有兩名紅衣先生蹲在其中一間攤子的面前,似乎是在做安全檢查,旁邊有幾個貧……我是說花博女員陪同,接著又和幾個上頭聊很多,看來在這方面是頗細心,可是現實世界當然不可能。果然,經過他們的時候穿襯衫的上頭說:“待會總統會來,再仔細一點……”


大家都身為學生,都明白人生道理:沒有壓力不會努力,只是沒想到會用在他們身上。而且其中一個還非常有明星臉,我還小小地吃了一驚,哈哈。

後來,總覺得需要吃些什麼,停在一處原住民的攤子前,那裡掛九種招牌。還以為能大快朵頤一番,結果……
豬肉、豬肉、你是誰、豬肉、豬肉、我沒看到你、你要我怎麼吃! 、透抽是什麼鬼呀! 、你躺錯地方了……

我能吃的只有一種:烤小鳥。

邊吃邊欣賞四周風景,還強迫一臉鄙視的W吃一口小鳥腿(不是很好吃嗎!)

吃完洗手繼續往前走。在某處看到一名來自海棠葉國的婦人撐著碎花傘,以一個連我這男生都不常擺的雄偉姿勢大馬金刀地坐在那裡,側目凝望,儼然君臨天下的英姿,彷彿經過的人都要拍拍自己的袖子,雙膝下跪,屁股翹高高,尖聲大喊:“老佛爺~萬歲萬歲萬萬歲!”
有人叫她,她用非常濃厚的北方口音回應,踩著花出去了。 W一臉機​​車,“那邊不能踏進去好嗎,是沒看到警告牌嗎!”

人家是萬歲呀親愛的。

一路又走到主題園區,據說是各大學擺景比賽的地方,進去看了之後實在佩服評審們,這樣……你要用什麼規矩評分?花種的使用?花色的搭配?結果W潑一桶冷水:“是看靠山雄厚啦。”

也是啦。

離開園區,就進入了中心,那裡是購買紀念品的地方,看到的依舊是密密麻麻的人潮,我還以為他們都去參觀花了!買了給同事的紀念品之後,我們稍作休息,時間就到了將近十二點半,是時候該去看看老朋友了。
她大概是那個年代英文最好的台灣人了。
進去之後,有導覽戴著麥克風解析,“往你們的右邊看,那是最新科技,你們走過的時候牆上的玫瑰會盛開……”,“抬頭看,那些全是玫瑰花瓣……” ,“這是黑玫瑰唷……”,“這面牆用手去碰會有走馬燈的效果展示鄧麗君小姐的一生……”,“這是她穿過的禮服和護照……”
一路走下去滿滿的光環,緬懷和手跡,然而失去的還是失去了,而且大家都提著光纖亮麗的一面,卻沒有人提到她和保羅的事,也沒有提到1995年5月8日她氣喘發作,手裡握著空掉的哮喘噴霧劑辛苦地從十五樓掙扎地要到大廳,心口絞痛呼吸困難甚至口吐白沫,那些泰國人還以為她是羊癲癇就拿了銀鑰匙塞入她嘴裡,又等不了救護車就用酒店的車送她去小醫院,好不容易在下班的塞車高潮中到了小醫院,那個超級無敵好心幫倒忙的酒店人員居然沒停車,硬要把她送到大醫院去說這樣才安全,於是在熱心的幫忙下君姐在吵雜燥悶的塞車街道中絕望地喊了幾聲“媽媽,媽媽”就這樣因為呼吸道收癟,肺部真空以至心臟衰竭,留下她十億歌迷,和她最愛的人去了……

想到都要掉淚,可是這裡的她卻還是那麼美艷動人,精彩輝煌,我心裡嘆了氣,算了吧,過去的都過去了。

而且再次證實了一件事:字體不好看的人成就都很好。只是我非常不明白是該說她中文不好,還是英文不好,還是日文不好,還是都很糟?記帳本里面會寫芥蘭不會寫菠菜,會寫cabbage卻寫shrims (shrimps),還有什麼是父魚?不過看在她寫7也會和我一樣畫一橫,又和我一樣很愛逛街(天天去superm'o'rket唷!),我就把這些疑問放在心裡。

從藝人簽名牆蓋章出來之後,我們就趕去1點入場的真相館。

那時走得悠哉,絲毫不知道自己是走向一條絕望的盡頭。

到了真相館,還沒進去就有兩個成年人在吵架,甚至有推肩的動作,我那時笑了,終於看到現實的一面;花樣再多,顏色再艷麗,還是不能陶冶人的性情;連我都經歷到了,在過來真相館的路上我只是在某處站一站,有一個老婦人在我後面伸手推我,我回頭看,就被她用極其鄙視的目光和口氣說: “先生,你這樣是插隊!你不可以插隊!” 我不由發怒,用中文對她說:“我並沒有要插隊,你誤會了。”那老婦人手上還戴佛珠串呢,卻一點都沒有四大皆空的性格和脾氣,聽到我字正腔圓(我自己認為啦)的回答,她以女皇的姿態說:“那算了。”轉頭就繼續排她的隊。

本來我不應該跟老人家過不去,她也沒多少年歲能排隊了,然而我壞脾氣來得快,你這個全身肉體皺巴巴的女人,什麼叫算了!於是,我看著她說,“那你是不是至少得道歉?” 我說完這句話,她和大概四五個在排隊著的人都用看熊貓的眼光看我。

我錯了嗎?阿扁錯了嗎! (不是…),你至少道歉嘛!罵錯人不道歉,還用這樣的眼光看我,好像變成我在欺負老人家,我心中不禁一陣酸,我是好孩子耶,討厭。
言歸正傳,進了真相館,裡面的格局就像進地下隧道,大家擠成一團,牆上掛著每個旅遊勝地的拍攝景點,又介紹台灣的地形,W指著澎湖的雙心石滬說想去那裡。我笑著聽,一邊心裡嘀咕,就那麼幾張照片和一些地理課,這樣也要排隊搶票入館參觀?

我錯了,大錯特錯。

到了盡頭,一人領一副3D映像眼鏡,我還以為要看什麼精彩的電影。

我錯了,大錯特錯X2

我們看一部由麗訊科技贊助硬體設備,由太極影音製作“面對臺灣的真相”的3D立體影片,裡面敘述的竟然是當初八八莫拉克風災時,小林村的滅村經過。全片長度十五分鐘,從開始的平靜嬉笑和小狗玩鬧,一直到突然之間村長大叫“跑呀,跑呀”,一個老人死固執不肯走、一個女學生要跑回去拿飯桌上的大學入學通知書、一個煙鬼不肯醒來、村長來不及跑出來,所有幾分鐘前還在開心過生活的那班人一瞬間慘遭滅頂。

影片演到小林村被滅村,主角小男孩和阿嬤用小道逃到高山上的樹上想躲開,沒想到土石流已經衝來;小孫子抓住阿嬤的手想往上拉,那個阿嬤看著腳下的土石流,又看看在樹上滿頭大汗努力抓住自己的小孫子,她的臉上突然露出一個天涼好個秋的溫馨笑容,就把手放掉了。

看到阿嬤被土石流沖走的那一剎那,我……有沙子吹進我眼睛。

而且不止我一個,我們離開放映場時,坐在我後面一排的女生全都鼻子紅紅眼睛濕濕,你說嘛,何必呢,這是什麼樣的安排?後面還敢放出感謝幕!我們是來看花,不是來看阿嬤死掉!我寧願你播台灣島形成史或解釋為何全島民都吃蒼蠅蛋,​​可是你播什麼混帳東西呀!這跟花博有狗屁關係呀!一個年紀老邁的阿嬤活生生被土石流捲走耶!還用可惡的3D效果,石頭幾乎會馬上砸到我臉上的感受來看人死掉!讓大家看見死這麼多人,你是想怎麼樣? 我是來看花博,不是來給悼問金的好嗎!

而且不止我,去google一下,幾乎所有人都在罵真相館,太可惡了!

不過只能怪自己,看到真相館的名字,怎麼會忘記了老話一句:真相永遠是殘酷的。

不到一點半就出來了,誰不想離開那混賬地方? W一邊用手指抹我眼角,一邊帶我到風味館上吹風看紀念品。突然看見一列整齊的隊伍出來,黃裙紅衣,W說了她們的學校,我們一路跟隨,你知道,W也到這個年紀了……
據說他們是為了總統(他來了?)和稍候的遊行作準備。

沒見到好看的獵物,W就帶我到花之隧道散步,有遮太陽的地方真好。

離開花之隧道,又踏入花之迷宮,那是以白楊種出來的牆讓人在裡面鑽出道路來的牆,並不是我想像的用細麻草剪出來的,如電影中,或貝多芬家中那種純青色的巨型草迷宮。

簡單地破了關之後,走到了台灣美食區,在那裡稍作休息,喝到了一種很棒的飲料:藍藻百香果汁,連喝了兩杯,又吃了點臭豆腐,又開始走路。那次的坐下休息是八個小時以來我們真正坐下來的第一次。

也是最後一次。

走到了茶區,如復古四合院的建築裡頭(拍古裝?),終於露出自己的馬腳。
某戴眼鏡剪蘑菇頭的女店員一直不住稱呼W為愛熬夜的帥哥,聽得我直笑,可是哪裡都是人,不然可以送入洞房之類的,喝著她所介紹不同的茶,又看在一直口口聲聲帥哥帥哥的稱呼W,W就說:“那我們一人一瓶,反正買二送一。”

對對對,我一瓶,你們倆人雙雙對對,喝多一點晚上不必睡,早生貴子。

試喝了五六種花茶之後,我一直遲疑要買什麼口味的好,W的未來老婆就熱情地說:“那買草莓的好了,你喜歡酸一點。帥哥也喜歡。”

第一,你已經夠酸了;第二,草莓……真的從小吃到怕了。

沒想到她聽了之後一驚,“草莓吃到怕了?!你也太幸福了吧!”

是嗎,嫁給W的你比較幸福吧,要不要我送你新鮮草莓果醬讓你們更……潤滑?

“那選蘋果的好了,比較香也有點酸。帥哥也喜歡。”

第一,你就這麼想要W嗎?拿去呀,拿去呀,就在你身邊嘛!第二,蘋果……也吃到怕了。

沒想到她又大驚:“草莓也吃怕,蘋果也吃到怕,我們這裡貴得要死!”

是嗎,你不是有W就好了嗎?

她們在整理的時候,我指著紙片低聲問這是什麼字,沒想到被別人聽到,徒惹一陣非議,依舊忘不了那主婦一副看到熊貓的眼光看著我邊笑著對W說:“我就奇怪了,還以為是什麼很難的字,沒想到是這麼簡單的字也不會念……”

付款後用奔的離開那個是非地。
到了一棟全是用礦泉水瓶建立起來的建築物名環生方舟,有導覽解釋如何用水平建立建築物、沒有用釘子、這個科技只有兩個國家才有,一個是日本,一個是什麼大家大聲說出來!
除了我之外,大家都很興奮地大喊呆丸!
從礦泉水瓶建築出來之後,太陽下山了。
走回經過文化館突然發現有人排隊,看了一下原來有活動,也一起排了一下,原來是看桂花展,走完之後可以選喝桂花酒或桂花茶,二者選其一。
結果桂花酒像假酒,桂花茶沒味道,實在感慨。

出來已經6點半,為了晚上的閉幕煙花,我們又回到了早上排隊的地方,本想吃點什麼做晚餐,我腦袋裡面突然想起了早上吃過鳥,於是又跑去搭車前往夜市區。

在接駁車上,遇到了兩個可愛的當地人,他主動和我們攀談:“你們現在要去哪裡?”

“去夜市區吃點東西,準備看晚上煙火。”

“噢,你們兩個體格看起來就是很會吃的那種。”

我不以為意,可是W似乎有些受傷了。

又閒聊幾句,阿伯突然指著W問:“誒,你朋友有沒有女朋友?”

我笑說沒有。

豈料那瞬間,阿伯突然轉頭​​看著坐在位子上的一個少女,做招手狀,“那我介紹孫女給他,那個是我孫女。”

他——是——認——真——的!

他想將孫女介紹給我們愛熬夜的帥哥W做女朋友。

我被他的熱情和愛做媒的舉動震撼到了。

於是我輕輕地攔住他招得很用力,孫女卻一點都不想理睬他的手,用我認為最有壓迫感的微笑直看到他眼睛裡去。

“我目前還不是很希望他交女朋友。”

阿伯看我一眼。

“你知道,他還是學生,我認為他現在讀書比較好。”

“你說的也是啦,吼,現在年輕人不會像你這樣幫朋友著想了。” 阿伯說著終於肯放下他的手,我也把刀子收起來(這句是騙人的),幸虧車子就停在這裡,我拉著W下車。

後來“我孫女”這個橋段一直沿用到今天。
我一開始就說,在這邊擺夜市攤會引起戰亂,早上明明還有時間能拍照,現在連靠近那些攤子都不行!

這是什麼世界!

“那你在這邊排隊肉圓,我去買滷味。”

從早上七點走到現在七點,我們已經走了足足十二個​​小時,我腳板以前練柔道的久傷又開始隱隱作痛,而且W也覺得不舒服,於是買了食物之後我們就趕緊找個地方坐下,待會兒還要趕煙火呢。

吃完我幫W按摩腿部,接著W離開去洗手。這時坐在我們旁邊的一對夫妻突然問我:“煙火幾點?”我想了想:“八點五五。”他又問:“你不是本地人吧。”我看著他,“是,我不是台灣人。你怎麼知道?”

“我只是猜,你剛才幫人按摩腿部。”,“噢是嗎,那你們會怎樣?”,“基本上都不會啦,啊你是哪里人?”,“我是南部人。”聽到我這麼回答,他點頭說:“那幾時來台北?”,“昨天”,“聽說南部現在有點悶。”,“是有幾天沒下雨了”,“你上來讀大學?” ,“只是上來玩”,“你們是一起來?”,“不,他是台北人”,“不是一家人?”,“不是”,“欸,那你們感情很好!一起吃一碗肉圓什麼的。”

先生,你已經不小心漏口說出你在偷看我們了唷,你也在肖想W嗎?不好意思,W已經有一個四眼花茶妹和一個連讓位給老人都不會的孫女等待著了,你要的話請排隊,然後不要又誣賴我插隊謝謝。

後來我們就到了較高的地方鋪上早晨在捷運站領到的報紙席地而坐。

天色也真正暗下來了。

“借我靠。”

“後抱好了。”

鼻端聞到人群,視線停留在外套上,精魂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拆開盒子時看到這件外套的時光裡,還記得鈴木瞳笑著問:喜歡嗎?

然後,就在輕聲細語,調侃W孫女和四眼茶花妹,回憶鈴木瞳的情況下,閉幕就開始了。

而一天的行程也隨著煙花的結束和花博的結束一起結束了。

看著許多的照片和小影片,那時只是滿臉的笑容和滿懷安慰。

絲毫不知道,無論怎樣郇麗華美的過程,你我之後所擁有的不過就是這些照片。

回憶?不不不,請不要仰賴回憶。

你會失望的。

Comments

Ting Ting said…
哇~去花博! Daniel跟W真有勇氣...老實說如果有人給我免費票我還不見得去呢...人潮太多太恐怖了!

Daniel, 勿管別人用看熊貓的眼神看你不會中文字, 你把他們丟到一堆外文的國家看他們會怎麼感覺. 至少你還會問!
Anonymous said…
看累我了,文是悲文,圖在搞笑,是要我用什麼心情來看啊!!
我去了三次,最後一天沒去。
我媽有陶瓷便當唷!XD
最後一天應該是沒什麼逛的了,什麼館都不能去吧!
而且沒想到W這麼花……跟之前想的有出入


-Tiffany
@婷儿:噢~好愛你~T.T(飛抱)

@鐵女:用看熊貓的心情來看好了(大哭) 你去三次? !是瘋了嗎!哪來的體力?陶瓷便當有相讓的可能性嗎? XD
最後一天是沒什麼好逛,基本上有什麼都進不去,而且我也懶惰排隊,就什麼都沒去。
W……也沒辦法,也到了這個年紀了,我要阻止也不行。況且人家有本錢,心想一個、手挾一個、碗裡一個、嘴裡一個、眼睛繼續瞧鍋裡是很正常的事啦。
你能安慰我嗎XD
Anonymous said…
從去年到今年,這麼久才去三次算少!最後一天你才跑來那才叫奇怪吧!
便當可以讓,你先去買槍。
三小!W竟然這樣!可是文筆超單純+長相明明很鄰家!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人!
每次都遇到花心人,你很衰耶.....


-Tiffany
W said…
大人冤枉!根本不是這麼回事啊囧

應該說,我沒有花心啊!!

等等...銀堡你不是才說好要幫我解釋的!?

這根本是火上加油啊你!!

我要抗告抗告啦!
Anonymous said…
貪吃鬼出現了!我給你機會解釋
不然剪掉你!!說!


-Tiffany
W said…
遊行的事情從根本就錯了啊啊!

我們只是剛好經過看一下Orz.

對景O女中的學生我絕對沒有邪念...

|沒有邪念| ←附上絕對值證明

更遑論在那裏挑菜囧

賣花茶的那個是阿姨唷^.<~*

銷售員本來就很官腔嘛XD

孫女阿...臉我沒看到

我是有聽到啦~但是當下我被迫跟另一個阿姨聊天(斜)

結論來說,我|沒有花心|的啦囧
Anonymous said…
大牛,你最好給我解釋一下(摩拳)


-Tiffany
我是病人唷,難道醫生沒說過病人是用來憐惜,不是用來質問的嗎^.<~*
Ting Ting said…
用力抱個~\(> . <)/

感覺好累...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法文多麽簡單

Debit and Cred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