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畢業派對(2)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in
我離過婚。

那句話令我完全呆住,什麼!

布萊恩深深抽一口煙,說:“你嚇到了。”

我不打算掩飾,於是說:“離婚?你?她瞎了嗎?”

布萊恩聳肩,繼續抽煙。不知是我精神受攪擾後產生錯覺抑或真是如此,布萊恩突然露出無限惆悵的神色,像艷陽天突然飄來一片烏雲。我忍不住伸手拍他肩膀,他淡淡笑了。

我將手上的袋子遞給他,他看了我一眼,打開紙袋,隨即以不可思議的語氣驚呼:“巴路西亞神父大戰布萊恩之真假教皇!”

他激動地抽出內容物,又驚叫一聲:“手稿!”他看著我,又看著原稿,再看著我,久久說不出話來。

半響,他冷靜下來,輕聲問:“專門寫給我的?我?我的名字?”

我沒有說話。

“為什麼?”

“應該的。”

說完我自己笑出來,哪門子的政治答案?

他翻開第一頁,上面有兩行話:真摯地向我愛的人致謝—蓋伯利爾(弟弟)我靈感的來源、R,我的第一位讀者、T,我的校正師… …及布萊恩安迪休伯斯特,我認同的帥哥及本篇第一反派楷模。

他伸手去摸那張紙,臉上有種很病態的愛慕神情,說:“我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我的名字會出現在小說裡。”

我笑說:“現在有了。”

他說:“若是不介意,我想現在就讀。”我點頭:“那我走了。”他忙道:“不不不,請留下,我或許會問你問題。”我打量他的房間,說:“那……你手提電腦借我用用。”,“榮幸之至,榮幸之至!”

“嗯……我要你來解碼。”

沒有回答。

我轉過身,布萊恩已經仰躺在床上著看書,他靠在床邊躺下,雙腳依舊在地上,十足像個小孩。

我一驚。

已經很久沒用這個角度(正大腿中間)來觀賞一個男人的桐體,他的手臂高舉,臂肌的確是結實的,胸和背是寬厚的,背心被壓在身上,布料往後拉扯,連乳頭都看得清清楚楚。腰身很利落,大腿的肌肉組織躺下後看起來更是健壯。

他的短褲,他的短褲……Dear Lord!

我深深吸了三口大氣,天人交戰令我腦袋異常混亂。

可以。

不可以。

一次罷了。

你在想什麼!

大家都是男人。

是男人才更糟!

一次,一次就好。

你瘋啦!

我很辛苦呀。

你會後悔。

我不管。

你……

一方勝利之後,我深深吸一口氣。

我走近他,坐在他旁邊,心頭像快跳出口,“布萊恩……”

他還是那樣躺著,絲毫不以為意,完全當我是自己人:“什麼事,丹?”

怎麼能開口?怎麼能開口?我一世英名和所有名譽會毀於一旦的。

不過,我不管了。

他看見我沒說話,放下稿子,看著我:“怎麼了?你看起來很緊張。”

何止緊張?我快窒息了。

“布萊恩,我……我……”

布萊恩揚眉:“怎麼了,丹,你想說什麼?”

“我……我……”實在開不了口。

“沒關係,對我,你什麼都能說。”

我看進他的眼睛,“真的?”

“是,說吧。你想說什麼?”

我豁出去了。

“布萊恩,你的褲子破了一個洞。”

他一怔,低下頭,發現那個洞破在十分隱諱的地方,有一個尾指寬。

我急起來:“我注意到……不,我是說,我偶然看到,不!我是說不小心瞄到,不是,啊……”居然連一個句子都說不完。

混賬,越描越黑。

“別說了。”他的聲音沒有情緒。

我低下頭,吐出一口氣,“我明白。”

一場交情毀在一條破褲上。

我的確後悔了。

我正要站起身來離開房間,布萊恩也同時站起來。

他當著我的面脫去褲子。

實話實說,我實在找不出一句話來形容我當時的震撼。

我失聲嚷出來:“你!”

布萊恩嚇了一大跳:“嚇死我!”

我指著他,“你就當著我的面脫得只剩下一條內褲?”

他笑了:“那又如何?你我都是男人,我還怕被你非禮不成?”

我一呆:“這是什麼意思?”

布萊恩套上一條短褲,“第一,你太斯文,表示你非常注重言行,你不會這麼做。”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就算你真的想這麼做,憑我生理的能力你絕對騎不到我頭上來,我比你高,比你大只……”(該死,說話有必要這麼尖嗎?)

“第三,你不是同性戀。”

我睜大眼睛:“你憑什麼這麼確定?”

他大笑:“你這是什麼意思,難不成你要我認定你是同性戀?”

我舉手:“我只是好奇你怎麼說得這麼斬釘截鐵。”

布萊恩撓頭:“我也說不上來,就是不可能。就等於要我相信進化論一樣,這……就是不可能嘛。哎唷。”

他哎喲的樣子很滑稽,可愛。

“第四——”

“還有!”

“第四,就算真有什麼事發生,那也是我心甘情願的。”

我呆住。

什……什麼?

布萊恩說:“丹,你是我的偶像,若是我瘋狂一點,我或許會倒追你。”

我耳根火辣辣的感覺一直蔓延到臉上。

他笑了:“你臉紅了!哇,很久沒有看到會臉紅的人了!”

我去拍他。

他反而笑我:“你怎麼這麼保守?”

是尊駕太開放吧老兄,我是正常人反應。

我們正嬉笑聊天,有人敲門:“他們想見你。”是他那不識相的妹妹,若是我年輕十歲,可能會開門探頭說:“滾遠點,我們在乾柴烈火。”

布萊恩下樓,他的手臂橫過肩搭著我,我暗自打量他妹妹,她似乎發覺哥哥換了一條褲子……

想必有一堆雜念在她腦中閃過,嘖,女人。

我和布萊恩的關係又多上了一層。

以後就能放肆了,怕什麼,我是偶像,哈哈。

走的時候,布萊恩笑咪咪對我眨右眼,似乎暗示我們之間有不能說的秘密。

偶像?呵,何止你說過,早不稀罕了。

我想從你處得的並非那些。





心得:越讀越怪,用詞似乎有些曖昧煽情。說不上來。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