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是很美好的

你最近一次和人深深擁抱感受溫暖是什麼時候?

擁抱是繼接吻之後最親暱的舉動(床上運動不算),那是第二深層的肢體接觸,經過肢體接觸會釋放溫感荷爾蒙,微催腎上腺素,0.134倍的血液運送,所以會暖洋洋,然後飽暖思淫欲……呃,不是,是很舒服很窩心。

我還是沒收到該收到的訊息/電話/電郵,所以我告訴自己不必再等待了。

經過這些事,難道還不會體驗人算不如天算嗎?所以我不再強求,只是等著消息出現,不然還能幹什麼呢(笑)

話雖然是這麼說,可究竟是人嘛,我又多愁善感一點(有這樣講自己的嗎?),所以近日格外鬱悶,開會的時候也是懶洋洋,心不在焉。老闆又很神經兮兮,“為什麼每次開會我都嗅到酒的味道?但以理,你喝什麼?”我厭煩地把杯子遞給他看:“咖啡啦!”他唯唯諾諾,說:“真的老了,鼻子不管用了。你咖啡有加什麼嗎?怎麼味道這麼濃郁?”

不就是加一點小麥汁嗎?老歌都這麼唱:小麥汁加咖啡,我只想喝一杯,想起了過去,又喝了第二杯……

人越老越囉嗦。

這個18號星期五又特別衰,不知道為什麼,一出門上班我就被一個剛得到駕駛執照的天主教小教友駕駛十人座大車強吻了我的車頭燈和車門,到了辦公室老闆哇哇叫說他剛才和朋友在早餐店吃印度煎餅時肩膀中了鴿子糞,他走過的時候臭氣熏天,甲同事在那裡笑勸:“還不快去買彩券,黃金天上來呀!”毀了他valentino襯衫。結果沒多久,甲同事一腳踩空,從樓梯摔倒,擦傷膝蓋,痛得腰桿拉不直,後來羅拉打電話吩咐男朋友阿蔡帶她去看醫生,結果男朋友進來之際在門口撞到另一個男生,他道歉,“對不起。”卻沒發現另一個男生臉色突變,腳受傷的阿姨卻叫喚:“是你呀,安德——”幸虧查爾斯在一旁,急忙拉住對方大聲打斷,“嘿,你是安迪!走,去喝茶!”兩個男人一溜煙走出去。

突然覺得查爾斯的應變能力變得很好。

神鵰俠侶都沒有這麼好看。

我坐在後面,一直沒參與這些事,一直到快要下班時,突然聽到羅拉撥直線進來:“丹,丹,給我出來!”,“你穿幫啦?”,“學長,學長——” ,“你到底在說什麼?”

查爾斯也進來,“有人找你。”

出去的時候,我看到了坐在候客廳沙發上的男生,說真的,在熱帶國家,會有幾個人穿西裝?而且還戴這種鬼畜眼鏡(?);重點是,我真的嚇到了。

怎麼會在這裡看到他!

“青龍!”我真的後退一步。

青龍站起來,推一推眼鏡,“但以理先生,久違了。” 說真的,我還是不大習慣他的北京腔,可是誰管那個!我指著他:“你怎麼會在這裡!”青龍說道:“我是陪董座來的。”

董座是什麼東西呀?

等等……我突然愣住。十二神將四大干部之首在此,那就代表魔王也在這裡!

我左顧右盼,沒有看到人影。 “青龍,你老闆呢?”

“董座在外面逛街。需要我叫董座回來嗎?”

董座董座,煩死人了。我還馬桶座咧!

查爾斯過來,和青龍握手,“我是查爾斯,久仰大名。”青龍笑道:“啊,你就是但以理先生的人肉防毒軟體(過濾郵件的先鋒)。”查爾斯說道:“彼此彼此。”兩人談笑風生,我則是傻傻地站在那裡。

後來有人推門,我就看到了。

羅拉迎上去,“學長。”等她下班的男朋友阿蔡也站起來,“咦,是你!”他迎上去,和他擁抱,“沒想到在這裡會看到你。”,“我也是,阿蔡。”,“你怎麼會在這裡?度假?”,“算是吧。你幾時回倫敦?”,“五月,你呢?”,“明年大概回去看奧運,哈哈。”

“呃,但以理在你背後。”,“我知道,你和國王學院的道夫山本弘田有聯絡嗎?”,“沒有耶,不過他的死黨道格拉斯就有手機號碼……但以理在你背後,你最好回頭一下。”,“囉嗦。對了,上次你跟我說的ipad第二代,你是要20台還是40台?沒關係,青龍在這裡,你跟他說就好。

到這個時候,終於甘願回頭。

我掉頭就走。

被一隻手拉住,有聲音在耳邊輕笑:“吃醋啦?”

“哪敢,我們這種化外人士碰到閣下,只怕會煙消雲散。”

“明明就很在意我冷落你嘛。”

“笑話!我但以理伸手一招,從哥魯麥斯山到莫利亞山脈再一直排到卡拉拉起麥斯聖山上,轉個彎排到安徒體阿斯草原——”

“承擔不起現實世界,所以直接用愛爾蘭神話地圖作比喻嗎……”

“要你管!”

“你都這麼說了,我只好管啦,嘻嘻。”

R回頭,“你先去登記。”

“是。” Yes, my lord……活脫脫像機器人一樣,中國人真的很可怕。

青龍趁銀行關門前離開,R就問:“你老闆呢?”

“割草。”因為球技不好,打不到小白球,所以徒為割草。

R坐下,我問:“你手上那袋東西是什麼?”,“是大衣。”,“哪裡的大衣?”,“你上次在部落格提到的那件。”我一呆, “你買下來了?”,“嗯”,“給我看!”R打開袋子,我搶過大衣,還真的就是那件!

R突然癟嘴:“草枝擺,看一件衣服像看色情片那樣如痴如醉。”

“不要說髒話。”

“我說的是草原煦風掠過草枝擺動的婆娑風色,是你腦袋自己骯髒。”

“我也沒有看衣服像看色情片一樣!”

“傲嬌。”

“你再說一次我就趕你走!”

“100%傲嬌。”

“再講一次我就撕破這件大衣!”

R急了:“嘿,嘿!”跳起來,伸手就要搶。我也站起來,“轉過身去。”,“啊?”,“叫你轉就轉。”R隨即背向我。我輕輕地將大衣送進R右手裡,R一怔,膝蓋微蹲,順勢將大衣勾到自己肩膀上;我拉開抽屜,抽出領帶,扳R過身結上,然後退開幾步,食指繞兩圈;R就乖乖的轉兩圈。

“怎麼樣?”

“很適合。”

“廢話,不然我買來幹什麼?”

“買來送給外面的野男人。”

R笑笑,脫下大衣。我去脫他領帶,R閃掉,“這領帶很好看​​,我要了。”,“不行,這是我的。”,“你的就是我的”,“下輩子我可以考慮這句話”, “不要這麼嚴肅嘛,我開玩笑”,“我沒有。”

電腦突然響起有郵件,我坐下看,R就看著辦公室,突然,“W?”,“嗯”,“哇,宣示主權?”,“我有說嗎”,“怎麼跟你以前長得差不多?”,“問DNA”,“這顆心型呢?”,“裝飾”,“我愛咖哩杯?”,“擺設”,“假莫內湖色園區畫?”,“遮太陽” ,“小筆電?”,“裝忙”,“A片?”,“你找到了我再告訴你”……

R坐在前面,翻開報紙閱讀。

“你有收到訊息嗎?”

“沒有。”

“噢,那就代表……”

“別想太多。白虎已經跟日本大使館查詢中,會給我們最新……名單。沒事的。”

“希望吧。”

半晌,我才猛地想起來:“對了,你怎麼會來?” 該死,這麼晚才問!

“要回島。”

“有直航。”

“嗯,有直航。”

我瞪R一眼。擺明聽得出我的意思,卻假裝不知道。

他怪叫:“我是哪裡惹你不開心你一直沒用好口氣跟我說話?”

“今天是怪日子,心情不好。”

“我知道,每個月都會有那幾天。”

“對呀,你們女人不知道我們男人的辛苦。”

“……”R臉色終於變委屈了,“好了啦,對不起我剛才作弄你。”

“還有呢?”

“我不該叫你傲嬌,雖然你本來就是……”

“……”

“好啦好啦,不玩了。有沒有喝的?”

我從櫃子裡面拿出白色菱形八角底水晶瓶,R馬上坐直身體,“輕一點,輕一點。這瓶子值我兩個月工錢。”我將瓶子遞出去,R又推回來:“你知道我不能碰酒精。”

“哦是嗎?那是誰酒後失身?”

R笑咪咪回答:“W啊。”

我這時才想起這兩個都做了同樣事。原來島國人都愛這一套(寫筆記)

R拿過杯子,看到裡面有剩下的半杯咖啡,就默默喝掉了。

空杯子放到桌上時發出聲音,我才驚覺,不由大喊:“你——喝——了!”

“拜託,你口水我還喝少了嗎?”

“裡面有高粱!”

R整個跳起來,​​“怎麼辦!怎麼辦!”

我趕緊跑到藥劑行,那藥劑師還在玩它的波斯貓,一邊慵懶地問:“但以理,怎麼了?”

我整個幾乎是趴到他桌子上去:“我要解酒藥,最強的那種!快!”

“藥片還是藥水?”

“藥水!”

不一會兒,我氣喘吁籲地拿出藥:“快喝下去!”R顫抖的手接過,急忙仰頭喝下去,我才放心下來。

我破口大罵:“一天已經夠衰了,還要被你這樣玩弄,你以為我心是鐵做的呀!”

R也怒罵:“要不是你生日到了要給你意外驚喜,你以為我會來這裡呀!”

“從一開始你就弄我,還敢罵我!”

“從一開始你也沒給我好臉色看,現在還是!”

“你萬里迢迢來這裡就是要跟我吵架!”

“我萬里迢迢來你連一點驚喜的表情都不給我還跟我吵架!”

“你這個人怎麼就是這麼無理取鬧!”

“你這個人怎麼就是這麼暴躁!”

“你夠了!”

“你才夠了!”

“你是想怎樣!”

“我倒是想知道你是怎樣!”

“我心情已經夠不好了,你一點都不關心,還要來欺負我!”

“你是哪隻眼睛看到我欺負你,自己糊里糊塗亂發一場脾氣,差點還要害我進醫院!”

“你這個該死的台灣人!”

“你這個中不中西不西的混蛋!”

終於我再也忍不住,憤怒、壓抑、委屈、無理取鬧的煩惱、擔心、緊張、詫異,全部全部,都交給眼淚了。

他們都聽到了,羅拉正要進來問怎麼回事,阿蔡拉住她。

突然一隻強而有力的手托住後腦,聽到苦惱的聲音說:“真是的,終於肯哭了……”

“你說什麼?” 眼淚猶如決堤,停都不肯停。

“本來就要哭不哭的,裝堅強幹什麼?我說過了,不必在我面前隱瞞心情嘛……”

“你也不要這樣耍我……”

“誰叫你不哭?”

“我……” 哭了再說。

“他們沒事的……我知道你害怕,發洩一下沒事……生日都快到了,這樣的心情怎樣過生日?”

“你做那麼多,就是為了這樣?”

R沒說話。

“說話呀。”

“……你有沒有感覺到刺刺的——”

“你這時候開什麼黃——”

“——目光?”

我一驚,發現門外站著羅拉、阿蔡、查爾斯,和青龍。

查爾斯只會抓後腦勺傻笑,阿蔡聳肩,羅拉也搖頭,臉上一副“你們這兩個有完沒完”的表情,青龍一臉漠然,像個機器人站在那裡。

R拉開門,他們進來。

羅拉說道:“我還是第一次看你哭。”

阿蔡說道:“我是第三次。”

查爾斯問:“你們吵架啦?”

R只是笑,“我今晚想逛街,銀又沒有車。”

阿蔡說道:“我有。我們一塊。”

我看著他們說說鬧鬧,就閉上眼睛,鼻子都塞住了。

這個世界就是這樣,有時候,一定要強迫的面對,才肯露出真面目。

不哭是一種堅強。

可是有些時候,哭出來也需要一定的勇氣。

而你上次和人擁抱,又是什麼時候呢?





心得:Tsubasa翼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如果這個心型是那個心型,那其實你可以將之取下銷毀。
一點都不值得留下。

哭是好事,恭喜。

此外,生日快樂!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如何買手錶

原來我是扁平足

法文多麽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