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每個男生心中都有遊戲王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Friday, March 25, 2011 in
雖然我一直在說這是一個連麥當勞都沒有的小鎮(話說2013才要開一間),可是說真的,其實該有的也算都有。比薩店、大學、壽司店、電影院、超級市場、海邊、精品店、股票行、銀行、賣戳洞領獎品的雜貨舖、夜市、賭場;現代化一點的也有按摩中心、殘障兒童中心、特殊學校、臉部中心、健身房(有四間?!)、私人俱樂部、三星級旅館X2、四星級旅館一棟、大小夜店近乎23間、還有一間據說是男同性戀酒吧(我弟說的…)

還有雨。

R說無聊。我心想也是,什麼都小一號低一級,除了夜間在陽台躺著繩床看滿天繁星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消遣。所以星期天下午我就帶R到市中​​心的遊戲中心區。

那是我人生中第三次踏入那個地方。昏暗、殘舊、吵鬧、五光十色,大大的長方形0.45點地分成兩區:熱鬧區和兒童區。兒童區雖然老舊,可是乾淨,有兩大排:一排是操縱排如夾娃娃機、隨意畫畫機、大頭貼攝影機等等;另一排是動作排,如記次序按顏色機、形狀放置機、找不同處機。

熱鬧區較大,分成六排。賽車排(一整排都是虛擬賽車遊戲機)、音樂排(七個跳舞機?!)、格鬥(上呀,不知火舞!)、射擊(吵死了)、運動(我死都不會靠近投籃機)、還有機智排如麻將機、撲克牌機、橋牌(很多人不會橋牌是怎麼回事?!)

我們邊走邊看,這對我都是新鮮的。可是R似乎對這種地方非常熟悉,也常提到經常在這種地方逗留。 R說這是一個非常好找靈感的地方,我也相信。

一本名叫《封印左眼•仙! 》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累計靈感產生的。

結果從第六實驗室一直風靡到全校變成校刊連載,連貴族之子貝多芬都不恥下問地開口:“R,第三回已經還給你了嗎?我想……看。”

R看著四周,臉上就是笑,我問:“有可能出現封印左眼•仙2嗎?”

“不會,我已經懶得動筆。”

“可是劇情很好,你知道,大家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如茅山術和七星銅錢劍東壇借風……”

“你還記得?”

“當然!我是忠實讀者。”

“才沒有,你在校刊上狠批我說怪力亂神影響風氣。”

“你明知那是誤會。”

“不了。許多事情結束的時候就該結束,勉強繼續反而不美。台俚叫歹戲拖棚。”

我咀嚼那句話的意思良久。

R換了十枚代幣,“來,玩遊戲。”

“什麼?”

“射擊遊戲。”

“噢不!R,不要……”

“來嘛,很好玩的。”

“我眼睛不好……”

可還是被拉到射擊遊戲機面前,“輸的人請吃菲律牛排。”

我急忙抓穩點38右手槍,看清楚指示,緊張以待。

原來射擊遊戲也有子彈限制,一輪六發,發射完了之後要腳踩一個貌似離合器的彈簧裝置,熒幕右下方又會出現六發,重複如此。

我驚訝的發現原來這種超大熒幕的射擊遊戲竟然還有故事劇情!話說一種病毒蔓延污染整座城市所以全體居民變成行屍走肉,你和朋友(兩人遊戲模式)是外面派來的英雄(就是被推下海的那個)負責消滅所有行屍走肉到市中心的實驗室拿傳說已經研發好的解藥拯救世界……

START!

我的眼睛自從很久以前發生過一些事情之後就不是很好,特別是右眼,又開始有些近視,六顆子彈打死一隻;可是大熒幕中間的分割線的旁邊那個所謂的主人翁朋友已經跑到高速公路上,實驗室就在盡頭,大家只有三條命……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的熒幕突然出現那個令我有點位不舒服的顏色,接著熒幕劇烈震動……

CONTINUE? 10…9…8…7…6…

我一呆,死了?

點解咧?

還在怔怔的時候,繼續的選項倒數完畢,殘酷的GAME OVER就出現在我面前。

我大怒,什麼年代了還有GAME OVER這個字!你以為水泥工馬力奧啊!

我還長翅膀的烏龜咧! (這到底是哪裡來的靈感呀?)

R突然察覺我停下動作,他側頭看,“啊?你死啦?”才說完他就按下手槍後面的什麼機關,子彈突然全部掉出槍匣,接著有一整群的行屍走肉張牙舞爪地撲過來,我大叫:“幹嗎放棄!”

R把槍匣放回平台前端的裝置內,用那種很熟悉又很多含義藏匿在其中又有一絲“你在問什麼笨題目”的微笑看著我。

“你死了,我還活著幹什麼?”

嚓咔喀嗤,主人翁的朋友被一個穿著護士服的女行屍抓住,然後頭顱狠狠地撞過去,照那個情況和那個高度看,那個女護士的虎牙會直接插進主人翁朋友的瞳孔…

兩條人命只值四元(什麼世界)

接著熒幕就出現分數紀錄,最高分587000,一個目標200分,那個DEMONKILL殺了2935人!

“好厲害!” 是桃地再不斬鬼上身嗎!

“哧,有什麼好厲害。”

“你就辦不到。”

“我可是鼎鼎大名的R耶!我就射給你看!”

“真的?”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你確定?”

“當然!”

“好,那脫褲子。”

“你說什麼?”

“你說射給我看,還篤定兩次。”

“你這個變態!滿腦子淫褻事物!”

“你教的呀,親愛的老師。”

“你——站在那裡,破關給你看!”

R忿忿地投入四元,左右腳各踩兩個補充器,我一愣,“你該不會同時要玩兩個人吧?!”

START!

之後的時間,我想我的嘴巴應該是沒有闔上過。

R雙手握槍,一個大平台熒幕分成兩邊,一個是左視角,一個是右視角,兩邊敵人來的速度、數量、方位都不一樣,可是熒幕上乓乓乓乓砰砰砰砰毫無停止

雙手就算了,可是那雙腳!

左邊補子彈的時候右手來救,右手補子彈的時候左手來擋,打倒所有敵人的瞬間雙腳齊踩一起補充;有時候又能右手連開四槍,有時候又能雙手豪邁地猛開。而且每一槍都是瞄準頭部,彈無虛發,行屍走肉像碰到剋星一樣出來就死掉。

一瞬間,R已經衝入市中心了。

市中心難關加倍,四通八達,有些會從側旁突然跳出來攻擊,可是冒出醜陋的樣子一瞬間就砰一聲腦袋開花然後消失,還有一些故意設計的難關如一瞬間二十個行屍走肉一起出來,子彈明明只有六發,一發又只能射一隻怪物,可是你就是看到一雙球鞋踏踏踏,子彈像用不完那樣一直射擊,耳朵就是砰砰砰聲不斷。

等你回過神,主人翁已經和朋友進入醫院了。

我終於明白什麼叫“萬夫莫敵如入無人之境”的那個境界。

而且,我們身邊已經多了七八個圍觀的人。他們見R是個華裔,語言不通,就是一直豎拇指表示讚美。接著自己又和朋友七嘴八舌談論,說的是原住民方言,可是眼神中的佩服和誇讚是明白的。

殺盡了從樓梯衝下來的怪物,一直到三樓,突然發生故事。

主人翁:凱特(為什麼日本人總喜歡用凱特這個名字?),你在這裡等著,我感覺到門後面有很邪惡的力量。我去收服他。

凱特:不,阿爾馮斯(姚麟你在哪裡?!),你還是快去聯絡總部請求支援,我們不能再向前了。

然後,熒幕就跳出來兩個選項:凱特還是阿爾馮斯。

R轉頭,“怎麼樣?”

“給別人玩吧。”

R雙腳離開,右手筆直地伸出,左手放下,右手槍明明是直拿,R故意打橫放著,閉上左眼,砰的一聲開槍打中凱特的名字。

見到他故意耍帥,我不由得笑出聲來。

可是又帥到骨子裡去。

遊戲到此告一段落,我們就是按了一個R做名字,接著後面的排名出來。

STAGE 11 R PERFECT GAME!

……

STAGE 8 DEMONKILL 5​​87000
STAGE 8 KISOLA 432000


全場大笑。

有個華裔在那裡笑說:“這個叫楚河漢界。”他的朋友也在那裡笑,又罵髒話又笑。

R把槍支交給別人,他們也開始玩,可是我想,將會有好一段時間內他們會看到同樣的記錄。

“怎麼樣?”

“厲害。”

“愛不愛我?”

“嗯。”

“對不起我聽不懂嗯。”

“是嗎?那去學。”

“你不玩嗎?”

“我又不是阿爾馮斯,哈哈哈哈哈。”

R走到格鬥區,突然咦一聲,走到一個平台遊戲機前坐下,“這個遊戲還存在?”

“什麼遊戲?”

我看著平台,血腥咆哮3。

我站在R背後,看著他玩。血腥咆哮是獸化格鬥第3代,在雙方交手的時候可以突然變身成老虎、獅子、蝙蝠(珍妮很性感!)、甲蟲、兔子、貓、狼。許多的絕招、必殺技、連續攻擊都介由左手的一個搖桿和右手的三個按鈕組成。

R一邊玩一邊還能告訴我故事的來源/劇情,誰有了什麼故事,為什麼要戰鬥,變身能力的
契機。

有人湊過來看,想看看除了射擊遊戲R還會什麼。

他們並沒有失望。

我站在那裡只是笑。

一個人的時間花在哪裡是看得到的。

連描述都不會描述,就是劈裡啪啦,看到一連串的華麗招式後對手就莫名其妙死了,你就听到一連串的Get ready、perfect,對手就莫名其妙死了。

突然心生憐惜,除了這一段時間,還有什麼方法享受自己所愛的?在社會金字塔頂端的他碰到一些過往的記憶時依舊會不經意露出那個單純、曾經貼近你我平凡生活的性格出來。再多權勢、再多富有,在這些光彩的背後依舊是最原始、最當初、最真實的那一個人,依舊沒有改變。

有人開始和他聊天,在這個國家,其實很難溝通不良。他們你一句我一句也聊得甚是快活,R有時還教導他們某些角色的絕招該怎麼按、連續攻擊該怎麼使……

我輕輕地離開,從洗手間出來R還在那裡,圍觀的人比之前更多。

突然聽到熟悉的聲音傳來,我愕然,跑過去看,看到了非常熟悉的遊戲。

有兩個人正在玩,中等水準,32寸電視玩起這個遊戲格外華麗精彩。

R突然在我背後出現,“我以為你跑到哪裡去了。”

“還有代幣嗎?”

R笑:“你終於肯玩啦?”

“射擊遊戲我​​不懂、大平台遊戲我也不會,可是這個遊戲我是有把握的。”

R就大聲問:“這個遊戲的高手在哪裡?”

剛才那個說這是楚河漢界的人說:“我朋友天天在家玩這個,他很厲害。”

R笑道:“那就來一局。”

我笑道:“試試看。”

看到熟悉的戰鬥開始——!我精神都來了。

然後在畫面出來的那一瞬間,趁對手還沒看清楚情況,我就已經氣量充滿,馬上出招!

一頭飄逸卻不顯陰柔的黑色長發揚舞,白色寬大的素袍卻不礙迅速敏捷的拳腳,左腳踩平,馬步前跨,左手在上右手再下如兩柄利劍同時刺出;場面頓時漆黑,地上亮起廣泛的熒青色八卦陣,遠近​​孝一那酷酷的聲音就帶著磅礴的氣勢呼嘯而出。

二掌!四掌!八掌!十六掌!三十二掌!

然後寶藍色光芒凝聚在右手手心,遠近孝一大聲喝道:“八卦——六十四掌!”

卡卡西就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綠色的壽命頓時變成曖昧的黃色。

楚河漢界桑(誰?)看著他朋友,脫口道:“喂,命減太快了吧……”

噢不不不,這個叫實力。

R蹲下,笑道:“再過分一點好嗎?”

“好。”

下馬威奏效,對方慌了手腳,擋也沒擋完,躲也躲不開,打到對手突然自己停下來露出空隙。

猛然想起過分一點的允諾,所以寧次就跑到熒幕的最左邊,卡卡西趴在最右邊的地上要兩秒才能起來,可是那瞬間一枚苦無從寧次手中飛出,傻傻地掠過整個熒幕,從容不迫地射中卡卡西頭部。

井上和彥有氣沒力地“啊~!”就死掉了。

連他的朋友都看不下去,“X的,死法也太賤了吧!”

R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

怎麼說呢?

每個人都有所專長。

每個男生心中都有一個遊戲王。





心得:

4 Comments


射擊遊戲~我很喜歡玩這個~也嘗試過練兩手的~可是會不協調~一起甩~呵~
Bloody Roar喜歡用的是Uriko~> w <~Miao~
最不上手的是Tekken吧...


我到那天才知道世上有這款遊戲,大海那邊卻有一個少女已經用兔子可愛模式作出一些暴力的行為了嗎? Orz

還玩過鐵拳!

我跟鐵女一起玩楓葉故事好了(哭)


Uriko是貓,不是兔子,一直喵喵喵的你是沒聽到嗎= =

Alice才是兔子,我不是很喜歡,她太做作了。我常用GADO(獅子),他有一招單手抓人很帥。最擅長用Uranus,變合成獸(霍恩海姆你在哪裡?!)。

鐵拳6我每次用Mokujin(木偶),因為假人打活人很爽。

Dead or Alive我用Kasumi,因為她是唯一一個資料被刪改的人物。她未成年,在美國改版裡面就不敢放她年紀,怕被人說影射社會現象。

我沒有玩楓之谷(你說的是楓之谷吧),那是給小孩子玩的。


-Tiffany


忘了提Soul Calibur~最愛的是Talim~雖然每次都被妹妹們用Xiang Hua或Siegfried K.O....
Bloody Roar的配音都很好玩~

(O o O)! 那我是小孩子~楓之谷是我第一個線上遊戲~可惜的是現在我所在的地區連不上台灣的伺服器...嗚嗚~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