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OCnHNk2Hac

Posted by Daniel Silverberg on Thursday, March 24, 2011 in
時:19號/星期六/慘雨

人:客廳/純棉睡衣/才睡醒

物:剪刀/咖啡/還不能見光的iPhone 5

食:準備中……
~~~~~~~~~~~~~~~~~~~~~~~~~~

“蒜頭在哪裡?”

“餐桌以北三點鐘方向。”

“高麗菜?”

“冰櫃。”

“幫我拿。”

我站起來,走到冰櫃,“看錯了,只有萵苣沒有高麗菜。它也不產自高麗國。”

“蛋咧?”

我伸手,“在這裡。”

R整個人跳開,“你——你——我告你性騷擾!下流!”

“聽說根據島國法律,襲胸手要在該部位五秒鐘以上才算數,我還沒兩秒。”

“變態!無恥!”

“一大早你精神怎麼這麼好?”

“你非禮我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我放下雞蛋,“嗤,我還摸少了麼?”

“你以前不會這麼刁嘴。”

“你以前還恨不得我摸你。”

“才沒有!”

“死傲嬌。”

“你才是!”

“現在你比較像,還有,快焦了。”

R七手八腳把火關掉。

看到這麼驚慌失措的他,我不由得笑了。

“好了,愛心什錦早餐——”

“——快熟面煮破掉的荷包蛋附送沒有加料的咖啡。”

“你不能有點浪漫氣息嗎?是我在做菜耶!”

“真的?你叫這個‘菜’?”

“囉嗦!快吃啦!”

我坐在那裡,看著那碗腐……呃,所謂的愛心什錦早餐,我又覺得好笑,真的凡事都是公平的,給你美容才華身高手段,就不會給你廚藝。

不過,一個億萬富翁綁圍裙在你家做早餐給你吃,有什麼好強求呢?

“好吃嗎?”

“這跟你以前做的有差別。”

R大喜:“真的?”

“真的。越來越糟。”

“我殺了你!”

後來幾乎整碗由他解決,人嘛,總要承擔一點責任。我一直很佩服R那個什麼都不肯浪費的精神,想著也明白,大家都是苦過來的,點點滴滴辛苦所得,豈敢浪費?

我洗碗時R打開電腦,“沒有車好不方便。”

“你想去玩,腳踏車在那裡。”

“我不懂路。”

“'即使有什麼不懂,也不能名正言順說不懂;既然我們被賦予學習的能力,就要盡量去學習知道。'”

R回頭,愣住,“那是我說的……”

So what

我做好飲料,放在他面前,“今天你想怎麼過?”

“跟你過。”

“要怎麼過?”

“跟你過。”

“沒車了我只會在家。”

“只要有你就好了。”

說著說著,下雨了。

R起來,走到門邊,“銀,來。”

“嗯?”

“沒什麼,只是很久沒和你一起聽雨聲……”R看著前方,有些貪婪、有些期許、有些遺憾、有些感慨、有些喜歡、有些嚮往、有些朦朧,最後又笑著說:“現在又有機會了。”

“本來一直都有機會;現在很多人已經不懂得聽雨聲。”我不是不感慨的,年輕人一代比一代沒有靈魂。

雨有六類聲音、五種量、四個方向、三項速度、兩款味道、和一個獨特感受。

幾乎已經沒有人知道這一點。

而且雨也是測驗一段感情的好工具。

越下越大,R突然問:“有沒有兩件雨衣?”

我拿出來,R穿上一件,我也穿上一件。

“你知道我要做什麼?”

“在你面前的可是但以理,'知道'/'明白'是我的專長。”

R笑著彎起手臂,“那……Shall we?”

兩人就這麼走出去。

走到靜默、看不到遠處、瀰漫獨特臭氧氣味、一兩隻狗在路上奔走找尋隱秘處、不戴安全帽也不穿雨衣的騎士咻一聲呼嘯而過、什麼都被披上清潔純淨的外衣,格外肅靜溫馨的大路上。

雨下久了,環境甚至變得有些神聖嚴肅,有種不可侵犯的感覺。

R臉上一直有個奇怪的微笑;感覺什麼都沒有,卻感覺什麼都在裡面的那種笑容。





心得:C呀C,你這樣是在玩火喲

0 Comments

There was an error in this gadget

Theme by Laptop Geek. | Bloggerized by FalconHive | Free Blogger Templates created by The Blog Templates